「獨台會」案

  • 播出時間: 2019-12-11 08:15
  • 主講晏山農
由商週出版,調查局前副局長高明輝口述《情治檔案》一書,詳細描述「獨台會」案。

野百合學運是戰後台灣最大也是最成功的學生運動,它的訴求也主導了九0年代後的政治改革方向和趨勢,當時參與的學生後來成立了「全國學生運動聯盟」(簡稱全學聯),參與了同年五月的「反軍人干政」行動,也就是反對郝柏村擔任行政院長的遊行。另一方面,一些學者專家與社運人士也組成知識界的聯盟。而到了1991年5月發生「獨立台灣會」(簡稱「獨台會」)事件時,學運和知識界這兩股力量再與社運界結合,又掀起當年最大的一次反政治迫害抗爭行動。今天節目就要談「獨立台灣會」(簡稱「獨台會」)案的來龍去脈以及影響。

事情肇因於一九九一年五月九日清晨五時五十分,調查局由副局長高明輝負責,展開了一項祕密逮捕行動。台北市調查處、台北縣調查站、新竹市調查站、高雄市調查處等四個調查局屬下單位,在高明輝一聲令下,同步在六個地點展開行動。

他們在台北市逮捕台大社會研究所畢業的陳正然,闖入新竹的清華大學男生宿舍帶走了歷史研究所學生廖偉程,在新店逮捕民進黨社會工作者王秀惠,在高雄市逮捕原住民出身的傳教士林銀福。然後,這四個人連同調查人員搜索到的文件都被押送到台北市調查處。並於5月11日逮捕協助林銀福張貼獨台會文宣的安正光。

        調查局逮捕這五人的理由是:台獨領導者史明在日本組織的『獨台會』已經發展島內組織,五月初,調查局滲透進該組織的內線獲得情報,島內的『獨台會』成員決定積極行動,並已完成傳單的印製,即將由王秀惠散發到各地。所以高明輝說:「我們當然不能讓這些傳單、海報流出去。」而有關這次的逮捕行動,高明輝在商業周刊出版的《情治檔案》一書中有詳細描述。

由於1991年5月1日動員戡亂時期已經被宣布終止,台灣內部在政治上與思想上歷經1990年的三月學運,已呈現開放多元;而且解嚴後調查局幹員在未知會清大校方的情況下突然進入學校逮捕學生的行為,引發台灣社會與大學校園劇烈反彈。當天上午,清華大學的師生就快速的動員起來了。中午時分,學生成立的『廖偉程後援會』在校園遊行,大聲控訴特務闖入校園抓人;下午,再轉往新聞局、立法院、台北市調查處示威抗議。晚上,民進黨立委盧修一、洪奇昌、鄭余鎮等人,陪同清大教授、院長及學生代表等多人到台北市調查處要人,跟高明輝發生非常激烈的爭執,沒有結果,數百名學生和群眾遂在北調處門口貼海報、拉布條抗議。『全國學生聯盟』北區核心份子和以台大為主的『制憲聯盟』成員也都趕到現場聲援。
隔天5月10日,事件開始擴大。各個校園都開始展開聲援運動,清大教授簽署聯合聲明斥責『戒嚴心態借屍還魂』,當天就獲得校內一百名、校外八十多名教授的聯署支持。也因此讓當時還猶豫不決的清大校長劉兆玄不得不站在學生這一邊,出面指責調查局行政程序不當。澄社、台灣教授協會、中央研究院等學術團體,也決定以『反軍人干政』模式,結合文化界人士共同進行抗爭。
5月12日,『全民反政治迫害聯盟』的學生,突然進佔中正紀念堂,有數十名教授到場聲援。不過,下午五時,警方受命強制驅散,並毆打陳師孟等二十多名教授。晚上,國民黨再出動鎮暴警察以棍棒毆打教授、學生。這兩次警方暴力行為,立刻引起社會高度的憤怒,知識界馬上成立『知識界反政治迫害聯盟』,並決定在5月20日舉辦盛大的示威遊行。5月13日,各校罷課聲浪四起。二十八位清大教師下午提出『學術自由、思想無罪』的停課運動。到了14日,民進黨及新潮流系主導的社運界決定加入聲援。

因為整個事件一發不可收拾,導致高明輝在13日的記者會中,雖然宣布辭去調查局副局長職務,卻已經無法平息風波。到了15日下午二時,清大『廖偉程後援會』師生三百人及『全學聯』學生七、八百人,突然採取行動佔據台北市火車站,將抗爭行動推到高潮,並一直持續到二十日,學生才撤離台北車站。

同樣地,立法院在5月16日緊急提出廢除「懲治叛亂條例」提案,可是,此時卻又發生特務潛入交通大學臥底的事件,抗爭情勢再度升高,導致新竹調查站主任林弘正辭職,也更繃緊了五二○大遊行示威的的張力。在此之前,包括海外重量級學者余英時、李遠哲、杜維明等人都參與聯署。以「根除白色恐怖、廢除專制惡法、無罪釋放四青年、情治退出校園」等為訴求的大遊行,二十日號召了超過四萬人參加。

立法院也很快在二十一日通過廢除『懲治叛亂條例』,二十四日又通過廢除『檢肅匪諜條例』。而修改刑法一百條的行動也進一步推動,到了該年9月,以中央研究院院士李鎮源、林山田、陳師孟、瞿海源等教授為主的知識界,以及作家鍾肇政等人成立「一00行動聯盟」,認為人民應有思想自由,不應有所謂「思想叛亂罪」,要求李登輝政府廢除《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並且在台大醫學院大門口展開了反對刑法一百條及黑名單的抗議靜坐,要求國民黨必須在10月8日前做出明確回應,否則將在10月10日國慶日,舉行反閱兵行動。

由於事件愈演愈烈,總統府決定由副總統林元簇召集超黨派刑法一百條研修小組研究有關事宜,但「一00行動聯盟」成員表示不會參與研修小組。10月4日,刑法一百條研修小組首次開會,由施啟揚主持,主張廢除刑法一百條的「一00行動聯盟」成員林山田、蔡墩銘、陳傳岳等三人與民進黨立委張俊雄拒絕出席。到了10月6日,「一00行動聯盟」成員與國民黨進行協商,初步達成「實質掏空刑法一百條」共識,但林山田與宋楚瑜都強調未簽字。到了10月8日,「一00行動聯盟」宣布反閱兵活動暫停,所有成員當日在台大醫學院基礎醫學大樓前和平靜坐,直到閱兵結束。到了隔年1992年5月15日,立法院終於表決通過刑法一百條修正條文,隔日頒布。

再回到「獨台會」案。1991年12月3日,台灣高等法院依《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第二項判決廖偉程無罪,安正光有期徒刑十個月緩刑三年,陳正然、王秀惠與林銀福等人各依預備內亂罪嫌判處三年至一年六個月。1992年5月18日,修正後的《中華民國刑法》第一百條生效,刪除陰謀叛亂罪處罰,獨台會案發回更審。 1992年7月27日,全案改判免訴。而「獨台會」案之後,台灣言論自由解禁,校園中有關台灣史的社團大量成立,也因為刑法一百條修正通過,海外黑名單得以自由返台,從此台灣在言行和精神自由方面,也得到徹底的解放。

相關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