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落芝加哥(二)

        當天晚上,樓外的雪花無盡無止、無聲無息地落下。我被安排做專題演講,那可能是平生面對那麼多聽眾的場合,而且也是我生命裡第一次使用台語演說。事前準備好的講稿,全然無法派上用場。站在台上,驟然感到詞窮,竟然發現自己說台語是何等狼狽。大約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