抒情與左傾(六)

        曾經是一個蒼白的書生,而且靈魂裡也帶著潔癖,我也非常清楚自己是個抒情的理想主義者。當我開始以具體文字質疑陳映真時,便知道在當時的文壇上,就已經樹敵無數。我很明白當時陳映真的崇拜者甚眾,站在他的對立面,自然會遭來許多批判。這或許是台灣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