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立支援」運動的價值-林金立

如果可以選擇,每個人都希望老了失能後,可以「不約束、不尿布、不臥床」有尊嚴的活。長照的目的應該是「讓人重新具有獨立自主的能力」。但為何這樣的基本價值,在台灣竟變成奢求?為何多數照護機構仍戒不掉「約束帶」?是什麼因素讓機構「自立支援」運動,成了翻天覆地的革命?2011年,林金立到日本學習由竹內孝仁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