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鼓聲若響 响仁和85載工藝歷久彌新

  • 時間:2014-10-17 16:5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韋婷
新莊「响仁和鐘鼓廠」是台灣僅剩以純手工製作大鼓的傳統老店,全台灣9成以上廟宇都向「响仁和」訂製大鼓,第二代製鼓師傅王錫坤由工商管理專業轉往傳統工藝產業,他融合美學藝術和製鼓技巧,讓「响仁和」的鼓晉升藝術品等級,他不斷創新求變的精神,讓「响仁和」的鼓聲一載傳一載,不絕於耳。
◎喧囂中的悠揚 响仁和大鼓穿透人心
新莊廟街車水馬龍,大小車輛在這條繁忙的省道上呼嘯來去,一聲接一聲的咚咚響從引擎運轉聲音中傳出,時而規律低沈、時而急促響亮。
9月的天氣仍燠熱難耐,工廠裡沒有冷氣,只有幾支大型工廠風扇呼呼地吹著,大大小小的鼓整齊地堆疊成塔,有的鼓身已經上漆、有的還在繃鼓、定音的階段。
王錫坤滿頭大汗地在1樓店鋪內敲打一個被「五花大綁」的鼓,一邊和徒弟討論。他一面用力敲擊鼓面、一面仔細聆聽,替大鼓調音,不一會兒又拿著鐵尺在鼓面上來回撫平,確認鼓面牛皮平整、鼓身尺寸沒有因為長時間暴露在一般環境中而扭曲變形。
王錫坤身材中等,但手臂肌肉壯碩結實,一雙手爬滿青筋,這些是製作鼓30、40年的印記。父親驟逝,剛退伍的王錫坤因為長輩一句「你沒辦法作鼓」,讓他下定決心扛起手工製鼓招牌。王錫坤說:『(原音)他說「你沒辦法,你沒辦法做這個行業」,他說「你沒辦法」,因為他知道我以前從來沒摸過這種東西,第二個就是又瘦,那時候當兵回來差不多50公斤,他覺得做這種工作要很大的體力,我跟對自己講說,我可以做,我可以做得比他好。』
新莊「响仁和鐘鼓廠」聲名遠播,王錫坤的父親阿塗師1929年創設至今已經有85年的歷史。時間並沒有讓這項傳統手藝失傳,王錫坤接下父親基業之後,讓响仁和的鼓聲傳遍千里,台灣有9成以上的寺廟使用响仁和的鼓,响仁和如今也是「新北市新莊鼓藝節」的常客,包括朱宗慶打擊樂團、優人神鼓等知名團體,表演震懾人心,他們用的也是王錫坤特別量身打造的鼓,甚至海外有收藏家醉心响仁和的手藝,訂製純手工大鼓,一等好幾年,也不在乎。王錫坤說:『(原音)我是猜測,因為他從小也沒有告訴我們為什麼要取這個名字,我是猜「响」,因為我們做這種行業,鼓,聲音要傳千里,所以聲音要響,仁和是我們做生意,是做人處事的道理。』
◎製鼓門外漢 一肩扛起父親的事業
拼著一口氣,王錫坤繼承父親的事業,從最基本的燙牛皮、削牛皮,到紮鼓身、繃鼓、定音、上釘,每個環節都馬虎不得,但從小到大從未接觸手工製鼓的技術,門外漢入門的過程可讓他吃了不少苦頭。
手工大鼓的鼓面必須選用台灣水牛,唯有水牛皮的厚度和韌性才能滿足長時間用力敲打,燙好的牛皮得削薄至0.5公分,裁減成適當尺寸後,把鼓皮拉緊。鼓邊以釘子固定在鼓身上,然後曝曬、乾燥。王錫坤說:『(原音)所以我們用最笨的方法,就是煮了一鍋開水,把皮放下去、拿起來,剛開始也是看爸爸這樣做,我想很簡單,我就把熱水煮滾,把皮放下去、拿起來,結果怎樣?熟掉了,溫度太高,差不多攝氏100度,放下去就熟掉。最後才知道燙毛和皮最適當的溫度是攝氏85度,很容易,放下去、拿起來就把毛去掉;一直在嘗試錯誤,一直在學習。』
隨著用途不同,也必須選擇不同部位的牛皮,發出的聲響也會不一樣。王錫坤說:『(原音)取皮、取木頭都有不同,譬如廟裡面的鼓,就取牛的下半背部,比較柔軟的地方做寺廟的鼓,醒獅團要高亢,要上半背部的皮,藝術的鼓皮要找乾淨的那一塊,收藏用,比較漂亮,下去繃。』
◎製鼓繁複 環環相扣 追求完美的聲音
牛皮材質決定鼓面的彈性、張力,鼓身則肩負共鳴的重責大任。响仁和以楠木為主要製造鼓身的主要材料,在乾燥室燻烤、乾燥後,再放在一般室溫下「回暖」8個月,要花費1年的時間,木材質料才會穩定。王錫坤說:『(原音)以前在沒有使用乾燥室的時候,要花3、4年的時間,木材才會乾燥,有時候木材比較硬還要更久;現在有乾燥室,把木材放到乾燥室之後,差不多1個月、2個月,拿出來讓他回暖一下,放8個月,幾乎要1年木材穩定性才夠,才可以拿來製造鼓桶。』
製作鼓桶時,須將木頭刨成一片、一片彎曲的木片,然後在木片兩側塗上黏著膠,再以鐵箍「紮鼓身」,接著把鼓身送去燻烤,除了固定形狀外,也殺死藏在木頭中的蟲卵,預防蛀蝕。王錫坤發明用千斤頂接合鼓皮與鼓桶,可以更有效地把鼓皮緊繃在鼓桶上,「繃鼓」之後,則要調整鼓皮的鬆緊,不能太緊、也不能太鬆,因此師傅必須赤腳踩在鼓面上,從邊緣往中間慢慢地「踩」,搭配千斤頂撐高的壓力,同時調整定音,最後才是修飾鼓桶外層、裝飾。
王錫坤說:『(原音)叮、叮,(記者:那這個就還沒好?)這個還沒,才剛開始,這要等到明天再試音,釘子在上面固定,(記者:這樣完成了?接下來還要什麼步驟?)這樣完成75%,還要釘裝飾釘,木頭要整理,做出原木的顏色,或者上漆,漆做完、釘子釘完才是完成。』
手工製鼓工序嚴謹、繁複,王錫坤說,精進技術沒有停止的一天,直到現在,他還在不斷檢討、修正,追求完美的聲音。
◎文化館70高齡大鼓 訴說父親的提醒
為了紀念父親阿塗師,王錫坤在工廠隔壁成立鼓文化館「太原郡」,開放民眾預約參觀,他本人也會親自提供導覽。文化館內陳列了王錫坤收集、來自世界各地不同種類的鼓,有日本太極鼓、來自西藏以頭蓋骨製成的鼓,甚至還有一面已經超過100年歷史的鼓。
不過,文化館中最引人注意的,就是王錫坤的父親當年親手製成的2面大鼓。斑駁的鼓面上面寫著响仁和、王阿塗製作,以及老家地址。每當夜深人靜時,王錫坤都會湊到父親的大鼓前,不只讓耳朵貼著鼓皮,更要用心傾聽。
他說,大鼓桶透過鼓皮傳出悠鳴的空氣共振,好像阿爸在跟他說話,告訴他要好好努力,製作好的鼓,是製鼓師傅終其一生努力的目標。王錫坤說:『(原音)我有時候晚上會靜靜聽個5分鐘,會感覺說,這是我爸爸做的,你要好好努力。(記者:感覺在跟爸爸說話,要你好好努力)對呀,這個共鳴的聲音,我們還沒有敲,我們來敲擊。這是師傅一輩子的努力,因為這個鼓的共鳴度夠,它聽到我們講話,只要有音波,鼓面就會傳遞,再撞擊到我們身上。』
王錫坤撫摸著已經71年歷史的鼓皮說,好的鼓可以用一輩子,就像是他們的堅持歷久不衰,一輩子追求最好的聲音。王錫坤說:『(原音)其實我一直覺得我們的鼓,它的聲音是誠實的,然後打了一段時間,它的聲音是柔和的。其實鼓很難,它好的聲音是說你打了1年、2年之後顯現的聲音,它好的聲音是持續幾十年都是固定那個聲音,我覺得新的時候好是表象,是會騙人的;我覺得我們的鼓如果打100年,它的聲音還是那麼厚實,這是我們的驕傲。』
可以用一輩子的鼓,傳遞70年不散的鼓鳴;王錫坤拿起鼓棒,一下、又一下,規律地敲著鼓面,咚咚的鼓聲敲進人的心裡,震撼著心房,和心跳合拍,讓人一頭栽進共鳴的聲波中,感受它那既威武雄壯又溫柔低沈的聲響。王錫坤忽然改變擊鼓節奏,以極快的速度密集敲擊鼓邊,鼓聲瞬間轉換成閃電打雷般的霹靂,像是狂風暴雨席捲而來,空氣激烈共鳴,震得人無法呼吸。
◎跨界玩鼓 王錫坤走出不一樣的路
當了30年的製鼓師傅,王錫坤也成了擊鼓大師,他曾在國家音樂廳和古箏國樂團合作,雄壯鼓聲和輕快婉約的古箏相輔相成,餘音裊裊不絕;也曾經以傳統大鼓融合小提琴、鋼琴或二胡,跨界合作,替傳統大鼓找到新生命。
在王錫坤的文化館裡,隨處可見跨界的創意,例如一座五音鼓,鼓面上分別畫上了曹操、張飛、關公、趙雲和孔明的國劇臉譜,也根據5位歷史人物不同性格,有不同的音階。更特別的是,五音鼓的鼓結合了平時用於紡織的「浮染」技術,鼓身不再是單一的大紅,而是有千萬種色彩在鼓桶上恣意揮灑,繽紛萬千。王錫坤說:『(原音)你看我上面畫的是國劇臉譜,他很制式,不能天馬行空亂畫,這位先生他聲音很高,嘎嘎的聲音,這是誰呢?曹操。這位先生聲音氣勢磅礡,臉紅色的,關公。』
又或者他和金屬雕刻藝術家合作,特製了一面大鼓當成雕刻品的底座。金屬刻成的礦工蹲坐在鼓面上,肌肉噴張,手上還拿了一把匕首;而大鼓底座的鼓皮刻意切割地不平整,王錫坤還在鼓身鑿出一道道痕跡,呼應雕刻品的粗獷風格。
◎不只傳統 更是藝術
和美學結合,讓王錫坤的鼓不再只能擺放在寺廟裡,他可以是個人收藏,更是藝術品。他說:『(原音)可能是個性的關係,我對藝術方面很有興趣,我會追尋,向我買了很多商周青銅器、玉器、明清木器的書,我一直在探討美學,如何做出一顆讓人家看起來不是傳統想像的鼓,上面有很多花樣,讓人家愛不釋手,覺得滿有看頭。』
在傳統工藝沒落的現代,王錫坤不墨守成規,他不斷在各種技法、材料間,尋找和古老工序結合的可能性。他拿著一個精美小巧,鼓身彩繪成青花瓷花樣的小鼓說,傳統產業要有新思維,堅持基本精神但不僵化,但包裝方法可以不斷創新。王錫坤說:『(原音)我一直覺得傳統產業不一定是僵化在那個樣子,我可以用別的形式包裝,但是基本精神一定不變,像我們的鼓外表改變,可是聲音還是OK的。』
◎傳統融合文創 响仁和蛻變創新
王錫坤近年把觸角擴展到其他領域。他和社區合作,設計了一套「打鼓操」,由响仁和提供鼓、社區組織成立銀髮族打鼓隊,讓老人退休生活有了新嘗試。同時,王錫坤也研究「音療」,得知鼓聲可以刺激大腦α波,產生使人愉快的效果,於是王錫坤平價提供身心障礙團體鼓,教導身心障礙的孩子打鼓,藉鼓聲療癒他們的心靈。
現在,王錫坤的兒子也投入家族事業,跟著父親學做鼓,且更重視文創行銷,「响仁和鐘鼓廠」內也可以看到3、4位年紀20出頭的學徒,專心地學習製鼓技術,傳承這古老的手工藝。因此响仁和被經濟部選為10大百年老店之一,青花瓷小鼓的獨特設計也獲選為新北市10大文創扮手禮。在王錫坤60多歲的外表下,裝個一顆充滿好奇和創意的心,他在傳承父親事業香火之餘,又走出了手工大鼓的新方向。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