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飛越中華民國歷史 航空傳奇陳文寬

  • 時間:2014-07-05 07:5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飛越中華民國歷史 航空傳奇陳文寬
陳文寬年輕時擔任飛行員英姿(吳琍君2014.06.03翻拍自陳文寬特展現場)
曾經飛越無人敢飛越的世界第2高峰、降落在無人敢降落的水面;曾經讓先總統蔣中正當他的副駕駛、被美國杜立德將軍譽為「You are God in good pilot!」的復興航空創辦人陳文寬,他不是中華民國空軍,但是在他長達半世紀的飛行歲月中,卻多次為國家出生入死、執行秘密任務,讓人忍不住向這位今年已經高齡101歲的老先生肅然起敬。
◎未滿20歲 成為中航首批華裔飛行員
1932年,美國還陷在全球經濟大恐慌的陰影當中,中華民國則處在內憂外患交煎下,曾經捐助過國父孫中山從事革命的美國華僑陳文寬的父親,一如往常繼續在巴爾的摩開著洗衣店,但是當時未滿20歲的陳文寬卻因為受到1927年林白開飛機橫越大西洋的故事激勵,進入學費極高的巴爾的摩寇提司萊特航空學校,先學習飛機修護,再學習飛行。這在當時大部分只能用勞力營生的華工心中,是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陳文寬的第一次飛行,由教練帶到單飛,只花了4小時,並在1年內就拿到了飛行員執照。而此時成立的中國航空公司正需要大批飛行員,陳文寬隨即收拾行囊,返回中國,在1933年成為當時中航首批、也是少數華裔飛行員之一。同年3月,陳文寬和另一位美國正駕駛完成上海到北京的首航,並於3年後晉升為機長。
◎二戰爆發 飛越死亡高峰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陳文寬開始協助國軍訓練空軍健兒,其中包括後來的中華航空公司創辦人衣復恩。抗戰期間,當時的委員長蔣中正多次坐在副駕駛座上,由陳文寬擔任專機駕駛進行視察。為陳文寬撰寫「螺旋槳邊的歲月」這本傳記的作者王立楨說:『(原音)當時的委員長坐在他旁邊,給他當副駕駛,美國有一本書很有名,就是「God is my copilot」,他講「President is my copilot」!』
1941年12月爆發珍珠港事變,4個月後,美軍中校杜立德率隊空襲東京後,在中國沿海棄機跳傘,被國民政府救到重慶,陳文寬受命飛越喜馬拉雅山這條被視為空中禁區的「駝峰航線」,將杜立德從重慶送到印度,與美軍會合。在到印度之前,陳文寬又奉命先到緬甸密支那營救即將陷入日軍手中的中航員工。結果到了密支那,陳文寬才發現,除了中航員工外,還有很多難民一擁而上。王立楨說:『(原音)當時唯一能夠橫越駝峰的,只有中國航空公司;而且中國航空公司有那麼多的外籍機師,可是他們就把這麼重要的任務交給陳文寬先生。結果那天他載了那麼多的人飛越駝峰,到了印度落地以後才發現,一個原來只能載21人的飛機,他載了78個人!結果在那天落地以後,這個杜立德將軍跑到那邊去跟他握手,跟他講:「You are God in good pilot」!』
因為中國大陸沿海所有港口都被日軍占領,唯一對外的交通運輸只剩駝峰空運,萬一連這條航線也被切斷,中原所有補給就全完了!因此,同年,陳文寬又奉命飛越高達2萬1,000呎、無人敢飛越的世界第二高峰-K2喬戈里峰,以開闢新的空中補給線。陳文寬表示,當時如果命喪K2,不會有人知道、也無人能營救。
1943年,陳文寬自美國接收全新的C47運輸機,在沒有航線的情況下,再度以優異的技術與判斷,在短短7天內,飛行超過1萬英里,抵達印度,總計飛越11個國家、12個城市。
◎沒有IFR 只能「IFR」
只會說美語及廣東台山家鄉話的陳文寬回憶當年在飛航設備既原始又簡陋的情況下,一切飛行安全只能靠飛行員自己。他說:『(原音+翻譯)我記得在1933年,我剛開始在中國航空公司飛行的時候,那個時候沒有民航局,也沒有飛行法規。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後,民航局於1947年成立,可是即使有了民航局,我們要從上海飛到昆明的時候,除了在起飛離場跟在進昆明的時候有塔台,其他一路上都沒有管制員把氣候或是空中交通的情況向我們說明,一切只能靠飛行員自己。』
對於陳文寬這種沒有「儀器飛航規則(IFR)」、只能「IFR(沿著河)」的精神,民航局長沈啟特別佩服。沈啟說:『(原音)我特別喜歡他的一句叫做IFR。在1952年3月31日,我們台灣要到緬甸去支援雲南反共救國軍,做一些補給的任務。他說他一路上沿著湄公河,飛的高度是500呎。大家都知道,那樣的高度應該是沒有辦法IFR,所以他的IFR叫做「I Follow River」,那我想這個跟我們民航的術語IFR-Instrument Flight Rules是完全不一樣的。』
王立楨則轉述,陳文寬在當時只能選擇「IFR」。王立楨說:『(原音)那個時候沒有這個氣象報導甚麼的,只要飛機一起飛以後,完全就是要靠飛行員自己想辦法飛到那裡。他說實在氣候不好的時候,他就飛得非常非常地低,然後那個時候他就講說,唯一路上是IFR-I Follow River!如果沒有水的時候,他有時候跟著公路,那也是I Follow Road!』
◎從中央航空到「兩航投共」
抗戰結束後,交通部民航局成立,陳文寬也隨即獲得民航局核發的中華民國第一張商用民航飛行員執照。
當時,在戰後亟需空運復原的情況下,只有5架飛機的中央航空公司想向銀行借錢買飛機爭取商機,沒想到銀行開出的條件是:「只要請得到陳文寬到中央航空任職,就可以借錢。」當時陳文寬早因為中航對華籍飛行員的種種歧視,包括待遇比不上外籍飛行員、工作量又超過外籍飛行員等等,認為不是久留之地,因此,在中央航空力邀下,陳文寬欣然轉赴中央航空,擔任航務副總經理,並神奇地讓中央航空在1年內由5架飛機變成100多架!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11月,中國航空及中央航空發生「兩航投共」事件。陳文寬表示,當時投共是必然的,畢竟2家航空公司加起來差不多有200架飛機,如果跟著國民政府到台灣,不但沒有生意做,連停放200架飛機的地方都沒有,所以員工也很著急,問「以後應該怎麼辦?」但是陳文寬的想法是:「怎麼辦」以後再想,但絕對不能投共,因為共產主義跟航空公司的資本主義完全背道而馳,在共產主義下,資本主義根本沒有生存的機會。
◎成立復興航空 執行政府祕密任務
1951年,隨著國民政府到台灣的陳文寬,成立了復興航空。為陳文寬作傳的王立楨一度百思不解,在那個風雨飄搖的年代,即使要開一家汽車客運,都會被人認為頭殼壞了,何況是家航空公司。沒想到,陳文寬告訴他,這是為了執行政府的秘密任務。王立楨說:『(原音)結果他跟我講說,「Do you know Blue Shirt?」我說「Blue Shirt?藍襯衫啊!」然後他看我好像有點不大懂,他說「Do you know戴笠?」我說「啊,戴笠!-Blue Shirt-藍衣社!」藍衣社就是後來這個軍統嘛!「啊,」我說「那我知道了!」所以那時候其實是國家的情報局去找他,因為在大陸淪陷以後,很多情報員並沒有出來,而且他的非常多的水上飛機經驗,就是希望能夠借重他的這個專長,然後讓水上飛機晚上進入大陸,可以在長江或者是湖泊裡面去降落,去補給情報員或是把新的情報員送進去、舊的情報員接出來。而且那個時候在台灣的很多外島,大陳啊、烏坵啊、馬祖,都沒有飛機場的,也需要這個水上飛機,所以就希望他能夠去成立航空公司。』
王立楨指出,當時復興航空90%的業務都是替政府執行像支援滇緬孤軍等空軍無法執行或不方便執行的任務,而且幾乎全部都是中華民國政府的秘密任務,這也是為什麼當初成立復興航空時,買的就是水上飛機。而且那時候之所以取名「復興」,之後第2家航空公司取名「中華」,就是為了「復興中華」。
◎無懼惡浪 水上救援屢建奇功
除此之外,復興航空還有一項很重要的任務,就是執行海上救援。
1954年,一架美軍C119飛機要從琉球飛到菲律賓,結果在台灣東北海面上故障,6名美軍落海,當時琉球美軍空軍派出最新式的HU-16信天翁飛機到出事的海上營救,但海浪實在太大,HU-16遲遲不敢降落在海上,只是不斷盤旋,直到一架由美國將軍陳納德在台灣經營的民航空運隊CAT的飛機經過,才告訴他們去找陳文寬,說「他可以在任何水面上降落」,陳文寬也不負眾望,在眾目睽睽下,與惡浪搏鬥了4個小時,終於救回6名美軍。
同年,空軍救護隊成立,也接收了幾架水上飛機,但是當飛官黃翔春在南澳島因為飛機故障迫降,空軍救護隊仍然不敢在海上降落,只好再向陳文寬求救,陳文寬也趕在日落之前把黃翔春救回。之後,陳文寬就到嘉義去訓練空軍救護隊的飛行員。
◎飛行半世紀 民航史傳奇
直到1958年,陳文寬親自飛到美國買回復興航空創業的2架水上飛機,但1架暱稱「黑天鵝」,在颱風時被吹毀;另1架暱稱「藍天鵝」,又在馬祖上空失蹤,復興航空因此宣布停航,中華航空隨即在隔年成軍。
1965年,復興航空出資興建了日月潭機場及梨山機場,同時又去買了1架可以短場起落的飛機PC-6,可以前往梨山、日月潭觀光,可是當時在台灣租飛機的人很少,因此那架飛機也就成了陳文寬的私人飛機。
成為台灣第一位擁有私人飛機的陳文寬,於1983年將復興航空賣給國產實業,也把PC-6這架私人飛機賣給大韓航空,還以70歲高齡親自駕駛PC-6從台灣飛到韓國,交給新的東家,並在這趟飛行後退休,為他50年的飛行生涯畫下完美句點。
笑稱自己實際高齡「只有」100歲的陳文寬,在今年5月底、6月初從美國返回台灣,接受馬英九總統頒贈的「大绶三等景星勳章」以及交通部長葉匡時頒贈的「交通部一等專業獎章」,民航局並在台北松山機場展出他的回顧展。看過的人都忍不住讚嘆這位時代英雄曾經為中華民國航空史締造的經典傳奇!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