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農地消失ING--糧安、生態隱憂(一)--當農地鋪上太陽能板

  • 時間:2014-06-30 12:5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林幸虹
農地消失ING--糧安、生態隱憂(一)--當農地鋪上太陽能板
屏東林邊鄉、佳冬鄉土地上裝設太陽能板情形。(李憶璇 攝)
台灣發展綠能太陽光電,政府同意可在邊際農地舖設太陽能板,遭八八水災重創的屏東林邊鄉、佳冬鄉土地鹽化、下陷,40公頃的農地裝設太陽光電,已運行2年多。再往北走,雲林縣政府也在今年5月中旬公告,開放縣市所屬區域的「黃金廊道」設置太陽光電設備。但在農地上「種電」,企業和農民契約一簽就是20年,大面積使用農地也必須變更,形成太陽能板與農田爭地的情況。當20年後,曾是孕育營養來源的沃土,有誰還能記得它的原貌?
◎八八風災重創田地 鋪上太陽能板種電
車子進入屏東林邊鄉間的產業道路,一支支矗立在土地上的平面藍色方格狀太陽能板裝置映入眼簾。下車後,迎面而來的是永樂社區的村長蔡玉心。今年62歲的他,個頭不高,穿著polo衫,戴著紅色鴨舌帽,是個土生土長的在地人。黝黑的膚色,再加上粗厚的手繭,刻劃出長年從事農作的痕跡。他為遠道而來的我們解說著這一大片「板子」與這片農地的淵源。
蔡玉心:『(原音)整個林邊都嚴重的災情,那我們(屏東縣)曹啟鴻縣長,考慮到很多地方生活環境(差),又不要讓地下一直沉淪(下陷)下去、低窪地區,所以他就想出低碳的項目,就是能源局有在發展太陽能發電的計畫,他就想到用「養水種電」。』
蔡玉心帶我們走近一片接著一片緊鄰的太陽能板,在國境之南的炙熱陽光下,這些太陽能板像是一個個戰鬥的勇士,正收集著南部灼烈的日照。我們走上一處二樓的露台,由上往下看,一整塊農地的左、右整齊鋪設太陽能板,中間空地由於年久未耕作,已長滿高高的蘆葦。這些佔地超過40公頃的太陽能板,共有5家太陽光電設備廠商負責。
◎整合40餘公頃農地難 縣長掛保證
即使已經過了5年,蔡玉心回憶起那年莫拉克颱風對這片土地的摧殘,語氣仍顯無奈。由於自己耕種一輩子的4分田地也難逃風災肆虐,當他還在思索下一步時,縣政府的一只公文,改變了這祖傳三代農地的命運。蔡玉心:『(原音)當時要推動的時候,是感覺有一點困難啦,為什麼呢?那個計劃,唉呦!同一個地方,很大的地,同一個地方要用5、6甲,7、8甲都有,看你要推動幾MW(裝置容量),那6MW就要12甲地,啊我們那裡就推3MW,就是5、6甲地,也要叫台電先去看,看適不適合拉電線拉過來,看能不能接收,又要去看,好多地方要推,要50甲的地,說實在話也是很難。當時開說明會,開了好多,叫農民來聽啦,我們用廣播,叫有意願的農民去找他們,給他溝通,因為他們那裡也不能生存,我們那裡的蓮霧低窪地區,一直沉淪下去,遇到八八風災,死的死,活得也沒有...一分地(種)30多顆,差不多剩下10幾顆,這樣也不能生活,生起來的蓮霧也不好,到那個時候,我們就去招募村民,說你要不要來養水種電啊,這個種電也是很好,有一筆收入。』
要在農地上裝太陽能板,得要地主將土地租給廠商,但契約一簽就是20年,一開始很多農民擔心受騙,害怕土地遭到變賣,所以不願意加入,縣府在2、3個月內舉辦多場說明會,並且由縣長親自上陣掛保證,農民的態度才轉變,太陽能板也在2011年底到2012年初完工運轉。
◎農地出租金額豐厚 農民前仆後繼
農民把自己賴以維生的土地拿去轉種太陽能板,心中肯定是萬分不捨,但如果能把土地租給太陽光電廠商,每個月不用工作就可以有穩定的收入。
蔡玉心:『(原音)依現在的話,農民1分地可以收到...不用去種,租給他(業者)就好了,差不多(新台幣)6千塊1個月,那如果你有5分地,(1個月)就有3萬了,啊,農民要5分地的也很少啦,有的2分啦,1分多啦,3分多,7、8分也有,不太一樣。』
豐厚的租金,讓其他原本沒加入的農民扼腕。蔡玉心說,就算再開出100甲土地,也肯定會馬上簽滿,只是現階段台電的電網還無法接收更多電。
『(原音)記者:發電已經2年多了,2年6個月了。(記:到現在還有人說想加入但不能加入?)現在喔,如果再做差不多100甲,現在100甲要給人家做,差不多不用1個月就簽滿了。』
◎黃金廊道節水農業 也要種電
視野離開屏東,另一處最近才由地方政府同意在農田設置太陽光電的專區,則是在雲林縣及彰化縣高鐵沿線3公里範圍的「黃金廊道」。
「黃金廊道」是行政院推動「黃金10年國家願景」所規劃的區域,是以「樂活農業」為施政主軸,希望輔導農民從事低耗水性農業生產。但是雲林縣政府在5月中旬公告,開放縣市所屬區域的「黃金廊道」設置太陽光電設備,而面積廣達300公頃,不到1個月,已有近20件申請案。接下來,只要經過經濟部能源局評估許可,「黃金廊道」的種電計畫就可以正式啟動。
雲林縣工商行政科科長蔡孟儒說:『(原音)一般來說,利潤比較好,出租的價格比較高啊!我們初步規定是說,地面型每公頃每年租金要20萬以上;屋頂型每公頃每年要30萬以上,那農民租給一般人大概行情是10幾萬,一年,租地來種的話;那我們規定是地面型每公頃每年租金要20萬以上;屋頂型每公頃每年要30萬以上,目前我們實際作業,大概都租到50萬。』
◎可耕農田卻種電 遭質疑
屏東林邊鄉、佳冬鄉由於土地鹽化、下陷嚴重,重新恢復耕作的難度相當高。但是「黃金廊道」的農地並非全然荒廢、不能使用,在這個區開放設置太陽能板,也讓外界質疑將破壞當地的鄉村景觀以及生態環境。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學系教授黃琮琪說:『(原音)我認為農地是很保貴的,對鄉村非常多的貢獻,對全球氣候也有貢獻,不能隨便破壞,我收入少一點,我應該可以忍耐。在這種情況下,怎麼可以強調種電可賺很多錢,那不如都去蓋工廠,讓農地變成工廠,不是意思一樣?』
政府同意在邊際農地大規模裝設太陽能板,雖然維繫了農民生計,但不可否認的,此舉將形成農地轉作他用,或是大規模變更,農田可能因此消失,而原有的生態也可能永不復見。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