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手做小提琴:林殿威譜寫熱情樂章

  • 時間:2014-06-30 10:0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王韋婷
手做小提琴:林殿威譜寫熱情樂章
憑著對古典音樂的熱愛,林殿威無師自通,學會製作手工小提琴,並在2012年第一次參加義大利國際製琴大賽就入圍。(王韋婷 攝)
生化碩士和小提琴製琴師之間有何相同之處?林殿威以一股對古典樂的熱愛與堅持,讓自己成為科學和音樂之間的交集。經過摸索和嘗試,林殿威無師自通地製作手工小提琴,更一舉入圍義大利手工琴比賽,但他不因此滿意,抱著「讓台灣手工小提琴走向國際」的堅持,林殿威繼續在手工小提琴的道路上前進,用熱情編寫手工小提琴的美妙樂章。
◎無師自通 純手工製作小提琴
在台中一間木器工廠的工作室裡,林殿威埋首在工作檯前,一會兒用馬尾草砂紙反覆磨著木頭板,一下又換上其他工具刨著木頭,桌面上散落著雕刻刀和木工器具,點著的雪茄緩緩地釋放出濃郁的焦香味。林殿威專注地看著小提琴形狀的木頭背板,想著該如何結合兩種各有特色的大師工法,讓這把純手工製作的小提琴,聲音既優美又奔放。
在40多年前的台灣,學拉小提琴可是傾家蕩產的大事,林殿威小時候雖然無法學琴,反而讓他更熱愛古典音樂,即便之後的求學歷程和音樂差了十萬八千里,擁有生化碩士學位的他仍無法忘懷小提琴。於是他想,既然來不及學拉琴,不如就動手做小提琴,腦子裡的念頭不斷催促著他,所以他自己摸索、看書、找資料,一頭栽進手做小提琴的世界已經6年多。林殿威說:『(原音)那時候其實不敢想說要做,想說那麼難,怎麼可能,就一直想、一直想,就覺得,不然玩玩看。我2008買了一本書,一直看,後來買了第二本、第三版,前後看了2、3年,就一直看,後來越看越有興趣。』
「耳濡目染」4個字確實在林殿威身上得到印證。家裡開木器工廠的他,對於木頭材料、性質瞭若指掌,更瞭解木器生產線的流程,終於在刻了20幾顆琴頭之後抓到訣竅,然後再研究內模法,靠著化學背景自行調和油漆配方,就這樣一步、一步往前,直到他的第一把手工小提琴誕生。林殿威說:『(原音)所以這每一個過程都非常複雜,但是我每次研究一小部分,我把每個部分都會做了之後,把琴組裝起來,而且還可以拉,還有聲音,我的心情就很好。所以我沒有所謂的第一把琴,因為都是配件,這個做一堆、那個做一堆,最後組裝起來可以用,這是自我訓練的過程。』
◎堅持手工 向音樂致敬
琴身彎曲的弧形線條、微微凸起的面板、旋首的螺旋設計,以及小提琴外層的油漆,每一個環節都決定了琴音的穿透力和抑揚頓挫。林殿威說,手工小提琴的聲音表情非常豐富,能表現出細微落差,能讓聽眾沈浸在曲子的喜、怒、哀、樂之中,手工琴的「音質彈性」是機械琴較為僵硬的音質無法比擬的,也因為如此才讓他更加著迷。他說:『(原音)我覺得我想要推廣手工琴是因為手工琴表現力、音色採度,還有表情都很豐富,這樣的琴可以幫助一些比較進階、想要讓自己的音樂性更好的演奏者。我們演奏者不是演奏出音符就好了,應該是要演奏出音樂本身想要表達的情緒,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是需要一把還不錯的琴,才能表達這種事。』
◎上山下海 跨國蒐集手工琴原料
手工小提琴的製作講究慢工出細活,從木板裁切、製作模具、彎曲側板,到組裝完成、上漆風乾,至少需要250小時;林殿威獨家研發的油漆配方,更要1年的時間才會完全風乾。所以在林殿威的堅持下,他一年只做6把琴。
對林殿威來說,製作小提琴的過程就像是在創造一件偉大的藝術工藝品,所以每件藝術品的原料當然馬虎不得。林殿威遠赴義大利北部海拔1千多公尺的高山,選擇共鳴效果最好的雲杉當作小提琴面板的木材,和巴爾幹半島的楓木作為背板。他說,兩種木頭的結合,創造了最佳的聲音傳導效果。
林殿威說:『(原音)面板一定是這個面板,(記者:沒有別種?)這是最好的,這個敲起來會有聲音,共鳴特別好,你看這塊共鳴,這是雲杉,這是楓木,他是背板,他是反射,他是把面板的震動擴大,很像是擴大機,他很像是喇叭。我們拉的人給琴能量,經由面板初次放大,再由面背板更放大。』
林殿威說:『(原音)為什麼我要用這塊木頭?為什麼我當初會買這塊木頭?他有很多因素,包括他切的方式,你看這個年輪,當時候切開之後,拼板拼起來強度最高的;而且這是在胸口以上一直到第一根樹枝中間才可以用,而且他會閃閃發亮,會有油脂的光澤,然後還要聽他的聲音。』
◎絕對音感 傾聽木頭的聲音
工藝技術的極致仍不足以造就一把完美的小提琴,樂器的音準才是最後關鍵。本身沒有任何音樂背景,也不會拉琴的林殿威又是如何克服音準的考驗?他必須在磨製背板、面板和切割低音樑的過程中,控制面板跟背板的重量在70克跟110克,且不斷聆聽木頭的共鳴,靠著靈敏的音感和直覺,找到絕對音準。
林殿威說:『(原音)來,你注意聽,你是不是聽到一個共振、共鳴,這是re,這樣是re。這個重量再加上這樣的厚薄,我們就是去刮他、減重到這個聲音,這個key是我要的,然後他那個殘響,嗡,他的殘響越久,琴拉下去會嗡,是這樣來的。』
林殿威說:『(原音)事實上,製琴師不是等到琴做好才聽,來不及,你在製作過程中就要調背板跟面板的音,你要知道你要的是什麼好聲音,那是一種音樂的直覺。』
◎向世界證明台灣製琴能力 林殿威勇往直前
一把把手做小提琴掛工作室的牆上,在燈光照射下發出溫潤的光澤,一如琴音悠悠竄入心底般攫住眾人視線,旁人都說林殿威的琴好極了,有世界製琴師的水準,但是林殿威不以此滿足,他要追求的更多!
憑著同樣一股執著,林殿威2012年參加了3年一度的義大利國際製琴大賽(Triennale Internazionale),想向國際證明自己的能力,果然一舉入圍。林殿威說:『(原音)如果我們說,自己的琴很好,那是我說的,或者某一個拉我的琴的人說說威廉的琴很好,那是個人看法。我認為台灣如果要走向國際化,最簡單就是得到國際認可,很簡單,拿去比賽!』
入圍,是目前台灣製琴師參賽的最佳成績,林殿威目前正在製作2015年比賽的小提琴,這次他大膽採用了新的想法。林殿威指著牆壁上的2張海報說,知名製琴師史特拉底瓦里(Antonio Stradivari)和瓜奈里(Gesù Guarneri)小提琴,一個聲音優美細膩、一個大器粗獷,他希望結合2者特色,企圖在傳統製琴工法中找出新的嘗試。林殿威說:『(原音)這是pioneer,非常難,沒有能做到這個,沒有人。這把也沒有好,我也不知道,我也在嘗試,這就是有趣的地方,這世界上哪有什麼事情是確定的。』
◎挑戰國際賽 台灣工匠製琴殿堂發光
想躍上國際舞台的欲望越來越強烈,林殿威,9月更將首度參加美國提琴協會(VSA)的製琴比賽,他必須用同一棵楓樹的同一個部位,做出2把小提琴、1把中提琴和1把大提琴,挑戰手工打造弦樂四重奏的樂器。
林殿威說,他要證明,手工琴不只是義大利的專利,台灣人也可以做出具有國際水準的琴。他說:『(原音)我的興趣就是做琴,所以我不會不做琴,我為什麼想要去比賽,主要就是想要確認台灣琴的價格跟價值,你在國際上只要有一席之地,顯然你的琴就不是local的琴,你就是國際化的琴,只是你的國籍是台灣,不是你的琴就不好,我希望我帶頭去做這件事情。』
有了國際比賽的榮譽認證,林殿威名氣大開,他的手工琴價值也水漲船高,更有不少學生拜師學藝;林殿威霸氣地說,他要帶頭催生台灣手工琴品牌,為台灣文化事業盡一點心力,因為「台灣人就是要拉台灣製造的小提琴」。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