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農地消失ING--糧安、生態隱憂(二)--農地種工廠

  • 時間:2014-06-30 13: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林幸虹
農地消失ING--糧安、生態隱憂(二)--農地種工廠
超過百坪的農地已改建成簡易工廠,等待出租。(李憶璇 攝)
立法院在2010年三讀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部分條文修正案,給予未登記工廠7年輔導期至2017年,今年年初立法院再修法,將輔導期延長3年至2020年。輔導期限屆滿前,未登記工廠可免相關法規監管的罰則。這些「違章工廠」不少就蓋在農地上,被視為是「就地合法」的政策,加速農地違法使用,因此,打著買農地置產、蓋工廠的名號,讓這2、3年買賣更為熱絡,違建大張旗鼓興建,有恃無恐。
◎農地蓋工廠 台中大里、烏日續蔓延
『(原音)一般工廠登記這邊都不會過,因為都是農地,講難聽一點都是違章建築。這邊幾乎99%都是跟我一樣,是農地,申請一個農舍。講難聽一點,都不是合法的工廠。(仲介:你這邊一眼望過去,都是不合法的。)』
我們以租廠房的名義,和這一名個體戶仲介聯絡上,這天,她和我們約在台中大里的某處國小前,騎著摩拖車、沿著草湖路,很快的就進入農地、水泥地夾雜著的一處廠房,地主范先生(化名)已經在現場等著我們。
范先生一開始就表明這是農地違規蓋廠房,不過,他也強調,只要不是隨意排放重污染的廢水,就可以放心的在這裏執業,而且租金只要合法工業區的三分之二。
『(原音)有工廠登記的是300至350一坪,農地蓋的就是250左右。(記者問:所以一坪250元?)200坪。1個月5萬。農民: 比台北便宜很多很多啦。環保局稽查,如果沒人檢舉,幾乎不會。』
60多歲的范先生20多年前因為坐骨神經問題無法耕作,因此將農地改建成廠房。他帶著我們看了這水泥建築物的四周,強調前一個承租者把這個空間當成倉儲使用,由於沒有排放污水,10多年來從沒被檢舉過。要不是業者把重心移至中國大陸,這個廠房也不會空出來。
『(原音)這是消防設備的發電機。(記者問:這是廁所?)對。(記者問:這是水塔?)。對。這是自來水。(記者問:要喝水得自己備飲水?)對。這邊都有管子可以接。因為這間和那一間,都是同一個老闆跟我租的,也是台北那邊來的。移到上海。他做廚房的廚櫃。是系統廚櫃,歐式的廚櫃。包括我們衣服的吊掛,鐵的東西。』
原本應是隨風起伏的綠色稻田,在這一區幾乎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的水泥建築。
仲介看我們對這處廠房似乎不太滿意,又帶我們往前走了幾百公尺,來到另一處約3、400坪的廠房,這個廠房比前一處寬敞,而且還有二樓,她大力的向我們推薦。
仲介說:『(原音)那一個比較深,這裏不是有對流風啊,不是比較舒服嘛。』
看我們仍拿不定主意,她拿出小冊子翻呀翻的,裏面記載著台中大里、烏日地區,那些農地廠房正在出租。
『(原音)如果在這邊大里、烏日,你要找一個合法登記的工廠,滿少的。十分之一。而且還要等人家不租才有。(記者問:你們這邊為何那麼多農民要把地變成工廠?)好賺啊,種田收益較少啊。他們現在把地租出去,租給二房東啊,你看像那邊二房東在蓋,只有地租出去,1坪50元,但播種的話,1年能收到多少?』
說著說著,她指著前方不遠處,起重機正在作業,是要興建一個鋼鐵結構的廠房。『(原音)那邊是自己買的。去年買的。很大,現在有1坪7萬元。(記者問:是要蓋廠房吧?)對。那邊,天橋下,有900多坪,1坪7萬元,老闆自己置產。台北人7千多萬不算什麼。台中現在就是農地很盛行啊,以前3萬多,現在就是7萬。2倍。現在工業地1坪要20幾萬。大里工業區要20多萬才找得到素地。』
農地違規蓋工廠的案例不只在台中,可以說是全台林立。立法院2010年三讀通過「工廠管理輔導法」部分條文修正案,開放沒有登記的工廠,只要完成一定程序,就可以合法繼續經營。
◎違規工廠「就地4合法」 加速農地違法使用
經濟部將在農業用地的未登記工廠劃為186個「特定地區」,條件是面積超過2公頃,但只要至少1公頃被用來蓋廠房,其餘是農業生產的農地,就劃為「特定地區」、總計共546公頃。其中,台中共有52個特區居冠,高雄41個居次,台南、彰化、桃園緊追在後。由於經濟部劃分這186個「特定地區」是來自業者主動申報,換句話說,如果加上沒有申報的案件,全台農地被占用為工廠的面積遠超過546公頃。
農委會主委陳保基說:『(原音)如果是很多區塊、聚落型的工廠,違規使用農地的話,我們是同意它地方政府去用都市計畫去變更。(記者:就地合法?)也不是,必須透過都市計畫,變更成工業用地,整片、不要零星的散布在我們的優良農地上。』
原本給予未登記工廠的輔導期至2017年,登記期限也已在去年結束,但立法院今年年初再修法,將輔導期延長3年至2020年,登記期限也延後至明年6月。就因為政府讓違規工廠「就地合法」,這2、3年來,打著「農地可蓋工廠」名號的買賣相當旺盛。
像是在某家房仲業者的網頁上,就刊登了一則在台中烏日的農地, 900坪,每坪開價約5萬元,總價4500萬,下方甚至載明這塊農地的特色是「雙面臨路、置產、蓋工廠好利用」,藉此吸引想要購買農地蓋工廠的業者。我們打電話前去詢問,房仲業者直白的跟我述說這2、3年台中農地蓋工廠的盛況,而經濟部輔導未登記工廠合法經營的方案,則成為仲介遊說的說詞。他說:『(原音)去年前1、2年,那時候滿多都是從我們台中市八期那邊來的客戶,因為那邊被規劃成重劃區,所以很多工廠都往我們這邊移,所以那時候成交量比較高,最近也快算飽合了,我們現在成交的件數還是比較少一些。但是還是都是有人買賣。剛我有給你建議,就是先蓋個農業設施,農業設施主要是在放一些農用的機具之類的,裏面還是請得到水電,我們遇到的客戶也大多用這個方式去做,蓋了農舍或是農業設施之後,再來就是擴充變成廠房,水電請下來之後就變成廠房。政府單位也是會有一點放寬鬆的部分。(問:您說睜一隻眼閉一隻眼?)是。但我覺得還有一個部分也可以提供您參考。因為經濟部那邊有一個文有提到,好像是106年還是109年,可以就地合法化的部分。在烏日西南這邊,工廠也不是小小間,都是很大的廠房。即使要查,除非有人刻意檢舉,像我們大里、烏日、霧峰這3個區,查不完啦,太多了。』
◎學者:糧安為國安層次 農地不應輕言放棄
中興大學應用經濟學系教授黃琮琪認為,農地蓋工廠只要申請就有機會「就地合法」,恐怕加速農地被違法使用。他說:『(原音)有些我們稱它為不可回復性,因為回復它成本太高了。就地合法只會加重土地再被轉用,就是違法使用,就像是違章建築一樣,之前或是非法移民,你到某一個年度給它合法化,之後還是一直來。』
台大農藝系教授郭華仁也認為,糧食安全是國安層次的問題,除非是難以復原,否則都應該想盡辦法恢復農地的面貌。郭華仁說:『(原音)這是國安層次的問題,像2008年全球糧荒,糧食不足的國家發生暴動,所以當時2008年總統府召開國安會議,所以很顯然是一個國安層次的問題,位階非常高。所以保有農地非常重要。』
就像是「溫水煮青蛙」,一塊塊翠綠的農田不斷地在消失,農地被工廠占用,拆的速度怎麼趕得上蓋的速度?對於違規工廠,政府消極的在「有條件就地輔導」之後就給予合法,取代積極主動查緝,這是否會助長農地持續遭蓋違建廠房?而在工廠旁農地所種植的農作物安全誰來保證?農田在消失之後,糧食安全又該如何把關?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