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農地消失ING--糧安、生態隱憂(三)搶救大作戰

  • 時間:2014-06-30 13:0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陳林幸虹
農地消失ING--糧安、生態隱憂(三)搶救大作戰
台中大里附近道路,農田中錯落著各樣的工廠。(李憶璇 攝)
不同於土地遭徵收,農民為守護一輩子的田地向公權力抗爭,農地「種電、種工廠」的高收益,讓農民心甘情願將相傳數代的農地釋出。但一大片完整的農地,被太陽能板、水泥地穿插覆蓋,不僅田園景觀消失,農村生態也跟著變調,更可能對糧食自給率產生隱憂。農地遭覬覦,有專家學者認為是休耕地和邊際農地未好好規劃,除了應全面恢復生產,也必須設計高價值作物或是推廣種植非基改的大豆。保有農地的完整性,政府不應輕言放棄。
◎2006至2008年 曾嘗試辦理能源作物產銷
新日化是台灣第一家取得生質柴油生產和銷售許可的公司,總經理張志毓這一天帶著我們參觀工廠,他站在一幅有向日葵、大豆、油麻菜籽的畫作前,回顧著2006年時,他為了響應農委會、經濟部的政策,向農民租了一片休耕地,示範種植能源作物並且加以提煉。
『(原音) 2006年沒錯,這是在劍湖山的山下,我種了一大片的油麻菜籽。這個是大豆、這個是油麻菜籽,這邊有工廠,90公頃的土地。油麻菜籽被蟲吃掉,向日葵被鳥吃掉,只有剩下大豆,所以我們一直在推薦大豆,因為大豆是包在裏面,不會被鳥吃。』
農委會在2006年配合經濟部推動生質柴油示範計畫,嘗試建立能源作物的產銷體系,在休耕地種植大豆、油菜和向日葵,由於這些作物屬於溫帶的作物,生產和產量都沒達到理想,2008年政策喊停。
◎學者:農地長期休耕 反易遭濫用
農地是否要拿來種植能源作物,在和糧食爭地以及運送增加碳排量等疑慮之下,專家學者的看法紛歧,政府相關單位也仍然處於評估階段。但是農地長期休耕,學者認為反而容易使得農地遭到濫用。台大農藝系教授郭華仁說:『(原音)現在最大的問題在於為何有那麼多人覬覦農地,因為農業生產有很多沒有生產,休耕地很多,因此在那個地方,很容易讓人聯想要做什麼事情,所以其實現在應該要做的是全面恢復生產,道理也是基於糧食安全。也就是說,不能夠等到10年後,或是20年後,國際糧價太高買不到的時候,才說要恢復生產,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農地農用的原則,數十年來不斷的遭到破壞,除了被大面積徵收開發、違規蓋工廠、蓋豪宅,現在還被政府規劃舖設太陽能板「種電」。
不同於自家農地遭徵收,農民起而抗爭,農地「種電、種工廠」的高收益,再加上廠商、政府不斷遊說,讓農民心甘情願的將相傳數代的農地釋出。但是在鋼筋、水泥柱和太陽能板覆蓋之後,想回復農地的完整性和農村原本的樣貌,卻是不容易的事。
中興大學教授黃琮琪說:『(原音)硬體下去,拆除的費用相當高,如果說像日本種植生質能源,就是不斷的在利用,是活的,土地的利用是比較正面和永續,太陽能板有很多問題,第一成本偏高、回收不易,然後它種到土地上,最後壞了再換,都會讓土地的生產價值降下來。而且種電以後,人就不會想要去那邊集村、活動,會變成大家想遠離的地方,就比較不是屬於自然的東西。』
為拯救農地,並且考量台灣的雜糧作物全仰賴進口,一群專家學者提出「有機雜糧救國論」,認為在現今氣候異常的年代,雜糧不只有價格飆漲的問題,還要擔心未來各國開始限制輸出,到時候台灣買不到又種不出,絕對是一個巨大災難。而政府獨尊稻作,不僅升高糧食危機的問題,也讓農業缺水的危機,持續惡化。根據農委會2012年的最新統計,台灣糧食自給率已下降至32%,和40%的目標已經有愈來愈大的落差。
郭華仁指出,種植雜糧不只讓作物多元化,豆類的固氮作用也能夠照顧土地,友善耕作的方式,使得土地有休養生息的機會,甚至於在缺水的年代,旱作雜糧能節水,回歸輪種以因應台灣的氣候變遷。
郭華仁說:『(原音)從種植黃豆開始,種非基因改造的黃豆。現在種成本還是很高,假設政府沒有什麼措施的話,農民不可能種,因為沒有進口便宜,怎麼辦?但歐洲農民為何可以生存?因為有很好的補貼政策,就是WTO規範允許的補貼方式,就是你耕種的話,對環境有好處,政府就給你一筆錢,這個跟休耕補貼完全不一樣,休耕補貼就是把產業鏈中斷掉了,環境補貼就是說要求農民用友善環境的方法,來經營這一塊農地,一方面可以復興產業,政府用幾乎同樣的錢,可以振興產業,然後改善我們的土壤健康。』
郭華仁也認為,目前台灣黃豆自給率才0.005%,應該提高黃豆自給率至1960年代的生產面積。
郭華仁說:『(原音)目前台灣人吃的黃豆都是進口的,是基改,日本人吃的是自己種的,包括進口那麼多做飼料的,自給率是百分之六,韓國百分之八,中國百分之二十,我們只有百分之0.005。若提高至6%,幾乎就是要種6萬公頃,現在才幾百公頃。所以會剛好是1960年代,我們台灣黃豆的生產面積,是給我們人吃的。』
農民願意將農地釋出「種電、種工廠」,主要還是高收益的考量。但是當工業化高度發展,卻選擇放棄農業的同時,土地涵養水源、調節氣候,甚至於和農委會當前提高糧食自給率的政策已經產生拉扯。
提高農民在種植作物的收益,黃琮琪認為是保有農地的方法之一。黃琮琪說:『(原音)收益增加有很多方式,但是農地本身的價值,慢慢會從結構改變轉換,像現在我們在幫農糧署規劃保價收購,讓市場去種比較有價值的稻,而不是量多的稻,讓土地輪種的生態更好,能對付未來土地穀物的恐慌,現在忍耐一下,做永續發展的設計,才能保持國家農業的好景觀,好的農村生態和環境。』
台灣號稱有80多萬公頃農地,但是扣除有污染疑慮、不斷興建大型工業區,以及釋出作為裝置太陽能板的部分,台灣究竟還有多少優良農地可供耕種?許多長期休耕田背後的問題,不是農民不想種,而是有污染疑慮的土地,根本不敢去種,只能夠長期休耕等待重劃。搶救農地,政府要更加把勁。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