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大自然做道場 吳水雲在土地上修行

  • 時間:2014-05-17 15:4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歐陽夢萍
大自然做道場 吳水雲在土地上修行
吳水雲以三生一體的理念打造光合作用農場。(歐陽夢萍 攝)
許多人追求「隨緣、自然」,卻未必能真正參透並實踐。在花蓮壽豐鄉的光合作用農場,吳水雲和自然共生、和蟲鳥共存,以生機互動農法栽種,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在農場中,萬物各司其職,發揮上天賦予的功能,共同孕育出各式的果實。
◎道場變農場 在土地上修行
4月底的午後,花蓮的陽光耀眼卻不炙熱,台九線上,車流快速移動,但在壽豐鄉一個不起眼的路口轉進去後,便宛如進入另一個世界。遠離塵囂,眼前景色是一片整齊插滿秧苗的稻田。光合作用農場就隱藏在扶疏的草木之中。
走進農場,栓在庭院的黑狗不停的吠著,像是提醒主人有外人到來。遠處傳來機械運作的聲音,循著聲音走去,吳水雲正坐在碾米機前,忙著對他來說再也尋常不過的工作。
吳水雲將最後一包稻穀倒進選米機中,流洩出一顆顆飽滿的稻米,他赤著雙腳,結實地踏在暖暖的泥土地上,帶我們參觀這座由他一手打造、2.5公頃的農場。
吳水雲今年45歲,在樸實且靦靦的笑容後,有著特別的經歷。在他26歲時,與他感情深厚的爺爺過世,讓他面對生死的難題,於是他不顧家人的反對,到美國剃度出家,之後再到尼泊爾學習佛法、到馬來西亞閉關2年,直到34歲,才決定停下腳步,回到台灣,在自己的土地上修行。
回到花蓮後,面對家中的一大片地,吳水雲原本想開座講堂,宣揚佛法。在蓋起房子的同時,他開始種各種作物,希望能自給自足,種著種著,他發現,大自然就是座無形的道場。
吳水雲:『(原音)這10年就在道場裡面學習,心靈上面的學習,回歸到農田以後,就是跟自然的學習,更深入,層次不一樣。隨緣渡眾。覺得現在外面講堂已經太多,台灣的廟也很多,不一定要在我們這邊,依這種方式操作的農場比較少,可以直接面對不同的,不是只有單一信仰佛教的人才可以接觸,農場的話,各個層面的人都可以接觸。佛法嘛,可以結緣,可以跟大家分享我們這種自然操作的理念。』
◎引水入田 鳥蟲當義工
為了向大自然學習,這座農場沒有太多人造的刻意,依山傍海的地勢,不但自動為這片農地注入無窮的泉源,也免除農作物的天敵—福壽螺的危害。
吳水雲:『(原音)這拉開,水就可以從這邊進,從木瓜溪過來的。木瓜溪的水是從那個峽谷進去,裡面就是奇萊山,經過這邊沉澱、這邊過濾,右邊過濾再到下面去灌溉。等過一陣子荷花起來時,颱風也比較多,我們山上的水會比較混濁,就經過這邊沉澱,這些水生植物的抓取讓它過濾,再下去灌溉。這裡你看不到福壽螺紅紅的卵,因為這裡有一種魚叫烏鰡會把它吃掉,所以就是從水源頭去淨化。』
跟著吳水雲的腳步,穿梭在農場之中。他指著不同的區塊,告訴我們這裡種的是各式葉菜,那裡種的是地瓜、玉米,幾乎市面上常見的農作物都在農場中占有一席之地。圍繞在農地四周,是各式的樹木。農場外圍一排光蠟樹,充當防風林,阻擋東北季風的襲擊;樹葉揉碎後散發淡淡蘋果香的楓香,不僅是良好的建築材料,還可入藥,用來止血解毒;因數量日漸稀少,被列為保育的台灣海棗則是吳水雲在海岸山脈採集種子育苗而成。各式各樣的樹木,豐富了農場的生態,其中大多數是吳水雲自己栽種,有些則是不速之客帶來的伴手禮。
吳水雲:『(原音)這裡有幾顆是小鳥種的,其它的是人種的,幾棵樟樹是小鳥種的。』
其實,不只小鳥的協助,在吳水雲打造生活、生產、生態「三生一體」的農場中,許多昆蟲與動物都是最好的義工。
吳水雲:『(原音)一些蛙類、昆蟲會不一樣,可以幫忙照顧這個田區,就不用去做防治。有很多樹,所以有留鳥,鳥也可以幫忙除蟲。像這石頭縫就可以有很多生物,可以躲藏蛇類啊,蛙類啊。蛇很多,剛剛一出門就有一條蛇啊,我不敢跟你們講,那是沒有毒的,剛剛我一拉開門旁邊就一條蛇,蛇嚇一跳跑走,那是沒有毒的。因為蛇我們這邊是生態的一環,如果蛇減少的話,老鼠跟其他這些就會多了,老鼠多的話,我們的像玉米、地瓜就會被吃掉,我們的產量就會下降,所以蛇也是我們的朋友。那是公雞,還有一些小母雞,牠們會飛到外面去,在外面、到田區裡面抓小蟲子。像我們在後面碾米的話,會有一些碎的米噴出去,牠們會在後面撿食,所以都不用養牠們。』
◎BD農法 活化資源與土地
師法自然,讓吳水雲的生活充實而自在,為讓土地免受化學肥料的污染,他採用澳洲的BD500配方。由於BD農法(Bio-Dynamic Agriculture)的配方用量很省,不僅能降低成本,對土地、植物都有幫助,吳水雲不吝於介紹給更多農友。在許多個晚上,朋友們都聚集在農場的工坊中,除了紓解農忙後的疲累,也分享彼此的心情與經驗。今年6月,他更邀請3位來自澳洲及馬來西亞實施BD農法的朋友來花蓮開課,希望能將這個自然的農法推廣出去。
◎廣結善緣 連結土地與感情
星期天的上午,在花蓮鐵道文化園區舉辦的「好事集」,吳水雲和媽媽在攤位上迎接一張張熟悉的面孔,這些客人早已習慣購買來自光合作用農場的各種作物,這也是除了宅配之外,農場主要的收入來源之一。
吳水雲親切的叮嚀與吳媽媽爽朗的笑聲,讓農作物充滿了人情味。從研習佛法到研習自然,萬物不脫「因緣」二字。廣結善緣,說的還不只是人與人之間…
吳水雲:『(原音)早上像桑椹,如果成熟的時候不剝的話,幾天就被小鳥吃光了,這裡鳥很多。我們就最後的話會留一點給小鳥,剩下最後一批的話就留給小鳥吃,1、2天就吃掉了。牠也是生活在這裡的,我們留一點食物給牠們,像木瓜比較醜的,我們就不採,就給小鳥吃,我們算是共生嘛,牠平常…給牠吃一點水果,牠幫忙抓一點蟲。』
跟著吳水雲慢慢走回農舍,他突然轉進田裡,彎腰從地上拔起了一撮葉子,下方懸著幾個成熟的地瓜。
吳水雲:『(原音)這很好吃喔,這給你們帶回去。這是栗子地瓜,不用削皮,很好吃。這裡面是金黃色的,這還蠻甜的,這個時候最好吃,這個階段。』
務農,可以是個孤獨的行業,也可以連結起土地與情感。在這片土地上,種出的不只是糧食,更是一種對生活的態度與隨緣的自在。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