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TIFA邁向TPP之路(二)台灣還能再蹉跎?

  • 時間:2013-04-03 13:59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台灣除了積極表達想與美國簽訂FTA、同時也爭取美方支持台灣加入TPP。不過,TPP談判情勢瞬息萬變,加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已經在3月15日宣布加入TPP談判,希望在接下來的時間爭取主導TPP遊戲規則的制訂。政府規劃在2020年前加入TPP的時程,會不會太慢了?
◎台灣爭取加入TPP 美方態度是關鍵
在這次台美TIFA復談會上,我方談判代表經濟部次長卓士昭向美方表達,希望美國支持與協助台灣加入TPP,美方談判代表馬倫提斯卻以「加入TPP,需TPP全體成員以共識決決定」來回應,連支持的口惠都省了。究竟馬倫提斯說的是實情?還是藉口?
經濟部經貿談判代表辦公室副總談判代表楊珍妮認為這不是藉口,因為TPP現在還不是一個組織或協定,是大家一起談判,而且談得已經相當有進展,因此不可能美國一個成員說要讓台灣參加,其他成員就願意讓台灣參加。
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大年也表示,TPP的規章規定,加入TPP必須先和既有的成員進行雙邊諮商,因此,馬倫提斯的說法沒有錯;也因此,日本這次加入,也要跟所有的11個成員國進行雙邊諮商,取得共識之後才能進行談判,這是一個必走的程序。劉大年說:『(原音)TPP本身加入的話,它有個規章在規定是說,必須要跟目前既有的、原來已經在TPP裡面的會員先有個雙邊的諮商,是要取得共識是沒有錯。所以這次日本要加入的時候,日本其實還沒有正式加入,日本加入的時候,也要跟所有的11個TPP會員,包括美國,先雙邊之後,取得會員這11個國家的共識,同意之後才能加入談判,這是一個程序,必須要走的啦!』
不過,劉大年也指出,大家都知道TPP是由美國主導,因此,在與其他成員取得共識的過程中,美方當然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環球經濟社社長林建山也認為,TPP的遊戲規則其實都在美國手上,所以只要符合美國的遊戲規則,其他國家還有甚麼話好說?
林建山指出。馬倫提斯之所以這麼說,意在提醒台灣,即使加入TPP,一樣還是要有很具體的討論項目,就是台灣到底想要得到甚麼經濟利益?而不是其他抽象的政治訴求。更何況,美國只要求市場開放,並未要求達到甚麼市場規模,因此,台灣的困境就在於如果連美國都不跟台灣談FTA,台灣又如何跟其他國家談?林建山:『(原音)那這個TPP的這個,他在講說要其他國家共同來同意,我覺得這句話是有一點在推卸啦!那我們的困難大概就這樣吧,你美國都不跟我談這個FTA,我如何去跟其他的另外9個國家去談那個?他們其他的國家都說,你先跟美國先談完。所以這個東西,你不覺得很弔詭嗎?所有國家都告訴你,你先跟美國談出一個結果來,我們之後I follow U!那個U是指USA啦!』
◎TPP情勢瞬息萬變 台灣不能再蹉跎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唐尼倫3月11日在紐約亞洲協會以「2013年的美國與亞太」為題發表演說,強調美國總統歐巴馬第二任期仍將持續推動亞洲再平衡策略;其中,推動美國經濟再平衡的核心政策就是TPP。唐尼倫並表示,美國希望和其他成員國在今年底前完成TPP的協商。
從其他已知的訊息來看,去年4月起,TPP的紐西蘭談判代表就擔心其他主要經濟體如果中途加入TPP談判,可能拖延談判速度;新加坡談判代表也表示,如果不設定期限,TPP談判會沒完沒了;澳洲代表也同意這個觀點,因為世界貿易組織多哈回合談判殷鑑不遠。澳洲代表還認為,先談好內容,再讓想加入的國家加入才是正辦。至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則已經在3月15日宣布加入TPP談判,希望在接下來的時間爭取主導TPP遊戲規則的制訂。
以這些外在國際情勢的瞬息萬變對照台灣相對保守的開放策略,馬英九總統規劃在2020年前加入TPP的時程是否太慢?
楊珍妮表示,台、美之間經過了6、7年才恢復TIFA協商,雙方應在此架構下,對雙方關切的議題進行討論。而在此過程中,台灣也會持續徵詢其他國家對台灣加入TPP的看法。這7、8年的時間,就是爭取讓台灣做好加入一個高標準、全面自由貿易協定的準備,以免屆時面對衝擊,讓台灣產業措手不及,而這也是經濟部次長梁國新在接見美方談判代表時,再三強調配套措施的重要原因。楊珍妮說:『(原音)但是最重要的我剛剛講的,它是一個高標準的、全面性的,所以這7、8年就是讓我們假設要去參加一個很高標準的、全面性的自由貿易協定,我們要做好甚麼?第一個,國內的配套措施啊!所以為什麼我們本部的梁次長在接見他們的時候,都再三強調就是說,台灣應是美國推動區域經濟整合的最佳夥伴,有關跟美方協力推動經貿自由化,這是我們既定的政策,我方將透過行政院國際經貿策略小組,進行跨部會之協調工作,做好我們的各項配套措施啊!』
不過,林建山指出,Tpp大環境的變化遠超過預期,其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國大陸的快速崛起遠超過美國想像,因此,歐巴馬在連任之後,立即加速調整他在亞太地區的佈局。面對這種情勢的轉變,林建山認為,政府應高度警覺,以更高的戰略思維、採取大破大立的做法,加速開放包括人才、資金及市場競爭的總體經濟工具才能因應。
但是現在台灣在這些總體經濟工具上面都存在一種高度保護的狀態,而總體經濟不僅僅是經濟部的問題,還涉及勞委會、NCC、財政部、交通部、甚至衛生署的問題。就像美國一直要求台灣開放交通運輸服務業,或是資通訊服務業以及醫療保險等等,但台灣只有一個自由開放的經濟部,其他都是閉關自守的部會,而這些閉關自守的部會,卻是掌握了一個國家總體經濟的部會。林建山:『(原音)所以總體經濟就變成了它不是經濟部的問題呀,是勞委會的問題、是NCC的問題、是財政部的問題、是交通部的問題。所以呢,我們台灣變成只有一個自由開放的經濟部,其他都是閉關自守的這個部會,而這個其它閉關自守的這個,都是掌握了我們一個國家的總體經濟工具的部會。』
因此,這些掌握國家總體經濟工具的部會是否開放,就成為台灣能不能大破大立、脫胎換骨的重要關鍵。其中,央行對整個金融服務業及資金管理是否鬆綁、勞委會對人力資本的管理是否開放,則成為台灣打開鎖國困境的任督二脈!
◎不加速進入TPP 連東協五虎都將取代台灣
美台商會會長韓儒伯3月11日表示,台灣應爭取在明年夏天正式申請加入TPP諮商,並積極爭取成為創始會員,做為馬總統第二任的重要政績,以免更加落後競爭對手韓國。
對此,楊珍妮認為,韓儒伯說這些話,意在敦促台灣儘早加入TPP,但重點是,台灣沒有不想加入,如果美國同意台灣今年就可以加入談判,台灣一定今年就會派員參加,問題是美方的態度並非如此。她說:『(原音)我們沒有說不要去參加啊!我們就是要去參加啊!那美國認為說,你跟我6、7年之後,我們才能夠重啟這麼高階層的對話,所以呢,我們應該在這個架構下,重建大家對以往這個貿易談判的互信,那你們內部也應該去跟其他國家做approach之後呢,大家做一個評估啊!那如果美國這次說,欸!你們來參加TPP談判,我們也會去啊!』
楊珍妮指出,參加TPP談判是雙向的,政府雖然規劃在2020年前加入TPP,但時程也可能縮短到3、4年,只要台灣把相關配套措施做好,加入TPP就指日可待。
對於韓儒伯的看法,劉大年相當認同,認為台灣參與TPP的談判應該更積極一點,因為越晚加入,爭取自己利益的空間就越少。他說:『(原音)那日本是希望說,我能加入這談判的過程當中的時候,我能夠根據我的利益能夠提出我的主張,大家來進行折衝談判;那如果說你越晚加入的時候,你這種能夠爭取自己利益的空間就越來越少了。我們希望說TPP的話,越快加入對我們越好,所以說,我覺得說我們可以更積極一點,就是說能夠藉由這個自由經濟示範區、能夠藉由我們自由化的決心,讓別的國家,特別是讓以TPP主導的國家美國,認為說我們加入的時機成熟了,就可以比照日本一樣,我們能夠直接就加入參與TPP的談判,這當然是我們能夠達成最好的一個、目前最好的一個選項。當然說,現在說,如果7年之後才加入的話,或8年之後,那的確是晚了一些啦!』
但是,台灣到底有沒有機會在明年以前加入TPP?林建山表示,時間絕對足夠,就看我們的領導人有沒有這個魄力。他說:『(原音)我說,在明年以前呢,要成為這個TPP的原始會員國呢,有沒有可能?我覺得,時間絕對是足夠的,就是看看我們的主事者、我們的領導人有沒有這個魄力。我覺得在這個時候就要拿出他那個,沒有選票顧慮這樣,而不要說是只要網路上有一個網民的這個抗爭哪、或是說有幾個人到街上去遊行哪,他馬上就退縮。不要有這樣的這個顧慮、不要有這種甚麼傾中賣台的這種原罪感,沒有必要有這種壓力的時候,我覺得他是可以做的,台灣是可以做得到的。』
不過,林建山也認為,機會大好,但也是莫大的挑戰。事實上,以台灣目前在地緣政治以及經濟政治邊緣化的窘況,未來如果無法在5年內加入TPP,不要說更加落後韓國,就連東協五虎都可能取台灣而代之!因此,台灣不僅應將加入TPP的時程從原來的8年縮短為4年,現在更要縮短在1年之內加速完成!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