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TIFA邁向TPP之路(三)台灣終須面對的挑戰

  • 時間:2013-04-03 14: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自馬英九總統上台後,就力拼融入區域經濟整合的版圖,但兩岸經濟協議ECFA後續協商尚未完成,TIFA進展又十分有限;眼看中、日、韓已啟動FTA談判,台灣還有多少籌碼?政府即將推動的自由經濟示範區又是否能為台灣打開通往世界區域經濟整合的門窗?
◎自由開放 才是美方關切的核心
台灣亟欲藉由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的復談,做為邁向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議TPP的橋梁,不過,進展十分有限。歸根究柢,美國真正關切的核心就是台灣的市場不夠自由、不夠開放,使美國無法進入,做自由、公平、公開的競爭。
環球經濟社社長林建山指出,美豬或美牛只是一個象徵、一個代表,但見微知著,從美豬或美牛的議題,就可以管窺台灣在許多方面的保守思維。以台灣金融服務業的保護主義而言,就使得美國的金融服務業進入台灣之後,不但業務、產品及服務無法創新,連營運範圍擴大及區域延伸都受到限制,如此一來,外資企業進入台灣不是找到一個跳板,反而陷入泥淖。不僅無法立足台灣、佈局亞太,也難以進軍大陸。這個問題對美國來說,比美牛及美豬還嚴重。
林建山說:『(原音)那麼它的這個金融服務業上面的我們那一種保護主義,尤其那種保護主義已經是保護到了這個銀行金融業的這個操作階層的這種,一個連一個細微的小動作它都要給你限制的這種狀況之下的時候,它發現它那個嚴重的程度呢,其實是比美牛跟美豬還要嚴重,因為它踩進來以後,是反而被你套死了!使它沒辦法立足台灣、經營亞太地區,或者說立足台灣、可以進攻中國大陸。』
中華經濟研究院區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劉大年也指出,不只是美豬,面對TPP這種高規格的談判,未來農業部門勢必都要做大幅度的開放,相關的投資制度及法規也必須鬆綁,才能爭取其他國家支持台灣加入區域經濟的整合。劉大年說:『(原音)我想說,不只是說甚麼美豬、美牛,因為將來TPP裡面,像農業部門我們也要做大幅度的開放嘛,那是包括所有的大部分的農產品嘛,另外在其他方面的話,我們投資的制度、法規啦,國內的一些相關制度啊,我們工業產品的關稅,這基本上都要做大幅的調降,所以這個部分來講的話,我相信說大家都很急啦,就是說這個東西可能說我們要有更精確的一個步驟,怎麼樣在國內先開始做,另外也要告訴外國人、告訴其他國家說真的是能夠考慮台灣的加入,或是能夠積極爭取台灣加入,這個是一定要做啦!』
◎中日韓FTA談判啟動 台灣還有多少籌碼?
值得注意的是,兩岸在2010年簽署的ECFA雖然被視為台灣加入區域經濟整合的敲門磚,台美重啟TIFA協商更被馬政府視為融入國際經貿體系的重要關卡,但ECFA後續協商尚未完成,TIFA進展又十分有限,眼看日本3月15日宣布加入TPP談判,中、日、韓則於3月26日起展開FTA談判;另一方面,以中國大陸為首的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RCEP也在快馬加鞭地進行,台灣到底還有多少籌碼?
林建山表示,當初兩岸簽訂ECFA,的確是馬總統在推動台灣融入區域經濟整合的過程中一項具前瞻性、突破性的作為,也因此,當ECFA簽了之後,日本許多企業就有意到台灣來投資,但是當中、日、韓的FTA要談判之後,這些企業發現中、日、韓要談的FTA內容、範圍、項目及開放的幅度都遠遠超過ECFA,因此,ECFA的效應就在此時開始遞減。林建山說:『(原音)像我們說現在才要開始進入服務業的談判,還要第二回合的製造業談判,所以人家這個在去年5月13日、14日,中、日、韓的這個第一個投資保障協議、第二個3國的這個產業合作平台協議、第三個呢,就3國的財經合作協議呢,都已經把我們未來幾個回合的這個第一個階段、第二個階段,我看可能到了我們那個ECFA的終極目標,這個統統都已經確定了!在他們討論FTA之前,他們已經都搞定了!』
因此,台灣必須正視自己在國際談判當中老是陷入枝微末節的議題、不能展現大開大闔的氣度,以致速度遠遠落後其他國家,也讓台灣失去原有優勢及先機。劉大年也指出,區域經濟整合已經變成一種趨勢,大家好像在賽跑,看誰跑得比較快,如果台灣跑得比較慢,或是還在原地踏步,對台灣的影響將會非常、非常深遠。尤其中國大陸是台灣的首要出口市場,台灣在中國大陸市場與日本、韓國的競爭都相當激烈,因此中日韓FTA如果成形的話,對台灣的衝擊將會非常顯著。因此,ECFA不僅要談得好,也要談得快,對台灣才有幫助。不過,無論未來台灣想要加入TPP或是RCEP,都要做好大幅開放市場的準備。劉大年說:『(原音)那當然說,現在我們的區域整合當然是比較落後,因為我們現在除了跟中國大陸之外,我們大概只有跟新加坡、跟紐西蘭在進行FTA談判,那其他方面的話,因為我們國際的環境情況比較特殊,所以我們並沒有甚麼具體的進展,所以說我們希望說能夠加入TPP,因為加入TPP,TPP有12個國家嘛,你加入之後,等於說跟12個國家都簽了自由貿易協定一樣,這對我們來講的話,可以一次就到位;另外,我們講到甚麼RCEP,RCEP也有16個國家,我們順利加入之後,基本上16個國家一次到位,那都是好事,但是我們一定要講到說我們國內要做好大幅開放市場的準備。這個不管你加入哪一個自由貿易協定。』
但台灣到底準備好了嗎?
◎自由經濟示範區 台灣邁向自由開放的契機
劉大年認為,誠如經濟部官員在立法院坦承,台灣加入TPP的問題在內部,也就是台灣面對自由化的準備依然不足。由於TPP是高標準的FTA,台灣不僅要面對市場的開放,還包括國內相關制度的改革與改善,才能與國際接軌,而自由經濟示範區,正是政府為了做大規模改革及開放前的示範區,只要成效不錯,就會擴大推行到全台灣。所以,自由經濟示範區就是為台灣加入TPP做準備,同時也讓外國知道台灣在自由化所做的努力。劉大年說:『(原音)那基本上呢,這示範區的意思是甚麼呢?就是說基本上我們一方面是說我們將來要加入這種高標準的這個TPP這種自由貿易協定,必須要做大規模開放,我們先來做,在台灣、在示範區裡面先做,做一個自由化的準備;另外呢,也希望說能夠讓別的國家也知道,台灣真的是有在做一些自由化的一些步驟、措施。』
劉大年指出,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是針對一些尚未開放的服務業,或外資及外商的投資,都給予更寬廣的市場准入,同時也將提供更優質的服務及便利化的措施,希望藉此吸引更多外資、創造更多就業機會。因此,自由經濟示範區基本上就是在做一個市場開放、制度改革的初步試驗區。
不過,環球經濟社社長林建山表示,當初自由經濟示範區提出來時,許多人都寄予厚望,尤其江內閣上任後,把原來只規劃在高雄成立的示範區擴及到「五海一空」,也就是以蘇澳港、基隆港、台北港、台中港、高雄港和桃園機場為核心,再擴散到其他地區;同時,原本不開放的金融業也有條件地開放,可惜在勞委會的阻撓下,原本企業期待的外勞鬆綁政策並未實現,因此,當資金及人力市場仍處於管制下,自由經濟示範區能發揮的作用就相當有限。林建山:『(原音)對這個外勞的數量、對它的價格呢、它的管制呢,跟我們鎖國這個階段的這個管制完全一樣,所以當你金融、資本、人力資源、知識經濟、服務業都還是一樣的這個管制的時候,那這個經濟示範區,它能夠發揮的作用,其實就非常、非常地有限。』
如此一來,不論是本國產業、回流台商或是外資企業的進駐,都會因此受到很大的限制。此外,關於土地的取得及供給,政府也沒有提供企業一定的協助,使得政府推動的「鮭魚返鄉」計畫或是招商引資都可能因此落空。林建山指出,除非總統或閣揆能夠認知到不能再被勞動保護主義、知識經濟保護主義以及金融經濟保護主義綁架,如此,我們的經濟示範區才可能成功,甚至台灣要優先加入TPP也不無可能。他說:『(原音)是不是我們的總統、是不是我們的行政院長有這樣的acknowledge,他知道、有這樣的這個認知,能夠在這上面趕快做一個急速地這個調整。我說,我不能再被這個勞動保護主義綁架、我不能再被這個知識經濟保護主義綁架、不能再被這個金融保護主義者綁架,如果說能夠去跳脫這個的話,我覺得不但自由經濟示範區會成功,甚至我們說要優先加入TPP,它的可能性也是有的。』
對於自由經濟示範區依然沒有鬆綁外勞管制的問題,劉大年表示,這是由於一方面外勞問題在台灣仍是一個敏感議題,各界都有不同的聲音,為了能夠快速實現自由經濟示範區,才沒有將外勞鬆綁政策納入規劃;另一方面,也由於自由經濟示範區並非只做一些比較勞力密集的產業,而是做一些比較高附加價值、能為台灣創造更多產值的行業。劉大年:『(原音)就所以說,它並不做傳統上我們所謂勞力密集的一些行業,是在做一些高附加價值、能夠為台灣創造更多產值的一些行業,所以說,外勞並不是一個主要的issue,我們將來所引進的,應該是一種外國的,譬如說一些菁英的一些專業人士,才是我們一個重點。』
但是,劉大年也認為,現在全世界都在競逐人才,台灣在吸引人才方面的確面臨許多繁瑣的程序及手續;對外國人參與經營某些企業也有諸多限制,因此,逐步放寬相關的手續及規定,是政府必須面對的課題。此外,自由經濟示範區也未納入金融服務業,台灣對資金流及外商金融機構的管制及限制的確存在很大的改善空間,政府必須勇於面對,才能與國際競爭。因此,儘管自由經濟示範區在規劃初期並未納入金融服務業,但長期來看,金融服務業的確有必要納入相關規劃中。他說:『(原音)因為我相信說,一個外國企業來台灣做生意,它來台灣營運的時候,它希望說當然它的資金流動能夠更加地順暢啊等等的,能夠限制不要太多啊等等,這個部分都是我們可以值得去做的部分。不過,在第一階段,就我說,我目前的了解是說,目前政府所公布的訊息來講,在第一階段的話,好像是金融業並沒有納入所謂的自由經濟示範區,但我想說長期來看的話,這個應該是要被納進去的部分。』
◎台灣最美好的年代 也是最自由開放的年代
回顧台灣65年來的經濟發展,在民國85年到93年(1996年到2004年)這段期間,是台灣市場最開放、新台幣匯率最低的時候;可是也是台灣外資最多、國民投資也最多、國際競爭力最高的時候。因此,從這段經驗來看,台灣的市場越自由開放,經濟績效及成長速度就越好,同時,國民福祉也增加得最快、薪資所得成長也最好。林建山說:『(原音)實際上我們是80年代一直到90年代初,差不多在85到93(年)這段期間,那是我們市場最開放,像那時候這個新台幣匯率也是最低,只有25塊5,不像現在30幾塊;那時候外人投資最多、國民投資也最多,我們國際競爭力最高甚麼的。所以呢,以我們65年這個經驗來看,台灣的市場越是自由開放的時候,我們的經濟績效是越好的、成長速度是越好、這國民福祉增加得最快、薪資所得的成長也是最好。』
因此,台灣如果繼續採取保護主義,最後的結果恐怕將是綑死自己。林建山認為,台灣經過這20多年來的閉關自守、故步自封,如今想要走出去、參與國際,就必須徹底擺脫過去的舊思維及做法,不能一談到開放勞工市場就說會搶了我們的工作。事實上,市場自由開放以後,他們會幫我們創造很多、很多新的工作機會及新的經濟成長機會;當新的經濟成長出現、新的就業機會來臨,不怕找不到更好的工作。
不過,不管未來台灣是要加入TPP或是RCEP,不能不警覺的是,TPP是對美國有利的區域經濟整合,RCEP則是對中國大陸有利,將來台灣究竟是要站在對北京有利、還是對華府有利的區域整合上?則是台灣必須面對的國際政治課題。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