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評彭帥被性侵事件:女權與民主不可分割

  • 時間:2021-12-09 17:0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評彭帥被性侵事件:女權與民主不可分割
彭帥指控中國前副總理張高麗曾對她性侵後銷聲匿跡,引起國際社會的高度關注,但中共顯然仍不為所動,外界無從得知彭帥真實狀況。圖為國際社會主義道路(ISA)在台灣體育署前聲援彭帥。資料圖片:中央社

11月2日,女子網球雙打世界冠軍彭帥在微博發帖,指控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張高麗對她性侵。這個帖子和評論在20多分鐘內全部被刪除,彭帥也隨即被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專制與父權制

中共的專制特性顯而易見,但是對其父權特性的認識一直存在分歧。 部分原因是中共的宣傳口徑造成的。

中共建黨初期到奪取政權前,將五四運動宣導的「婦女解放」和「反對父權制」作為口號,動員皇朝父權制度下長期處於壓迫地位的女性參與革命。 不過對女性議題、話語、內容、釋義和仲裁的最終決定權都掌握在中共高層男性領導人手中。女黨員往往被排除在女性議題的討論之外,不能質疑和挑戰男性領導關於女性的論述,也無法形成女性的獨立表達。

中共前四屆黨代會(1921-5)和參與的共產國際會議只有極少數女黨員列席參加,而且都是作為男性領導人的妻子或由男性領導指定的次要角色。除了與婦女相關領域或男性不願從事的工作外,女黨員很難獲得在中共內部正式的政治地位和領導角色。 即使在一些與女性相關的特定領域,女性也受到男性的監督和指導。

1927年後,中共開始實行集中制原則,要求下級對上級無條件服從,這也更加強化了它在性別方面的等級模式。父權制度不但沒有受到挑戰,反而成為中共在組織、運作和意識形態方面的一個核心機制。

1949年中共奪取政權,建立了以中共中央為軸心的黨國制度。 中共效仿蘇聯,以「英雄母親」作宣傳鼓勵生育,將女性作為繁殖工作力的工具。 女性的身體不僅是生育工具,同時也被轉化為廉價的工作力。 大躍進時,中共將「婦女是半邊天」的民謠改為「婦女能頂半邊天,絕不叫苦站旁邊,挑土打炮扛大錘,我們一馬來當先」。農村地區的女性處境尤其艱難,不僅要與男性付出同樣的艱苦勞動,又要生養後代,承擔大部分家務勞動,而得到的回報僅僅是食不果腹的口糧。在這種制度下,勞動者都無異於沒有任何權利的奴隸,女奴的實際地位比男奴更低,看似女性走出了家庭男權的束縛,但是實際上是陷入了黨國父權的陷阱

父權制度下的專制與市場

鄧小平時代啟動經濟上的「改革」,將市場與專制聯姻。 然而在父權制度下,男性較之女性更佔據優勢,更容易操控市場。首先,掌握權力的人絕大多數是男性,尋租牟利的過程,讓他們佔有權力和市場的雙重壟斷位置。中共及其利益集團主要榨取龐大尤其是農村人口勞動力的生產利潤,這是經濟快速發展但官富民窮的根本原因,尤其是大量農村戶口人口一直處於貧困狀態

當局強制結紮女性,以減少女性生育和撫養子女的時間,使女性投入更多時間從事生產,尤其是農村地區,由於大量年輕農民工在城市打工,農村中老年女性是農業生產的主要勞力並承擔撫養兒童的重負,她們也是中共統治下最貧困的人口。年輕女性的身體和形象成為消費和高利潤產業,被塑造成為迎合父權制和男性消費者的產品。農村女性尤其受到專制和市場的雙重壓榨。

習近平上臺後,中共繼續以控制女性身體為強國工具,從允許二胎到獎勵三胎,以牟取更多後備勞動力創造的利潤,同時鼓吹女性回歸家庭。官產學媒等行業大規模網羅了更高比例的男性進入權力體系,這也強化了男性特權者或接受男尊女卑觀念的男性,自覺或無意識地成為維護中共父權和男權中心制的幫兇。

被中共高官性剝削的女性,很少能夠按照自己的願望言說,主要原因是中共執政以來的系統灌輸。這些灌輸一直強調在女性領域和家庭中「黨的全面領導」,尤其中共近年灌輸的「對黨忠誠納入家庭家教家風建設」、「發揮婦女在弘揚中華民族家庭美德」包括「妻賢夫安」和培養「女德」。這套壓迫的性別意識形態通過現代黨國制度教育和宣傳系統、社會組織包括花瓶組織婦聯佔據女性領域,強化了女性次等地位的觀念和困境。

在這種體制下,女權問題從來不能成為一個獨立的議題,性侵問題只是作為執行最高領導人「戰略部署」的附屬品。 例如,中共為了更有效控制娛樂行業的影響,逮捕了被指控性侵的娛樂界明星吳亦凡。 但是從學校到職場大量的性侵案不僅無法以正義原則處理,敢言女性反而被騷擾,主要原因是男性性侵者比女性受害者的社會地位更高。

在黨國父權制度壓迫下的女性反抗

對彭帥性侵的犯罪人是中共最高層成員,因此對張高麗的全面、公正、獨立和透明的調查,在中共體制下是不可能發生的。由於中共統治源於暴力高壓並擁有不受制約的絕對權力,黨紀國法是由中共最高層依照其意志制定和解釋的,因而對金字塔頂端官員沒有任何約束力。這種一黨壟斷的父權制,權力越高意味著越可以肆意胡作非為而不受任何懲罰。

彭帥勇敢說出被性侵、被侮辱和處於黨父權壓制下女性卑微的地位,她的自由表達被封殺和喪失人身自由,這與中共近年來嚴厲打壓女權運動的方式相同,都揭示了在黨天下女性的生存狀況,凸顯了與民主國家女性狀況的本質不同。

在民主國家,女性對權力精英性侵的指控,從事保護女權活動,政府不能打壓。這也說明在中共父權專制統治下爭取女權與爭取民主密不可分,民主與女權的關係不是先後次序和輕重問題,而是相鋪相成同樣重要;男性更需要認識中共父權並反省男性中心和貶抑女性的觀念,支援並參與女權運動。

延伸閱讀

彭帥事件未解決 梅迪維夫:在中國打球不會舒服
→評中共第三次歷史決議 百年不變的最大矛盾就是專制與民主
打造軍事帝國 中國正修法加速創新戰爭讓專制正當化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