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梅艷芳》:香港失去的豈止梅艷芳

  • 時間:2021-11-20 16:12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梅艷芳》:香港失去的豈止梅艷芳
《梅艷芳Anita》傳記電影由新人演員王丹妮飾演的梅艷芳,古天樂飾演梅艷芳形象設計師劉培基。(索尼影業提供)

《梅艷芳》終於正式公映,這個名字對於年輕一代亦不會陌生,畢竟香港的通俗文化頂峰便是在八十到九十年代,以梅艷芳、張國榮等歌手和周潤發、周星馳等演員為代表的香港演藝黃金一代,造就曾經輝煌一時的東方之珠。

首日在香港就有超過三百萬票房,可以預計《梅艷芳》最終成績必然不差。香港的年輕人大多數沒有經歷過梅艷芳風華絕代的那個時代,但是仍然有不少人入場觀看,事實上,不會每一個年輕人都是梅艷芳的歌迷,甚至他們未必在看這套電影前聽過很多梅艷芳的歌,或許有些是從他們父母開車時聽過一些,很是耳熟但名字總是叫不出來。但是仍然有一堆年輕人進場去觀看,而看的不止是梅艷芳,更多是回望失去的香港。

努力向上流動的社會

從七零年代開始、九七年代終結的黃金時代,香港在亞洲甚至國際來說都是最為自由開放的城市,擁有著東西文化融匯的獨特魅力,而且有著勃勃生氣,看電視劇常談到「香港地遍地黃金」這句可窺一二;但事實上香港人大多數還是居住在廉租房,有些人或許剛剛排隊上了公屋,不知道有多少個故事是描述當時的香港很多家庭是幾個人住在一間窄小的房子。經典的香港電視劇《大時代》中的方展博是睡在廳上的一張摺床,《義不容情》的丁有康即使在置業後仍然要跟弟弟同房。

然而,當時的香港人卻並未如現在同樣未能置業的年輕人一樣絕望,反而人人都更加拼搏,大學生比現在少,卻有不少人早上工作、晚上去夜校讀書,奮勇向前,這是因為那一代香港人比現在的年輕人更優秀嗎?放在那些收成期的人眼中或許如此。但這顯然不能科學地解釋整代人的差異。真正令當代年輕人絕望的,是因為看不到未來,也就是沒有希望。

當年的梅艷芳,4歲開始從荔園演唱能夠唱到去紅館演出,在舞廳表演、第一份工作是賣鞋的張國榮能夠成為香港人的「哥哥」,這類傳奇在當時的香港要多少有多少。連香港現任財政司司長的陳茂波這個白粉馬伕,都能夠成為中共在香港其中一個代理人。這些勵志的故事多不勝數,但從什麼時候開始香港失去向上流動的希望?以前的文憑試狀元選科還比較多元化,去到前幾年變成環球金融和醫學系兩分天下,再去到現今的七個有五個人念醫科。是什麼令狀元們剛好有同一個志向去拯救眾生而非其他出路?

《梅艷芳》這套電影豈止講的是梅艷芳,同樣講的是昔日充滿希望向上流動的香港。

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

香港,從南京條約割讓這個小漁村開始,成為一個繁榮的國際金融中心,亞洲最富裕的城市之一,英國人帶來的自由民主和普通法的法治精神,結合東亞人勤奮、喜好讀書的特性,終於構成一個獨一無二的繁榮都市。在起初雖然偶有碰撞,如當時政商警貪污嚴重,但如中共常言:「摸著石頭過河」,總體來說還是功大於過。

然而,這個地方就似是一場春夢,春夢縱有如何精彩的劇情也終會迎來醒來的一刻。自中英談判開始,香港人就意識到這場夢似乎要完結了,那些過去光輝的歲月終究只是借來的,是上天賜福造就一個現代版巴比倫王國的空中花園,我們所槃起的核心價值如自由、法治只是空中樓閣,一旦英國人抽走這根柱子,香港就會如層層疊般崩塌而去。

雖然如此,香港還是有過很好的一場美夢。我們有著像梅艷芳這樣的超級明星,真的是香港之福。明星有很多種,唱歌好聽的歌手每代都會有,經典歌曲也不少,但是碰巧要有一個梅艷芳,是結合種種偶然,要有慧眼識人的伯樂,要有一個天才歌手,要有很多空前絕後的好歌,甚至要有一個好的服裝設計師,最重要的是一個土壤和環境。那麼多偶然性之下居然同時有梅艷芳、張國榮、周星馳等天才,似乎這個會打莎士比亞的猴子就棲息在香港的「馬騮山」一樣。

香港這個借來的地方,在那數十年借來的時間能夠發放出這樣的光彩,也算是一場奇跡。

香港失去的豈止是梅艷芳,同樣失去的是昔日那個很好很好的香港。

正如張高麗領導所言:「宇宙很大很大,地球就是宇宙的一粒沙,我們人類連一粒沙都沒有。」香港這個沙造的城堡,被大浪沖過後已經無蹤了,我們這些沙子也該學著張高麗領導所勸告,放下思想包袱,重新面向這個新世界吧。

作者》赤木黑肥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