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2021亞洲雙年展 走進一座未至/未知之城

  • 時間:2021-11-17 10:04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江昭倫
2021亞洲雙年展   走進一座未至/未知之城
林書楷,〈陽台城市文明-模造島城遊境〉,2021,錄像,10分。(圖/林書楷提供)

第八屆「2021亞洲雙年展」目前正在國立台灣美術館盛大展出,本屆雙年展以台灣建築師王大閎的科幻小說《幻城》為靈感,以「Phantasmapolis未至之城」作為策展主題,嘗試以「亞洲未來主義」及「亞洲科幻文化」作為主軸,回望並檢視亞洲的過去與當下,也窺見其處於全球化結構下的衝突與矛盾。透過諸多藝術家的作品,參觀民眾既可看到慾望投射出的幻影,也有真實幻滅感,如同走進一座未至或未知之城,思索當下亞洲所蘊含的未來性。

本屆雙年展邀請五位來自不同國家的亞洲新銳策展人,攜手15個亞洲國家,共38組藝術家及團隊參與,透過多元的方式,齊力構築對於亞洲未來主義的想像。

台灣策展人高森信男指出,討論亞洲與科幻的關係有其重要意義,此次雙年展展出的作品,從冷戰時期的太空競賽時代出發,一直談到今日的亞洲,作品內容涵蓋太空想像、未來都市的廢墟、技術的殘骸、甚至是性別、慾望的出口。

由於高森信男擅長文獻研究,這次展出作品中就有關於1960年日本東京奧運與1970年大阪萬國博覽會期間,民間藝術團體、學運團體發起抗議的文件照片史料,這兩場活動都被視為是當時日本政府展示現代化的象徵,但另一方面當時也有許多學運團體、藝術團體透過抗議活動,表達對政府高舉「大建設」的不滿。

另一方面,1970年大阪萬國博覽會也有「中華民國館」,有貝聿銘(I. M. Pei)的場館設計、楊英風《鳳凰來儀》、蔣總統賢伉儷肖像及北一女中儀隊表演,也是執政者希望向外展示國家邁向現代主義的一種手段,本屆亞雙展同樣有相關文件展出。

有意思的是,大家所熟知的雕塑藝術家楊英風,其實還有另一個面貌,除了早期一系列雷射攝影,楊英風在1970年代甚至還幫沙烏地阿拉伯規劃了大量的景觀建築工程,呈現台灣少見設計前衛性,只可惜最後這一切都沒能真的付諸實踐,成為名副其實的「未至之城」。

其他包括台灣藝術家洪東祿為本屆亞雙展「復刻」其創作於2002年的《涅槃》系列,虛擬主角「小紅」就是存活於未來世界的原型偶像,這件作品在當年藝壇掀起的話題,但在時下方興未艾的虛擬時代潮流中,卻成為日常觀感體驗,凸顯藝術家藝術視角的敏銳度。劉玗與吳思嶔的新媒體影像作品〈逃逸路線〉,則是將發生在美國與台灣的末日預言事件作為敘事文本,回顧人類不論身處何時,總是不斷反覆演練末世與救贖,在未來與過去、現在之間,個人信仰成為人類最原始、無差別的精神領域。

洪東祿,〈小紅的誕生〉,2002,C-print,90 × 120 × 4公分。(圖/洪東祿提供。)

此外,越南藝術家阮陳烏達的《蛇尾》系列與印度藝術家夏本度・德(Sharbendu De)的《生態輓歌》系列作品,則關注環境、空氣污染問題,更有著預言未來的情境。

科威特藝術家莫尼娜・阿爾・垮迪尼(Mornia Al Qadiri)的《光譜》系列,巧妙將波斯灣昔日採珠與未來探油產業合而為一,創造出結合鑽探機與珍珠色澤的奇異結構體。泰國藝術家朱拉亞農・西里彭的作品〈給我們多一點時間〉,則是在2014泰國政府政變時期前後,將報紙上的圖文剪下重新拼貼,回應遭受控制的媒體,並探討「時間」如何被用來強化獨裁全力,諷刺所謂「把幸福還給人民」的承諾其實是「夢幻泡影」,都令人印象深刻。

朱拉亞農.西里彭,〈給我們多一點時間〉,2020 ,四頻道動畫錄像,彩色有聲,12分。(江昭倫攝)

印度策展人安努舒卡.拉堅德蘭策劃的《錄像計畫》,則包含一系列動態影像,以「未來的過去式」探索各種議題,該計劃展覽同時推出線上平台,試圖打破主流社群媒體壟斷,認為或許可透過數位方式達到藝術平權,甚至想像未實現前景的藍圖。

高森信男認為,當代的亞洲大都會可以看成是一座巨型的「幻影之屋」,一方面處於追逐西方經濟發展慾望所投射出陌生化時空,另一方面又發展出異於西方烏托邦式想像的未來都市空間,既真實又虛幻,這也是本屆亞洲雙年展「一座尚未抵達的未知之城」策展命題想要傳達的意涵。

國美館「2021亞洲雙年展」即日起至2022年3月6日。

韓國創作團體Bang & Lee 作品《無名之地》。(江昭倫攝)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