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真的沒有白吃的午餐!想發展再生能源 躉購費率也得反映廠商風險與成本

  • 時間:2021-11-12 10: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真的沒有白吃的午餐!想發展再生能源 躉購費率也得反映廠商風險與成本
由於供應鏈斷鏈,疫情停工致使建置進度延宕,以及原物料價格大幅上漲,再加上風力發電的風險成本等因素,要是不務實面對躉售費率問題,提高再生能源比例的前景堪虞。圖:pixabay

發展再生能源已是國際的主流趨勢,美國蘋果 (Apple) 也於去年7月底時發布了 2020 年環境進度報告,期望蘋果內部業務、供應鏈和產品在 2030 年能達到碳中和(carbon-neutral)的目標。隨著各國對於再生能源的需求大增,建置再生能源相關的投入成本也逐漸提高。以台灣為例,太陽光電與風力發電是我國再生能源的兩個主要動能,其中,太陽光電的建置風險又相較於離岸風電低得多。

但目前碰到的困境是,由於武漢肺炎導致供應鏈斷鏈、因疫情停工致使建置進度延宕,加上太陽能模組上游原物料價格大幅上漲等因素,都使得我國在建置太陽光電的進度不如預期。


蘋果訂出2030年產品必須達到碳中和的目標。圖:pixabay

迅速調整躉購費率因應原物料市場大幅波動

為了反映原物料價格波動以及缺工與缺料的影響,經濟部能源局在上(10)月21日再次召開「再生能源電能躉購費率審定會」,為了及時因應市場現況,審定會決議太陽光電設置案件於2019至2021年取得同意備案者,在費率寬限期內且於10至12月完工者,每度電外加費率0.2245元。

原料成本的大幅上升並非太陽能產業獨有的現象,由於武漢肺炎全球蔓延的影響,確實使得運輸費用與運輸的不確定性大幅增加,這也造成許多電子產業出現有訂單無原料或有生產卻無法準時出貨的現象。在我國極力推動再生能源之際,政府適時依據市場價格的波動來調整躉購費率的作法是值得肯定的,這也可以增加太陽光電的廠商有更強的誘因來加速電站的開發與運作。目前太陽光電的上游原料很多都掌握在中國手上,原料成本仍有進一步上漲的可能。


風力發電設施非常容易受侵蝕,也是高風險成本。圖為兩年前蘆竹風機的地基遭掏空,廠方已經緊急搶修並施工完成海岸初步保護。(資料圖片:台電再生能源處陸域風電廠提供)

躉購費率的訂定應給予足夠的風險溢酬

就躉購費率的審訂而言,政府在決定躉購費率的時候,除了再生能源發電廠商在金融機構的貸款利率成本外,廠商自行透過發債籌資的成本、開發團隊的組成、原物料,以及任何會影響再生能源建置的成本,都是審定躉購費率時需要考慮周延的。

事實上,上述的建置成本除了近期原物料價格出現不可預期的巨幅上漲外,多數的成本多可以在進行再生能源建置前有較詳細的推估。但是,開發過程中可能遇到的風險成本往往會因開發團隊的專業能力差異,而使得不同開發商的建置成本有不小落差。當開發團隊的專業度愈高時,其電站順利運作的可能性也會愈高。因此,若躉購費率訂得太低,可能會降低許多廠商建置再生能源的誘因。

以離岸風電為例,離岸風電的開發所面對的風險極大,因此,若政府給予的風險溢酬不高,廠商建置風電的誘因也會大幅降低,為此,我國在發展初期所訂定的躉購費率也較高。此外,基於扶植我國國內風力發電的供應鏈,政府也在躉購費率的訂定上,考量給予供應鏈國產化的業者有更高的誘因。


再生能源的建置成本與風險很多,跟銀行借貸產生的成本反而是其中最小的。圖:pixabay

銀行借款成本只是小case 最大風險在研發過程

在躉購費率的制訂上,若僅看到費率調升就認為政府可能給予離岸風力發電或太陽光電等再生能源業者好處,則顯示質疑者對於原物料價格劇變或建置期面臨的風險均視而不見或沒有考慮。如同投入研發的廠商一樣,銀行借款成本只是廠商的最小成本,研發過程的風險才是廠商最大的成本。因此,若把銀行資金的貸予成本視為再生能源開發商的主要成本,完全是錯誤的觀念。

平心而論,即使是最穩定的金融機構貸款利息支出,在未來一年也可能因為美國聯準會升息而產生不小的變化。減少碳排放以因應氣候變遷的作法已成為全球趨勢,為了讓台灣廠商的產品可以滿足綠電的要求,期待我國政府可以在躉購費率與其他再生能源的建置上有更積極的作為,讓綠電成為台灣吸引外人直接投資的優勢。 

作者》蔡明芳 淡江大學產業經濟學系與經濟系合聘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