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港女初攻七星山、大屯山:踩著太堅硬的石階 感受著如此柔美的景與人

  • 時間:2021-11-08 12: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港女初攻七星山、大屯山:踩著太堅硬的石階 感受著如此柔美的景與人
七星山的芒海路,造訪正當時。一大片芒海比香港大東山「芒草海」景觀更開揚,作者戲稱這段路也是「港女最愛」。圖:可樂貓

來台九個多月,總算慢慢適應生活,趁疫情稍緩,加上天氣漸涼,於是相約朋友到山上一走。

筆者在香港也有健行登山的習慣。香港有四分之三土地是郊野,望山有山,望海有海,這一段是泥路,下一段就已是浮砂碎石、陡峭岩壁;繁華都市背後,盡是山野寧靜的守護,加上交通非常便利,一年四季無分平日或假日,某些登山熱點總是「人山人海」。

筆者這次挑了鄰近台北市區的「陽明山東西大縱走」路線。20多公里的路程,算是中距離路線,而且還可以一次過攻下兩座台灣小百岳︰海拔1120米的七星山主峰和海拔1092米的大屯山主峰,而七星山更是台北最高的山峰,比起香港最高峰--大帽山的海拔957米還要高,想起能夠登頂也著實興奮。


陽明山的頂山段有一段黑森林,蓊鬱蒼翠、沁涼如水,拾級而上,如置身詩畫裡。圖:可樂貓

乘公車登山初體驗

打開幾個台灣人常用的登山APP,下載離線地圖,仔細瀏覽網上資訊和片段,評估天氣和體能,帶上合適裝備,跟友人相約在劍潭捷運站乘M1小巴到起點風櫃嘴。友人體能好,看完路線資料後,預計6小時可走完。筆者雖有跑步習慣,但行山用的肌力和耐力卻完全不同,只敢盼望「有可能」、「有機會」8小時之內走完。

有點讓筆者驚訝的是,這條連官方都力推的路線,公車M1小巴的班次卻很少,平日就只有5班車,假日亦只有6班,如果要連走20多公里又不想在山上過夜的話,只能挑早上6時10分或10時10分的班次 (假日會加開6時30分班次),但筆者這種「三無人士」,無機車、無駕照、無錢,又未掌握到清晨時分的公車班次,而捷運也沒有那麼早營運,要6時抵達劍潭捷運站還是困難,最後相約友人9時半到站等車,怕M1班次太少、人太多,上不了公車。


陽明山登高望遠好不愜意,但說到等公車,班次少,人擠人,那真是遠比爬山苦。資料畫面:沈聰榮

友人解釋,台灣不少人有機車或私家車,去登山「有辣有不辣」,例如駕車直接前往登山口附近,既方便且時間有彈性,但如果是單向路線而不是環狀路線,離開時再回去取車就麻煩,所以有些台灣朋友會各自在兩邊不同的登山口上山,中途相約交換車鑰,再駕對方的車下山然後才再碰面……對於「三無」的筆者來說,這種登山方式也頗為讓筆者大開眼界。

抵達風櫃嘴公車站,已差不多11時。公車站離風櫃嘴登山口還有一段距離,要步行幾百公尺,再登一百多公尺高的石梯才到登山口。友人說,冬天的北部常下雨,陽明山也大霧,不是常常能看到好風景。我們登山的那天,是不知走了甚麼好運,整天都天朗氣清,一點雨和霧也沒有。


從陽明山的〈頂山-石梯嶺步道〉遠眺台北市第一高峰七星山。圖:可樂貓

擎天崗不見野生水牛

從風櫃嘴到擎天崗一段,本想看看水牛,可是一隻也沒看到。友人說,擎天崗養牛已經過百年,後來農戶遷出,牛隻野化,在陽明山一直安居,但早前發生過牛撞人事件後,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加設圍刺網,牛隻被困在濕冷的草原上,加上營養不良,造成大規模死亡,於是在保育牛隻與遊人安全的議題上,爭議甚多。

筆者想起在香港也有這種遊人與大自然共處的爭議,尤其香港野豬多。筆者以往學山藝教育,一直認為大自然是動植物的家,我們去別人的家,就要有禮儀,盡可能對大自然的傷害減到最低,自己帶走垃圾,在山上不要高聲吵鬧,也不要採摘植物或自行開路,不要捕捉或打擾動物昆蟲等等。筆者的經驗是,遇到這些較大型的野牛野豬,只要不主動接近或做出挑釁行為 (也不要為拍照打卡而騷擾牠們),基本上是和平共處。


陽明山的牛隻與遊客都浸淫疏懶於這一片灑滿陽光的草原。資料圖片:沈聰榮

七星山芒草海與石路

走過擎天崗,過了冷水坑遊客服務站,前往七星山東峰和主峰。這段路應是「港女最愛」,11月份的芒草長得茂盛,一大片芒海比香港大東山「芒草海」景觀更開揚,藍天白雲之下,隨手拍照也能拍出不用修圖的ig風景圖。筆者發現,登山口附近的人都非常輕裝,當筆者猶豫這七星山小百岳是不是言過其實之際,發現遊客未必是想攻頂,在登山口附近找片芒草海拍照已夠快樂。而選擇攻頂的筆者,邊走邊喘氣,加上11 月初的陽明山竟達攝氏30度 (山頂有溫度計),筆者一路走一路想,要是明天新聞說有港女走七星山中暑,會不會很丟臉。

登頂之時,山頂坐了十多名山友,另有一條短短的「隊伍」在刻著「七星山主峰」的木柱旁等待拍照,其中一個是手持拐杖的老伯,看似步履蹣跚,筆者跟友人想著要不要稍為攙扶,但老伯似乎自理能力挺不錯,也幸好他身邊有年青友人陪行。


七星山主峰。圖:可樂貓

行山,本來應該老少咸宜。在這也觸發筆者思考另一個問題︰由風櫃嘴至七星山,路徑大部分都鋪上了非常整齊的石路,稍稍降低了到陽明山踏青健行的門檻,也不太怕泥土弄髒鞋履,對於初階者來說的確便利,連長者也可拾級而上;不過筆者跟友人也稍稍覺得,被鋪石的路段也未免太多,跟自然山景有點格格不入。筆者跟友人是「運動底」,有一定運動習慣,也覺得如此長的路段盡是硬的石級石路,對膝蓋關節不太好,走泥路反而有緩衝,腿也沒那麼累。

筆者認為,除非山路嚴重風化或過於陡峭,對山友造成危險,否則應盡量保留山野的原貌,不然山野變得太人工化、水泥化、都市化,就沒有探索大自然的意義。


七星山遠望陽明山系。圖片由遠至近,是從風櫃嘴方向一路行經頂山、石梯嶺、擎天崗到七星山。圖:沈聰榮

不過,有住家在附近的晨運步道,則是另一種規劃邏輯。在香港,這類晨運步道,通常在市區附近的小山丘,爬升距離不多,確保老少咸宜,而健行的多是長者街坊,「老友記」每天晨運,有的會煲茶,是聊天和運動的好地方,也是社區營造的一部分。說到底,如何平衡大自然和人類需要而規劃山徑,絕對是學問,但前提是不要採取不必要的工程,影響動植物棲息的地方。

回到筆者的旅程,我們從七星山主峰、東峰,再走去竹子湖,會途經一些「硫磺地」。在香港從未見過硫磺谷、地熱谷,地熱會不斷從石隙間湧出,但氣味刺鼻,筆者氣管敏感,忍不住輕咳,連忙用萬用頭巾覆蓋口鼻。不過可以在10公里路程內看到大草原、芒草海、硫磺地,算是風景多樣。


陽明山系是硫磺谷地形,隨處可見地熱噴孔。圖:pixabay

大屯山泥濘路之驚險

走到竹子湖,也因為還未到海芋盛開的季節,筆者跟友人抓緊時間,想在入黑前下山,於是沒有停留遊覽,快步前往大屯山登山口。走上大屯山的一段路算是比較悶,一直走那條如天梯般的石梯,看不到盡頭,原來這條山徑原是日治時期的森林防火線。終於上到山頂的景觀台,又碰巧太陽開始下山 (天啊入秋後4時多太陽開始下山,5時許就天黑,這一點筆者還未習慣),有幾個遊客 / 山友似乎是在等日落、看夜景。難怪友人常說台灣市區有很多「撩妹行山路線」,載女生上山,走個短短山路就可以看日落,如果還是「憑實力單身」,那風景是無辜的了。


大屯山夕照,秋陽似酒。圖:可樂貓

走上大屯山主峰的石階雖然有點沉悶,但大屯山最好玩的地方,是下山。沿石路下山,再經大屯山南峰和西峰,那兒盡是沒太多陽光照到的濕滑陡峭泥地,是我們久違了的泥地!前幾天曾下雨,部分路段變成泥濘,不過我們喜歡天然山徑,歡天喜地的享受著這種「踩屎感」。真正的難關終於到了,走了10多公里,筆者的腿也開始痠,猛然發現終於到了南峰後要拉繩下山、再拉繩上西峰,然後又再拉繩下山的路段,不禁深呼吸幾口氣,但心裡想著,連這樣的小百岳你都走不完,哪還跟人家談甚麼堅持?

上山容易下山難。半行半跣著下山的筆者,每踏一步都須小心翼翼,筆者不怕滑倒,只怕滿身泥濘再乘坐公車會尷尬,也不好意思穿著沾滿泥漿的衣服坐人家的座位。如果真的太髒,也只能走到清天宮終點,再徒步走到北投捷運站乘搭捷運,這也有點太累了吧。所以,乾乾淨淨乘公車成為了安全上山下山的動力!每走一步,心裡感恩,能順利上下山,畢竟是靠著大自然力量、樹木、石頭的庇佑,你對他們好,他們也會對你好;你的力量不只是來自於自己,更是來自於他們對你的保護,這是山藝課的最核心教育。


上山容易下山難。半行半跣著下山的筆者,每踏一步都須小心翼翼。圖:可樂貓

21.5公里後感

走完了泥濘路,又回到石階下山路。天開始入黑,趕緊戴上頭燈,快步下山奔向終點清天宮,也沒有再去面天山、向天山,這趟「陽明山東西大縱走」挑戰失敗,最後花了7小時走了這21.5公里、累計爬升1900多米。心裡暗暗覺得拖累了朋友,以她的體能和上山完全不喘氣、只帶500毫升水也不口乾也沒怎麼流汗、全程只穿跑鞋的她來說,筆者知道她本來真的可以6小時就完成路程,但她全程毫無怨言。筆者縱然走得慢,友人也從不「爬頭」,這7個小時裡,她默默守在筆者後面,以防筆者出意外,沿途更沒有任何催促或表現不耐煩,還安慰筆者「路太滑不適合慢跑」、「上山當然會慢下來啊不然甚麼叫上山」、「這速度沒問題呀是正常速度啊」。

一直相信,在甚麼方面也好,相對有資源、有能力的人,是應該無條件照顧有需要的人,世界才會有真正的平等,而受助者自不應有理所當然之感take for granted,也須在相對有資源的時候,照顧其他人。友人這樣的陪伴,絕對是無價,能找到合拍又善解人意的山友,跟找到好伴侶一樣的難 (哈!),畢竟在難關之中,真性情才會浮現,關係就會備受考驗;能夠齊上齊落,是運氣也是福氣。
 

作者》可樂貓 香港人,文字工作者。反送中後離開熟悉的城市,來台展開新生活。每天都想家,只能用文字和運動去解思鄉之愁。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