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聯合國已被黨國化!中共入聯50年不僅領導決策 還完全掌握附屬機構

  • 時間:2021-10-10 17:27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聯合國已被黨國化!中共入聯50年不僅領導決策 還完全掌握附屬機構
中華人民共和國代表團於1971.11.15在聯合國大會正式就座。代表團前排從左至右依次為:代表團團長喬冠華、駐聯合國代表黃華、代表團成員付浩。圖:取材自聯合國網站

今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共國)取代中華民國(臺灣)在聯合國的中國席位五十周年。 中共72年的統治一直壓制人民行使自由意志和表達,剝奪公民定期、公正和真正的普選權利。 那麼沒有任何合法性的中共政權如何利用二戰後世界政治格局的演變佔據聯合國席位?中共如何藉冷戰後的全球政治經濟格局,逐步提升影響並重塑聯合國?

中共拉攏聯合國成員國的伎倆

1944年,二戰即將結束,中華民國作為四個主要國家參與了聯合國的籌建。 次年,聯合國成立,中華民國政府在聯合國代表中國,成為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  1949年,中共在中國大陸軍事勝利後建立了中華人民共和國,中華民國政府退居臺灣。自此兩個政權開始了22年爭奪聯合國的中國代表席位。

1950年代,中共主要依靠蘇聯在聯合國推動中華人民共和國取替中華民國代表席位的投票。 中共同時以「反帝」和「反殖民」為口號,與 新獨立的前殖民地國家建交。 例如,中共承認了阿爾及利亞臨時政府,阿爾及利亞政府使中共國以發展國家地位與77國集團保持了密切聯繫。 在此期間,反對中共代表中國的數量大致沒有改變,而支持中共的國家增加。 但支持票數一直未過半數。

1960年,中蘇關係破裂。 因支持中共而獲大量援助的阿爾巴尼亞每年在聯合國延續蘇聯提案。1970年,加拿大、義大利、智利、赤道幾內亞與中共建交,四國在聯大阿爾巴尼亞提案中全部投了棄權票,使支援中共代表中國的票數超過反對票兩票。

1971年,尼克森政府為聯合中共對抗蘇聯,也希望中共幫助美國扭轉越戰頹勢,承諾保障不反對中共獲取聯合國和安理會席位,放任阿爾巴尼亞和阿爾及利亞提出的2758號草案;美國未使用否決權保障中華民國不被從聯合國驅除,也未堅持以南北韓或東西德模式推動中華民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的雙重代表權。中共不僅佔據了代表中國的席位,也導致了聯合國首次將創始成員國中華民國(臺灣)排除在外。 常任理事國成員民主國家英國和法國更無視中共沒有任何正當性代表中國,自此中共開始重塑聯合國。

中共在聯合國爭奪話語權

中共佔據聯合國席位的初期影響,主要通過有選擇性地進入相關主要機構和使用聯合國詞語, 以防止其統治下的人民增加權利意識並質疑中共的非法統治和佔領。 比如,中共拒絕加入聯合國託管理事會,以此否決殖民地香港和澳門人民的自決權。此外,中共拒絕中華民國簽署的主要公約如《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也避免使用《世界人權宣言》中的人權話語定義和論述  。在使用人權詞彙時,中共以《聯合國憲章》主權概念對人權含義予以置換, 聲稱「主權高於人權」。 中共一方面聲稱反對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另一方面將仍處於殖民當局統治下的香港和澳門從聯合國的非自治領土名單中刪除。

六四後,中共通過在聯合國文件中增加修辭賦予自定義的國際話語,主要特徵是以「國家控制」、「社會穩定  」和「發展」置換「普遍(適)人權」。  2015年後,中共使用黨化意識形態系統地改造聯合國語言。 例如,「人類命運共同體」源於中共領導花瓶黨的話語「休戚與共」,以此作為中共領導人類的模式。「發展是重要人權」 源於鄧小平「發展是硬道理」和中共的人權解釋  「生存權和發展權是首要的基本人權」,以發展和生存肢解人權理念的不可分割原則。

中共以黨國模式塑造聯合國主要機構

中共通過聯合國主要機構安理會、經濟及社會理事會、國際法院和秘書處影響其運作。2000年後,中共利用經濟手段和政治伎倆,逐漸佔據了聯合國主要決策機制的領導位置,並通過國與國雙邊經濟槓桿確保相關國家支持中共在聯合國的霸權。中共資助了聯合國和平與發展基金捐款10億美元,換取對這個基金會的控制,並使聯合國主要機構 直接背書一帶一路,將其稱為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

聯合國重大議題一般都是通過安理會通過的,中共以否決權和替代方案施加影響。1990年後,中共多次使用安理會否決權支持專制盟友或懲罰與臺灣建交的國家,而以替代方案(有時與俄國聯手)使專制政府如緬甸、蘇丹、辛巴威、敘利亞、朝鮮和伊朗免於被制裁或減輕對其制裁的程度,使這些國家加深對中共的依賴 ,中共國與上述國家數年來貿易額在五個理事國中一直保持第一。 為防止安理會權力分散,中共與其他4個常任理事國沆瀣一氣,防止增加新的常任理事國如印度;而在氣候變化和貨幣議題上與印度、俄羅斯、巴西、墨西哥保持一致,以保持在安理會中的主導地位。

如果說中共是安理會的三霸之一,那麼其在聯合國另一個主要機構經濟社會理事會及附屬機構中是一黨獨大。 中共官員自2007年以來一直擔任聯合國經濟和社會事務的最高官員。 雖然聯合國官員被稱為「中立國際公務員」,但是這些中共官員主旨是保護利益對黨忠誠並輸出這類意識形態和增強話語權。 在聯合國專門機構競選領導人期間,中共威脅貿易成本換取選票使其官員當選。 目前在這些主要機構中,中共官員佔據了最多職位,超過了安理會其他四個常任理事國出任官員的總和,中共也支持對其臣服的其他國家官員出任相關官職 ,如保障譚德塞出任世界衛生組織秘書長。

中共以黨國模式塑造的聯合國推行全球治理。 例如,在全球新冠疫情期間,中共限制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和國際民用航空組織的正式多邊協調,使全球疫情惡化、時間拖長並導致產業鏈陷於持續危機中。中共在聯合國頻繁拖延和阻止獨立民間組織申請經濟社會理事會諮詢地位試圖扼殺民間社會的國際空間,對表達自由和公民社會的鎮壓擴展到全世界。

延伸閱讀

→當年美日保台力推雙重代表權 卻被說成哄騙 美曾怒批蔣:活在過去的幽靈
→總統:台灣若加入聯合國 定能為世界做出更多貢獻(影音)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