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身份的轉變—我變成了流亡

  • 時間:2021-10-06 11:3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身份的轉變—我變成了流亡
反送中運動後有許多香港年輕人來到台灣。圖為今年年初在台港青團體「邊城青年」於台北舉辦展覽,表達「反送中」運動後的香港與港人心境。(圖:中央社資料照片)

突然一通電話,我從一個普通在台灣讀書的小女孩變成了一個有家歸不得的小孤兒。心態和情緒真的無法在短時間內適應,只好每天帶上別人喜歡的面具,生活如常,假裝一切沒有改變地生活。在學校中和朋友談天說地、胡胡鬧鬧地渡過有光的時間、在被窩中獨自渡過黑暗的時間。看着房間四面白雪雪的牆、寧靜得差點連電流通過的聲音也聽到,總是很輕易在床上由黑暗翻滾到光明。

想尋找別人傾訴真的是一件困難的事,想和台灣同學分享嗎?不,他們只會投以同情和可憐的目光,他們的過分關心只會促使我更加難堪;想和香港的好友分享嗎?想但不能,我真的不希望自己身份會連累或影響他們,同時大家也專注學業,無謂阻礙他們的時間;想和家人分享嗎?不想,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本來他們已經對我人在異鄉生活感到擔心,若然還把這件事告訴他們,我真的無法想像他們能否承受得到這樣的事實,所以我的家人我很抱歉,或許到了一個無法再隱瞞的時候我才告訴你們吧。

或許古語都是對的,上天給我關了一道門會給我開了一扇窗,剛好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香港人,由原本誤打誤撞展開了話題,到了慢慢開始分享日常。在忽然孤單寂寞的感覺出現,唯一的依靠便是那個相識不久但能夠交心的網友,或許就是因為大家從未見過面亦從未有面對面的交流,所以一說到一些感性的話題時,大家也能坦然地互相傾訴,我倆身處在不同的地方,經歷着不同的大小事,晚上就憑著這個大氣電波互相傾訴,分散一下孤單的感覺。

的確這個突如其來的轉變有點令我喘不過氣來,但換過角度看,的確是一個讓我可以好好成長,成為一個能夠獨當一面的人的機會。網友說得對,天無絕人之路,一切一切既然無法如自己所料掌握所有的決定以及情況,那就好好隨遇而安吧!把可以控制得到的東西好好控制,做一個更好的自己,成為一個更好的香港人,準備為一個屬於我們真香港人的香港再作爭取。

流亡,這兩個字。曾經我天真的以為自己這一輩子也不會遇上,可是一切也不如人意,現在我切切實實成為了一個流亡海外的香港人,有家歸不得的感覺真的無法形容,但我希望我能夠爭取,亦希望有人願意和我一同爭取我可以歸家的權利,即使我流亡,仍然不改我香港人的身份。

最後希望能夠寄望仍然擁護香港這片愛土的人一切平安,亦送上北島的結局或開始部份的節錄:

我,站在這裡
代替另一個被殺害的人
沒有別的選擇
在我倒下的地方
將會有另一個人站起
我的肩上是風
風上是閃爍的星群

也許有一天
太陽變成了萎縮的花環
垂放在
每一個不朽的戰士
森林般生長的墓碑前
烏鴉,這夜的碎片
紛紛揚揚

作者》寂靜無名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