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八) 維吾爾特別法庭親歷記之三

  • 時間:2021-10-05 19: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八) 維吾爾特別法庭親歷記之三
2021年6月4日在倫敦舉行的首次聽證會上,證人奧米爾·貝卡利 (Omir Bekali) 向維吾爾法庭的小組展示了他如何被鎖了七個月。(AP/達志影像)

今年六月在英國倫敦舉行的維吾爾法庭第一次庭審,由於主辦地點,場地以及主審法官的名望使得以前對這個法庭不屑一顧的人們大吃一驚,紛紛表示要積極投入第二次庭審。一時間,大有維吾爾人翻身得自由的希望。台上台下各方都拿出來自己的看家本領來探聽這個法庭的背景,例如,這個法庭的金主是誰?受益者是誰?證人有哪些?西方專家學者們都有誰來作證?以及各國政界的態度如何?為什麼要這麼說呢?因為,這時,出現了從來都不打招呼的人突然很熱情地和你套近乎,請你吃飯喝酒,而他們關心的就是上述問題,這就很清楚了,這些問題的答案最終會流向哪裡。

第二次開庭疑雲重重

正在人們窺探誰是金主的時候,突然傳來法庭資金短缺的消息。第一次法庭資金豐富,所有來到現場的證人們下榻的賓館,包括疫情隔離,伙食,新冠病毒檢測等等都是由法庭出資的,可能當時的金主包票打得過大,法庭誤以為真,以至於過度開支,而這次由於資金短缺,就取消了把證人請到英國的作法,令人心疼不已,這個法庭走得好好的,怎麼就突然沒錢了呢?接著又看到法庭向民眾募捐的消息,也看到了在進行網籌的鏈接。但效果還是不理想。網籌資金數目離實際需要相差太遠。正在一籌莫展之際,一位匿名的猶太人,自稱是一個猶太組織,捐了十萬英鎊。法庭又活了。

本人出身維吾爾族,曾經是一個外科醫生,見證過中共核武器試驗受害者的悲慘,也見證過活體器官摘取的殘忍。而且在第一次開庭時被邀請擔任法庭調查員。因此,自認為會收到邀請出庭作證,但結果並沒有。我覺得納悶,但由於不想放過這個天賜良機,就毛遂自薦,在法庭的網站上註冊要求作證,但還是沒有被接納。不免心生疑慮。我的手上可是有大量的,鐵證般的證據,其中有:核武器試驗受害者的情況,數目,程度;還有中共在新疆做生化武器試驗的證據;而且,更有中共活體器官移植的直接證據;卻偏偏不讓我作證!這是調查維族種族滅絕的法庭,而我卻被排除在外。我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這個世界看不懂的東西太多,我只好靜靜觀察。

事件親歷者遭到排擠

法庭開始了,過程和第一次一樣,男男女女,東方人和西方人,不同的種族但同樣是被迫害的人,向法庭做了對中共野蠻行徑的控訴和展示,而西方學者們用他們研究者的專長,對正在新疆發生的事件做了合乎邏輯,符合法律,精闢的分析。證人們控訴的血淋淋,學者們分析的頭頭是道,只是,沒有有力的證據可以用來證明種族滅絕正在進行。證人們控訴的中共惡行可以在任何一個被殖民的土地的監獄裡看到。學者們的分析是非常精闢,非常合乎邏輯,但離事實太遠,他們的分析掉入了中共的陷阱,學者們所看到並進行分析的東西恰恰是中共想要讓他們看到的並進行分析的東西。而要想看懂中共,並看到現象背後的故事,你必須要有一個中國人的大腦--不管他是維族或者漢族--才行,你才能分析的離事實不遠。

要想讓種族滅絕的罪名成立,除了那些證人證詞和專家學者意見以外,還要有滅絕人口的證據,也就是說,要有大規模殺人的證據,而維族法庭上恰恰就缺乏這方面的證據。中國大陸超出想像的豐富的器官資源可以解釋為構成殺人罪。因為,人體器官目前只有從人體得到,我們的技術還沒有發展到可以在實驗室或工廠生產人體器官,但唯一可以提供這個證據的人卻不在證人之列。

在本人上一篇有關法庭的短文中已經探討過法庭收集到的證據如何可能與事實有出入的證據,而這次,當一名德國籍,有名的新疆問題專家在作證時被法官質問他的證詞來源的可信度(請大家觀看網上的視頻,自己做出判斷)。當時,在觀眾席裡,對這名德國人的證詞持有不同意見的大有人在。當然,除了維族人和那些頭腦被燒壞的人以外。其中一位西藏問題專家,也對這名德國人的證詞引述的,有關西藏問題的說法提出質疑,她認為這名德國人說的不對。而另一位西方證人在準備他的證詞時,我們共同認為那個證據事實根據不足,但他在作證時仍然引用了不實的證據。

真相在哪裡?

法庭外的討論才是比較接近事實的,除了有些證人自己也承認誇大其詞之外,西方學者專家們更是認為,這次法庭能收集到百分之四十做為控訴種族滅絕的證據,就很不錯了。

當然,我們不能排除中共對這次法庭的干擾與滲透。中共的黑手在這個法庭沒有開始之前就已經在忙了。從證人的選擇不當,媒體的不聚焦以及政客們的冷漠態度都可以看到中共的代理人無處不在。BBC的一名資深記者在被問到為什麼沒有報導這次開庭時,他回答說:我不說那些證人們在撒謊,但對於他們說的話我不相信!

 延伸閱讀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六) 維吾爾特別法庭親歷記之一
安華醫師:我眼中的新疆問題(十七) 維吾爾特別法庭親歷記之二

作者》安華托帝 · 柏格達(Enver Tohti Bughda) 原為烏魯木齊鐵路局中心醫院腫瘤外科醫師,因為和BBC一起拍攝紀錄片、揭露中共在新疆核爆引發居民罹癌與畸形兒童問題,被迫於1999年流亡英國,此後長期為維族人權議題在國際發聲。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