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禁藥汙名 俄羅斯重建國際體壇聲譽待努力

  • 時間:2021-10-05 10:44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禁藥汙名 俄羅斯重建國際體壇聲譽待努力
俄羅斯因禁藥爭議不得以國名、只能以俄羅斯奧會(ROC)名義組隊參加東京奧運。(AFP)

俄羅斯的19歲以下(U19)男子手球國家隊,因涉嫌在歐洲錦標賽(European Championship)巡迴賽中打假球,俄羅斯手球聯盟(HFR)在10月1日對球員祭出禁賽處分,成為這個深陷禁藥醜聞的國家,於7月不得不以俄羅斯奧會(ROC)之名參加東京奧運後,在亟欲重建國際體壇聲譽之路的再遭挫敗。

俄國嚴打財務禁藥

俄羅斯的U19男子手球國家隊,涉嫌在8月的克羅埃西亞歐洲錦標賽巡迴賽中,透過第三方賭博來打假球收取費用。當時他們出賽7場輸掉6場,在16支參賽隊伍中排名倒數第二。在經過測謊機和安全專家的「心理診斷評估」後,球員遭到禁賽處分。

俄羅斯手球聯盟總經理沃羅寧(Lev Voronin)說,當局是在比賽結束就立即展開調查,因為「很容易就能看出球員沒有全力以赴求勝」。聯盟主席希什卡列夫(Sergey Shishkarev)則痛斥這個事實不僅令人憤慨,還有深切的失望,怒稱球員向這種「財務禁藥」(financial doping)屈服就是「背叛祖國」。

俄國深陷禁藥醜聞汙名

確實,對深陷禁藥醜聞、並因此被世界反禁藥組織(WADA)祭出嚴厲懲處的俄羅斯來說,這是他們在重建體壇聲譽過程中再次遭到的挫敗。俄羅斯運動員從2014年開始被懷疑有系統性的使用禁藥,而俄國政府和藥檢當局也被控協助選手捏造檢查報告、刪除檢測結果、以及竄改實驗室數據。

俄羅斯體壇禁藥事件最早是在2016年由世界反禁藥組織委任的調查員麥克雷倫(Richard McLaren)所揭發。他在報告中詳述2011至2015年間俄國使用禁藥的情況,涉及超過30種運動項目的1千多名運動員。

世界反禁藥組織因此在2019年12月對俄羅斯下達4年不得參與全球大型體育競賽的禁令,包括2020東京奧運、2022年卡達世界盃足球賽、以及2022年的北京冬季奧運─除非俄國選手能證明自身清白,並以中立身分參賽。

禁止國名國旗國歌

而這項有史以來最嚴厲制裁的對象,還包括俄羅斯官員被禁止出席任何大型賽事,莫斯科也無權主辦或申辦國際比賽。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譴責這是具政治動機的懲罰,並違反奧運憲章。在俄羅斯反禁藥組織(RUSADA)不滿裁定憤而提出上訴後,瑞士仲裁法庭在2020年12月維持對俄國的制裁,但將原先的4年禁令減半。俄羅斯運動員確定將禁止以國家名義參與包括奧運等國際賽事,禁令期限至2022年12月16日。

正是因為這項裁定,俄羅斯數百位選手的大型代表團,在東京奧運只能以中立身份參賽,打著俄羅斯奧會的旗幟亮相,國名、國旗、國歌都不能出現,就連登上頒獎台也只能以俄羅斯作曲家柴可夫斯基(Tchaikovsky)的音樂代替國歌、以紅白藍的制服來代表國旗,對這個體育強國來說不但是一記重擊、也是形象掃地。

勝負重擔成禁藥歧路

事實上,運動員「台下十年功」往往只求場上一勝,部份選手因而走上歧路,爆出禁藥風波的並非只有單一國家或項目。德國在2020年初發表的報告就指出,國際知名的舉重選手很少接受禁藥檢測,而監督禁藥的官員則常收取金錢,接受被篡改後的選手尿液樣本,強調貪污文化已在舉重界蔓延。

許多國際體壇重量級明星也淪陷在禁藥醜聞中。最著名的例子之一,應該是七度拿下環法自由車賽冠軍、有「抗癌鬥士」之稱的美國自行車天王阿姆斯壯(Lance Armstrong)。他在2012年因為長期使用紅血球生成素,被美國反禁藥組織(USADA)痛批為「體壇前所未有、最精密、專業、成功禁藥計畫的罪魁禍首」,他也從此跌落神壇,一生英名盡毀。

還體壇乾淨的天空

在今年的東京奧運中,奈及利亞女子短跑選手奧哈巴雷(Blessing Okagbare)在7月31日因為人類生長激素篩檢呈陽性反應,被禁止繼續參賽,成為東奧田徑賽事登場後首起違反禁藥規定的案例。

而在奧運男子400公尺接力取得銀牌的英國隊,隊中第一棒跑手烏賈(Chijindu Ujah)也在賽事期間的興奮劑檢測中,被驗出兩種違禁物質。由此看來,要重現體壇聲譽、還體育競賽一個無禁藥的乾淨天空,不只俄羅斯要更進一步,還需要國際社會的共同監督與努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