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疫情加速零工經濟 亞洲國家追隨歐美顧勞權

  • 時間:2021-10-19 18:3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海峽時報
  • 撰稿編輯:鄭景懋
疫情加速零工經濟 亞洲國家追隨歐美顧勞權
Uber承認英國逾7萬駕駛為僱員。(RT/達志影像)

外送、叫車等數位平台帶來了零工經濟的熱潮,但也引發許多與勞工權益有關的爭議。眾多亞洲國家現在也開始追隨歐美國家的腳步,加入保護零工工作者勞動權益的行列中。

零工經濟蓬勃發展 勞動權益遭受剝削

所謂的零工經濟,指的是人們投入短期或兼職工作來賺取收入。這種經濟型態因為叫車、外送等應用程式(app)數位平台的出現,在過去十年間蓬勃發展,也讓許多人可以從事更有彈性的工作。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ILO),從外送到網頁設計,全球去年有將近800個數位勞工平台,比十年前增加了140個。

過去一年多來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更加速這個產業的擴張。宅在家的人們需要商品與食物宅配到家裡,而同時又有數百萬的新增失業人口想要找工作。

然而,許多被零工經濟的彈性化工作所吸引的勞工,卻面臨遭到剝削的困境。根據聯合國數據,由於平台基本上會將員工認定為獨立承攬工作者,因此有半數這類線上工作者的時薪只有不到2美元,而發展中國家的勞工更比已開發國家的勞工,少賺超過60%。

歐美國家帶頭 保護零工勞動權益

為了改善這些零工工作者的工作條件,零工經濟發展較早的北美及西歐國家近年開始推動保護這些勞工工作權益的法案。

英國與荷蘭法院今年相繼裁定,叫車服務Uber的司機並非承攬工作者,而是被Uber直接雇用的員工,應享有與一般勞工相同的待遇,包含西班牙、瑞士及義大利,也都對相關平台做出類似的判定。

歐洲議員也在9月通過一項新法案,訂定了零工工作者所享有的基本權利,包含更可預測的工時與工作取消的補償,並要求成員國在3年內執行這項法案。

在美國,紐約市同樣在9月通過一項歷史性法案,規範外送員等零工工作者擁有基本權利,包含享有基本工資,以及店家不得拒絕他們借用廁所等規定。

雖然美國加州去年的一項公投案,將APP平台的外送員與司機定義為獨立承攬工作者,但今年8月加州法院判決這項公投違憲,Uber等平台已準備對這項判決提出挑戰。

亞洲缺乏保護 平台迴避企業責任

在亞洲,推動零工經濟蓬勃發展的這些平台,從亞洲普遍缺乏保護勞工的制度中得利。亞洲的勞工必須以較長工時來換取相對的低薪與低福利,而且也缺少帶薪病假或醫療保險等保障。

印度倡議團體「公平工作」(FairWork)的首席研究員帕沙沙拉提(Balaji Parthasarathy)告訴湯森路透基金會(Thomson Reuters Foundation),「這些平台一直能夠逃避這件事。」

帕沙沙拉提認為,「這是法令可以協助的地方,它將定義出什麼時候他們是僱員,什麼時候他們是合作夥伴,以及他們應該獲得什麼福利。」

針對印度大約500萬從事零工經濟的勞工,印度政府去年已經提出一項社會安全法,擴大對這些勞工的福利,但這項法案尚未獲得各省地方政府執行。

為了爭取應有的勞動權益,代表3萬5,000名印度零工工作者的印度應用程式運輸勞工聯合會(Indian Federation of app-Based Transport Workers, IFAT),日前已經向印度最高法院請願,要求Uber等多家平台,提供員工社會安全福利。這也是印度第一起與這個議題相關的訴訟案。

保護零工勞權 亞洲跟上歐美腳步

除了印度,亞洲其他國家,也正開始推動對相關產業勞工的保護措施。

中國過去一直因為外送平台規避企業責任、外送員的勞動權益並未受到充分保護而為人詬病。為了解決這個問題,中國監管單位今年7月下令,線上平台必須確保外送員賺的薪水達到基本工資,並需獲得社會保險的保障。

根據新加坡海峽時報(Straits Times)報導,菲律賓參議院也正在推動對自由工作者及零工工作者的公平薪酬、社會福利的保護措施。

在馬來西亞,由外送平台Grab及foodpanda所雇用的14萬5,000外送員,已經被納入政府提供給外送從業人員的社會保險計畫。

新加坡盼兼顧經濟與勞動條件

新加坡政府也看到外送員缺乏保護,可能帶來的後果。

新加坡總理李顯龍(Lee Hsien Loong)曾表示,他「特別擔憂」這些「就跟雇員一樣」的外送員,這些人至今缺乏基本的工作保護,並且更難以負擔起住房、醫療及退休生活。

研究零工經濟的政府諮詢委員會副主席、新加坡國立大學(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經濟學教授柯成興(Danny Quah)表示,新加坡正準備提供零工經濟勞工,特別是外送員與司機,更好的退休金、房屋供應、意外保險和協商權利。

柯成興認為,彈性不代表沒有保護,他表示:「我們希望平台勞工立即獲得適當程度的保護,這也是為了他們的未來,這不僅對新加坡很重要,對任何國家都是。」

柯成興認為,零工經濟熱潮對經濟而言,是一個機會,並表示新加坡的目標是「找到一個平衡各方利益的道路。」

零工經濟帶來新的商業模式與就業型態,也迫使各國政府針對這種新型態工作模式所帶來的勞工權益問題思考因應策略。亞洲國家要如何在經濟與勞動權益中取得平衡,勢必成為各國政府未來政策的一項重大考驗。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