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遲來的女權主義者 梅克爾為女性做了什麼

  • 時間:2021-09-23 10:52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遲來的女權主義者 梅克爾為女性做了什麼
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德國第一位女性總理,她打破了玻璃天花板,成為全球政治的主要領導人物之一。( 美聯社/ 達志影像)

梅克爾(Angela Merkel)是德國第一位女性總理,她打破了玻璃天花板,成為全球政治的主要領導人物之一。如今,在位16年的梅克爾即將卸任,她才在日前公開宣布自己是女權主義者,但對部份德國人來,這似乎太少也太晚了。

女權主義者 梅克爾從猶豫到承認

德國總理梅克爾是全世界最有權勢的女性領袖,但女權從來不是她的政策核心,對她而言,性別並非重要的問題。過去她對於把自己形容成女權主義者感到猶豫不決,但如今即將卸任,似乎正開始表明自己的立場。她在9月8日與奈及利亞女作家阿迪契(Chimamanda Ngozi Adichie)一起接受電視訪問時,形容自己是女權主義者。

梅克爾說,「從本質上看,女權主義是關於男女平等的事實,在於參與社會和一般生活的意義。由此看來,我可以說,是的,我是一個女權主義者」。

和2017年在柏林舉行婦女高峰會時相比,這是一個重大轉折。當時梅克爾被問到是否是一名女權主義者,她迴避問題並未直接回答,引起了許多人的批評,也有人對她感到失望。

67歲的梅克爾將在9月26日德國大選後退出政壇。她承認,過去對女權主義者這個標籤感到「害羞」,但現在想法已經發生了變化。她說,本質上,這是關於男女平等的事實。

批評者﹕梅克爾未對性別做結構性改革

設在柏林的「岡達.維爾納女權主義與性別民主研究所」(Gunda Werner Institute for Feminism and Gender Democracy)所長卡柏特(Ines Kappert)表示,梅克爾遲來的認知,對女性來說是「一記耳光」。

卡柏特說,「她(梅克爾)有16年的時間可以去聆聽女權主義者,改善德國婦女的處境,但她決定不這麼做」。

卡柏特指出,儘管梅克爾的職業生涯「值得尊重」,但她未能為德國社會的女性做出結構性變革。

德國的性別薪酬差距是歐洲聯盟國家中最高的。以2019年為例,維持在19%。其中很大一部份原因是,許多德國女性只從事兼職工作。

梅克爾領導的保守派基督教民主黨/基督教社會黨(CDU/CSU)聯盟,一直拒絕女權主義者長久以來對改革德國已婚夫婦稅收制度的呼籲。這個制度使得低收入配偶,特別是女性,從事全職工作的意願降低。

改革來得太遲

梅克爾的內閣一直到去年才同意在高階管理階層保障女性名額,而這還是由她的執政聯盟夥伴、中間偏左的社會民主黨(Social Democrats, SPD)帶頭的改革。

此外,在經過保守派的多次拖延之後,梅克爾政府去年才通過一項關於性別工資透明度的法律。

和梅克爾執政初期相比,目前德國聯邦下議院的女性國會議員人數減少,從2013年約36%的高峰,下降到現在的31%。

美國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GMF)柏林辦公室副主任大衛-威爾普(Sudha David-Wilp)表示,梅克爾在執政後期才意識到女權主義,「也許她沒有注意到這些年來她是全球舞台上為數不多的女性領導人之一,可能因為她一直專心於解決一個接著一個的危機」。

個性嚴肅的梅克爾,因在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以及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等男性領導人面前堅持立場而聞名。

卡柏特表示,梅克爾證明,女性可以把權力工作做好,也可以為國家服務。

學習物理 在男性中為自己奮鬥

在執政後期,梅克爾更頻繁的談論到婦女權利以及她自己的個人經歷。

梅克爾在共產主義統治的東德長大。在那裡,免費的兒童保育使婦女能夠出外工作,同工同酬被寫入憲法。在1990年兩德統一後,這些平等基準並沒有獲得延續。

梅克爾最近回憶起在實驗室期間爭先恐後地搶桌子的情況。她說,因為學習物理讓她這名牧師女兒,學會了如何在男性主導的環境中為自己挺身而出。物理學領域是男性主導的學科,在很多場合,梅克爾必須努力爭取順利做實驗的機會,這讓她學會了為自己的地位而奮鬥。

梅克爾已婚,但並沒有生兒育女。正當父母們在疫情期間為學校停課、在家工作和裁員等問題而苦苦掙扎時,梅克爾在今年3月表示,「不能讓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這個流行病,使我們回到舊時的性別模式」。

女性接班總理無望

但梅克爾政府因為在COVID-19危機期間沒有優先考慮家庭而受到批評。

在梅克爾的主導下,她的前國防部長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 )成為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首位女性主席。德國現任國防部長康坎鮑爾(Annegret Kramp-Karrenbauer),也是女性。康坎鮑爾一度被認為是梅克爾的接班人首選。但因一連串政治失誤,使得接班夢想無法完成。

卡柏特說,梅克爾並沒有為進步派、女權主義政治人物敞開大門,結果導致她的基民黨正在上演「重男輕女者的強烈反擊」,「所有超級性別歧視主義者、保守派的男性都回來了」。

基民黨和基社黨保守派聯盟已推選拉謝特(Armin Laschet)為梅克爾的接班人。拉謝特在最近表示,總理可以在實現性別平等方面扮演重要角色,而「或許男性比女性更稱職」。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