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日本政壇動盪 為美國增添憂慮

  • 時間:2021-09-10 16:00
  • 新聞引據:採訪、Nikkei Asia;產經;日經中文網
  • 撰稿編輯:黃啟霖
日本政壇動盪 為美國增添憂慮
日本首相菅義偉9月初宣布,將不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似乎再度走入首相頻繁更替的循環。(路透社/達志影像)

日本首相菅義偉(Yoshihide Suga)9月初宣布,將不參加自民黨總裁選舉,似乎再度走入首相頻繁更替的循環。分析指出,美國正在強化印太戰略,積極部署抗中聯盟,日本政壇的不確定性,令美國難以布局。不過,也有分析指出,首相更替只會造成短期衝擊,日本政策的持續性將不至受到影響。

菅義偉不選黨總裁 重啟短命首相循環

日本首相菅義偉在9月3日宣布,將不參加9月29日的日本自民黨總裁選舉,日本是內閣制,菅義偉不角逐執政黨總裁,事實上也將結束首相任期。

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Abe Shinzo)的第二個首相任期將近8年,成為日本任期最長的首相,但在安倍之前的6年間換了6位首相。現在,安倍之後的菅義偉也加入短命首相行列,顯示日本政局的不穩定性。

首相更換頻繁 為美日合作添變數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在歐巴馬(Barack Obama)政府擔任8年副總統期間,就經歷了日本5位首相,執政黨從自民黨換到民主黨,然後又回到自民黨,如此頻繁更替剝奪了美國與日本以任何有意義的方式強化結盟的機會。

因此,在拜登今年1月上任之後,立即做岀的重要決策之一,就是凸顯日本為美國在印太地區最重要的盟友,並讓菅義偉成為他任內第一個造訪白宮的外國領導人。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Antony Blinken)、國防部長奧斯汀(Lloyd Austin),以及新任美軍印太司令部司令阿基里諾(John Aquilino),也都選擇日本作為首次海外岀訪的第一站。

中國被美國視為主要的戰略威脅,而在美國組成抗中聯合陣線的拼圖中,日本是其中關鍵的一塊。

然而,產經新聞(Sankei Shimbun)指出,菅義偉執政一年就黯淡下台,讓美國擔心日本又將陷入首相頻繁更替的混亂,難以維持政策的統一性和持續性,為兩國合作帶來變數。

四方對話峰會也受波及

華府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亞洲事務資深副會長葛林(Michael Green)表示,「這是一項打擊。日本政壇的不確定性,讓拜登政府要執行其戰略變得非常複雜。因為這項戰略極為倚賴美日同盟。」

葛林舉例說,美國已經邀請日本、澳洲和印度等「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領袖,9月下旬在華府舉行首度面對面高峰會。菅義偉即將卸任,這項計畫必然受到影響。因為他們不知道屆時會由誰接掌自民黨,以及接下來的國會眾議院大選會如何?在政治有變動之際,要協調這些事有其困難。

菅義偉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到9月30日,而這屆眾議員的任期將在10月21日截止,即將舉行改選。

日本短期將著眼國內政治

美國智庫外交關係協會(CFR)資深研究員史密斯(Sheila Smith)向日經亞洲(Nikkei Asia)指出,今年秋天,日本都將耗在國內政治上,不可避免的,外交行事安排勢必出現大調整,不僅包括四方對話峰會,也包括美日外長與防長的2+2會談,這是美日盟邦之間今年的第二次類似會談,預料可能商討日本在印太戰區與日俱增的安全角色。

由於菅義偉是在民調低落下被廹退出總裁選舉,讓自民黨在大選上更不敢樂觀。華府智庫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資深研究員哈里斯(Tobias Harris)表示,如果選後自民黨多數優勢縮小,將更難以通過雄心壯志的措施,比方增加自衛隊的打擊能力等。

不過,哈里斯指出,對華府來說也有好消息,目前有意角逐自民黨總裁的人選都是熟面孔。岸田文雄(Fumio Kishida)和河野太郎(Taro Kono)都曾擔任外交大臣,河野也當過防衛大臣。哈里斯表示,「如果想要一位兼具外交與國防政策經驗的人,你不能再要求更堅強的陣容了。」

日本新領導人 可望持續既有政策

華府智庫哈德遜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高級研究員克羅寧(Patrick Cronin)向日經亞洲指出,「日本領導人一時的不確定性,確實會讓短期外交安排變得複雜;然而,可見預見的是,未來的接班人多半會持續既有政策,而不會出現激進的改變。」

「日本國內的政治動盪,不太可能打亂日本的基本政策和可預期性,而將會繼續在維護一個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和國際秩序方面,扮演堅定盟友的角色。」

自民黨選舉以及隨後眾議院大選的時機,正逢美軍撤離阿富汗,許多美國盟邦和夥伴國正在質疑美國對捍衛盟邦的承諾之際,為美國的外交戰略添加了變數,尤其如同日本經濟新聞(Nihon keizai shinbun)指出,目前難以預料哪一位候選人可能出線。

拜登在一連串演說中劃岀他外交政策的界線,其中包括,如果不符合美國的國家利益,美國不會再投入其國家的建設,也不會為一場衝突打沒完沒了的戰爭。

此種情況是否影響日本選民的觀感,還無法論斷。史密斯因此指出,自民黨總裁選舉和接下來的大選,或許會引發對日本外交政策路線的辯論,未來的發展值得觀察。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