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911恐攻20年後 蓋達組織更無所不在

  • 時間:2021-09-07 21:27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華盛頓郵報、New Yorker
  • 撰稿編輯:張雅涵
911恐攻20年後 蓋達組織更無所不在
在20年的反恐任務後,蓋達勢力儘管被削弱,卻也在全球開枝散葉,更加無所不在,未來還可能進一步茁壯。(AFP)

2001年的911恐怖攻擊事件開啟西方的反恐怖主義安全政策,美國在恐攻後入侵阿富汗,要捉拿恐攻首腦、蓋達組織(al-Qaeda)領袖賓拉登(Osama bin Laden);不過,在20年的反恐任務後,蓋達勢力儘管被削弱,卻也在全球開枝散葉,更加無所不在,未來還可能進一步茁壯。

不敗的蓋達 勢力被削弱卻更無所不在

美國911恐怖攻擊事件即將屆滿20週年,當年在兩架客機撞進紐約世貿大樓,導致北塔和南塔先後崩塌,接著國防部所在的五角大廈被一架客機撞擊,造成部分建築嚴重毀損後,美國才意識到,此前對911恐攻主謀蓋達組織的威脅太過低估。

這場恐攻改變了世界,自此開啟西方的反恐怖主義安全政策。美國在911恐攻後隨即入侵阿富汗,要捉拿恐攻首腦、受塔利班政權庇護的蓋達組織領袖賓拉登,也隨之開啟了美國「最長的戰爭」。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指出,如今美國已完成自阿富汗全面撤軍,但蓋達組織在過去20年的反恐任務中仍沒有被完全消滅,儘管該組織勢力已被大為削弱,卻在全球開枝散葉,從非洲、中東到亞洲地區都有效忠蓋達組織的分支團體。

911恐攻一戰成名 吸引全球極端組織加盟

蓋達組織是賓拉登在1980年代末成立,這個組織事實上是蘇聯阿富汗戰爭下的產物,組織目標從一開始抵抗蘇聯入侵,走向後來的反美,吸引許多不滿美國在中東地區支持獨裁者的激進份子加入。當塔利班於1996年首次在阿富汗掌權時,它為蓋達組織提供庇護,讓該組織可以在阿富汗境內進行訓練與策劃多起攻擊,其中就包括911恐攻事件。

美國哈弗福德學院(Haverford College)政治學教授曼德森(Barak Mendelsohn)表示,911事件「帶給蓋達組織太大的成功了。」他補充說,「這超越了他們的期待,在這之後,他們無法再發動與911(恐攻)同樣規模的事件。」

美國後來在2003年入侵伊拉克,華盛頓郵報指出,事後證明,這場戰事對蓋達組織來說是一大福音,促成在伊拉克推動一個新的、更強大的蓋達分支組織出現;這個分支脫離蓋達組織,成為更令人喪膽的極端組織「伊斯蘭國」(IS)。

接下來幾年,全球各地出現許多蓋達組織分支,從索馬利亞、葉門到孟加拉的極端組織都相繼加強它們與蓋達組織的連結,而這也改變了蓋達組織本身,從一個曾高度集中在阿富汗和巴基斯坦的緊密組織,轉變成一個足跡遍及非洲、亞洲和中東地區的龐大加盟網絡。

然而,雖然蓋達的全球網絡廣布,但在意識形態和組織上已經變得去中心化,各自為政,也代表蓋達組織領袖的權力減弱,實際上無法掌控各個分支。

政治專家曼德森指出,「現在我們有一個較弱的蓋達組織,但是卻也有更大的存在。」

蓋達組織「轉型」 融入各地本土政治運動

到了2011年,躲藏在巴基斯坦的賓拉登被美軍擊斃,對蓋達組織造成重大打擊。

然而,也是在這一年,北非和中東地區燃起炙熱的民主運動之火「阿拉伯之春」(Arab Spring),為蓋達組織的重新擴張提供了新機會。當年的革命浪潮吹至敘利亞和利比亞後,演變成長年內戰衝突,許多在衝突中扮演某種角色的極端伊斯蘭團體,紛紛向聲望不墜的蓋達組織宣誓效忠。

蓋達組織伊拉克分支後來脫離蓋達組織,成立「伊斯蘭國」。伊斯蘭國比蓋達組織更加激進,2013年成立後宣稱已在伊拉克和敘利亞建立奉行嚴厲伊斯蘭律法的「哈里發」國(caliphate),未來的使命是要把這個極端伊斯蘭「政權」擴展到全世界。

在伊斯蘭國勢力崛起時,蓋達組織仍受到許多分支的效忠。專家分析,蓋達組織在多年後仍能夠生存下來,最關鍵的是它願意融入各地的本土運動。

不過,蓋達組織轉向關注地方問題產生了一項悖論:儘管它因為911事件大幅擴大了國際影響力,但它的分支團體現在更關心的是國內衝突,而不是對美國發動戰爭。

塔利班重掌阿富汗 蓋達組織恐再茁壯

現在,世界關注的焦點轉向塔利班重新掌權的阿富汗,這個阿富汗的新統治者仍然持續和蓋達組織維持關係。據紐約客(New Yorker)報導,塔利班之所以能夠在阿富汗攻城掠地,快速重新掌控全境,部分原因是受到蓋達組織協助。

追蹤極端主義的賽德情報集團(SITE Intelligence Group)主任卡茲(Rita Katz)說,塔利班接管阿富汗是自911事件以來,對蓋達組織的最大福音,不僅如此,更對全球的聖戰組織更帶來廣泛影響。

卡茲補充說,蓋達組織可以把阿富汗「重新變為」恐怖主義安全港的想法,已逐漸成為某種「全球公認」。從2019年伊斯蘭國勢力潰散以來,聖戰主義者第一次有了新的落腳地。她補充說,「這預示了一個新未來,而悲傷的是,在20年的戰爭後,這和我們原先希望達成的相去甚遠。」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