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Rti 中央廣播電臺中國戰狼外交章法亂 恐適得其反

  • 時間:2021-09-10 17:00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中國戰狼外交章法亂 恐適得其反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Lijian Zhao) (美聯社/達志影像)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9月1日在中央黨校發表談話時表示,中國面臨的風險挑戰增多,想過太平日子是不切實際的想法,「要勇於鬥爭,在原則問題上寸步不讓」。專家認為,習近平所強調的「鬥爭精神」將繼續支配中國對外關係,「戰狼外交」將持續,加倍冒犯西方國家。不過專家認為,中國戰狼外交章法凌亂,效果恐適得其反。

丟幻想勇鬥爭 戰狼外交持續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是中國戰狼外交的代表人物。他在2020年5月首度提出,是美國軍人在參加武漢軍事運動會時把新冠病毒帶到武漢,導致武漢成為全球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爆發的起點。

對於趙立堅這種說法,美國非常不滿,而當時他的同僚們也沒有人站出來附合。

14個月後,趙立堅重提這個論調。這一次,他的上司華春瑩和中共官媒也加入,要求美國公佈參加2019年在武漢舉行的世界軍人運動會(Military World Games)美國軍人病例資料,並呼籲世界衛生組織(WHO)對美軍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實驗室,展開調查。

專家和外交人士認為,中國升高這種沒有根據的論調,是為了轉移國際社會對中國從疫情處理到人權等問題,越來越激烈的批評。在此同時,中國也對西方國家的人權記錄,展開反擊。

戰狼外交在中國國內很受歡迎,專家和外交人士認為,隨著中國境內仇外情緒持續累積,可能會導致放棄改善與西方關係的機會。

對內宣導 中國遭西方圍攻

華府智庫「德國馬歇爾基金會」(German Marshall Fund of the United States, GMF)亞洲專家葛來儀(Bonnie Glaser)指出,「他們正在告訴世界上其他國家,中國正為自己的利益而戰…我相信這在中國國內能產生共鳴」。

在被問到中國的戰略時,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曾表示,中國希望和包括美國在內的世界各國發展良好關係,但條件是相互尊重。提到所謂的美國污蔑,華春瑩說,「難道我們要忍耐,不還手,不回嘴,像沉默的羔羊?我不這麼認為」。

美國總統拜登自1月20日上任以來,很大程度上延續了前任總統川普對中國的對抗路線。至今美中高層的幾次會談幾乎沒有任何收穫,除了徒增彼此的惡感之外。

今年3月,美中外交高層在阿拉斯加舉行了一場緊張的會議。中國公開抨擊美國的外交政策,以及對少數民族的歧視。對此,美國回應這是「嘩眾取寵」。7月底,美國副國務卿雪蔓(Wendy Sherman)在天津會晤了中國外長王毅。雙方都列出了要求清單,但似乎沒有進行任何談判的準備。

中國一再指責美國製造「假想敵」。牛津大學(Oxford University)的中國歷史和政治學教授米德(Rana Mitter)指出,在中國高度控制的媒體環境中,一種說法已經深植人心,就是中國受到西方國家的圍攻。

那你們又怎樣主義 反批美國人權

對於COVID-19病毒從武漢實驗室外洩的說法,中國嗤之以鼻。相對的,北京也開始極力推動同樣性質的陰謀論,認為COVID-19病毒是在2019年從美國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實驗室外洩而來。

為了反擊對新疆穆斯林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政策的指控,中國也擁抱「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等美國反種族主義口號。

中國外交官越來越常提到美國人權和德特里克堡,藉此發出一種訊息,即西方國家沒資格批評中國,他們自己也應該被調查。

葛來儀指出,「這是『那你們自己又怎樣主義(whataboutism)』。我認為,他們這樣做,是因為沒有其他更有效的策略」。葛來儀說。如果COVID-19是因為中國的失誤造成,中國的形象將變得非常糟糕。

在外交官和國營媒體的鼓動下,超過2,500萬中國人民已簽署了請願書,要求世衛組織調查德特里克堡實驗室。這個實驗室因安全疑慮,已在2019年8月關閉。

對此,世衛組織發表了關於COVID-19溯源的聲明,呼籲「所有政府在此問題上去政治化」。

8月底,阿富汗遭塔利班(Taliban)叛亂組織攻陷,中國立即捉住這個機會,藉此事證明美國沒有資格談論人權問題。

章法混亂受眾不明 對外關係壓力升

一位在日內瓦的西方外交官說,中國歷來反對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中「點名羞辱」,但今年卻大轉變,也開始這樣做,「這主要是為了中國國內的觀眾。」

一些西方外交官認為,中國的戰狼外交有很強的防禦性和應急性,而且資訊受眾並不明確,有點亂了章法,恐怕會產生副作用。

專家指出,這種「虛假宣傳攻勢」,只能說服中國國內民眾,對外卻毫無作用。中國真正的目標是利用大外宣來對內鞏固習近平政權,因為對中國來說,政治維穩才是最重要的。

長期專注中國媒體與政治研究的美國喬治亞州大學傳播系教授列普妮可娃 (Maria Repnikova)指出,中國一直模糊內外宣的界線,這並非沒有風險,如果外宣沒有效果,卻反而為中國的對外關係帶來壓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