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嚇死中國民間企業和地方官的「共同富裕」 到底是怎麼來的?

  • 時間:2021-08-31 17: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沈聰榮
嚇死中國民間企業和地方官的「共同富裕」 到底是怎麼來的?
中國民營企業長期與地方政府的關係盤根錯節,對中央治理也是警訊。圖為今年六月中國共產黨慶祝建黨百年。(AP/達志影像)

近幾個月以來,中國民間大企業阿里巴巴、騰訊、字節跳動、小米、美團…,幾乎想得到的、具備大資本和壟斷力的中企,都蜂擁捐輸,金額甚至逼近兆元人民幣!原來,這些鉅款,都是在習近平一次次的「共同富裕」呼籲聲中被催促出來的。

所以,甚麼是「共同富裕」,為什麼這四個字既如此值錢又令人驚駭?

簡單來說,「共同富裕」的推展邏輯,就是政府先給予各種優惠,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而這一部份先富起來的人,又能夠捐輸回饋,再行分配財富,達到共同富裕的社會主義目標。

中共經濟建設願景是從赤貧到共同富裕 

如果從時間軸來觀察,即是從1978年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制定經濟建設三步走的戰略部署開始;2020年底,不管脫貧是脫真脫假,總之習近平說了算,他既然已經宣布農村脫貧成功,等於人民生活已達到小康水平的目標,那麼接下來,就要走到習近平依據「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願景目標」所確立的「共同富裕」主軸了。

可是,從赤貧到脫貧到共同富裕,這漫長的近半世紀,中共政府的經濟規劃與論述,難道都依照規劃完美沒有走偏?這可以從官方擬定改善經濟分配的三次分配論來觀察。


中國民間大企業騰訊、阿里巴巴、小米、美團、字節跳動近日蜂擁捐款。(網路圖片)

第一次的分配,就是1980年代初期。這個階段政府鼓勵願意投入企業者,政府給予技術、勞動力和報酬上的優惠,目標是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也就是說,這個階段的分配,是政府施給企業、個體戶的分配。

第二次的分配,是已經有部分的人和企業富起來了,政府藉由較充盈的收入,再透過薄徵減賦,把所得施給各行各業以及普及社會福利,彌補社會差距。如果說第一階段的分配,是政府施給企業的分配,那麼這個階段的再分配,也就是政府施給人民的分配。

到了第三次分配,也就是現在正在做的,是要求企業與有錢人基於社會責任的捐贈,不僅縮小社會財富差距,也要擴大中等收入群體,並確保在國家發展中也能同步保障和改善民生。分配的主體是企業,就是由企業分配給人民的意思,這也就是「共同富裕」的論述基礎。

一旦走上兩極分化就代表改革失敗

根據國防安全研究院梁書瑗博士的研究,「共同富裕」源自於1980年代鄧小平替改革開放所奠定的方向,藉以避免中國走向窮者越窮、富者越富的「兩極分化」社會。她特別強調,在中共語境裡,「兩極分化」具有特殊政治意涵,也是非常負面的禁忌。一旦中國出現這種現象,那就表示中共推動的改革開放失敗,揚棄了社會主義的信念,走上了資本主義的邪路了,這個時候,中共就很可能出手調控。

因此,我們可以從中共的角度來分析:他們為什麼選在此刻出手調控,推動共同富裕?

首先,過去幾十年,中共為了富起來,逐漸放出去的自由度似乎過度到難以掌控了,譬如原先規劃以公營作為主角的企業,如今都漸漸變成民企遠遠大過國企了。

此外,國防院的梁書瑗博士提到,中共當年為了發達經濟,推動「城鄉二元戶口制」,讓經濟重點發展區域的地區和人民享有不同待遇,沒想到這個制度卻也是形成如今貧富差距拉大,社會不公擴大以及農村持續落後的元兇之一。因此,所得若沒有儘速重分配到落後地方,人口素質無法提升,那麼中共冀望的經濟大躍昇根本沒有支撐條件。

梁書瑗還認為,在民營企業的發展過程中,中央雖提供發展空間與調整意識型態,但事實上民營企業長期與地方政府的關係盤根錯節,彼此牽連掛勾太深,弊端由此而生,對中央治理也是警訊。

習近平以共同富裕修理民企與地方官

先讓一部份人富起來,再帶動中國共同富裕的跨世紀願景,目前實施的結果卻是:民企大過國企、城市鄉村兩極發展、民企與地方官過度勾連…等等弊端叢生的現狀。

因此,從這些弊端所在,就可以很清楚看出,目前中共對於政策的修補調整的方向。譬如,為了避免民營企業進一步出現壟斷化、資本過度集中以及掌握生產技術,甚至掌握消費者數據,造成扭曲市場公平競爭能力的環境,因此,必須強化對這類型民企的監管。

此外,要從根遏止民企的不正常巨大影響力,光從改善收入分配機制整頓民營企業已經不夠,還必須剪除支持民營企業路線不正確的官僚系統,就好像中共最近整肅阿里巴巴企業基地杭州的市委書記周仁勇那樣。


習近平提及「共同富裕」的次數更加頻繁。圖:取材自維基百科

共同富裕不是分蛋糕 而是習吃掉所有蛋糕

「共同富裕」確實已成為習近平施政的主軸,根據《彭博》報導,習近平在今年講「共同富裕」已經65次,這是去年的兩倍,提及的次數如此頻繁,政策導向可見一斑。

此外,許多外電評論都聚焦這是習近平透過打擊民企與地方官僚勢力,藉以進一步深化並鞏固自身權力的手段。確實,一方面「共同富裕」既具備建構國家願景的長遠正當性,實質上又可以達成政治上的集權效果,何樂而不為?也難怪如《華爾街日報》就認為,習近平不像是「分蛋糕」,而是將「蛋糕」收歸己有,再吃掉所有「蛋糕」。

剩下的問題是,未來中國民營企業的發展,以及與國家的關係恐陷入劇烈變動期。這個近年來以快速經濟成長支撐,搖身一變為霸權的國家,又要怎麼在斬斷、羞辱經濟支柱的狀況下維持霸權和政權呢?

 延伸閱讀 

→ 習近平瞄準富豪 加強統治合法性
習近平扯「共同富裕」意外揭下中國「完全脫貧」的假面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