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撤軍阿富汗後尷尬的難民問題如何解決?

  • 時間:2021-09-01 08: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撤軍阿富汗後尷尬的難民問題如何解決?
阿富汗的難民問題如今讓各國陷入兩難的境地。(美聯社/達志影像)

美國撤軍阿富汗期限在8月底已經到期,加拿大、英國、德國、法國、義大利等二十多個國家,也已撤離高達十萬多人的公民及持永久居留證者,但相關的問題仍然持續在發酵、悶燒。

當塔利班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奪下政權後,阿富汗內部陷入混亂,人民恐慌的情緒不斷蔓延,逃亡的危險景象透過新聞放送到全世界公民的眼裡,加上阿富汗內自殺炸彈攻擊事件頻傳,接下來的問題,不只有政治、軍事問題,難民和恐怖攻擊的遍地開花,才是各國難解的燙手山芋。

若談及接收難民,現任德國總理梅克爾必定是指標型的人物之一。2015年時德國從對難民緊縮的秉性轉為以人權、人道主義的道德同情,表達無上限接收難民人數,以致德國難民人數激增,由過往2004年至2011年以每年可容許接收5至7.5萬名難民的人數,自2015年9月之後急速增加,到了2018年底德國已經接納180萬的難民,到2020年中略為下降到177萬人。

面對如今阿富汗可能產生高達350萬的難民人數,歐洲國家的大門還會像2015年一樣為難民們敞開?關於這一點的確讓外界產生高度質疑。

各國對接受阿富汗難民敬謝不敏

對於阿富汗難民問題可能即將到來,歐盟委員會主席馮德萊恩呼籲歐盟成員不要對阿富汗難民關上大門。但對此,奧地利總理庫爾茨表示,在他任內,接受阿富汗難民不是一個選項。此外,即將卸任的德國總理梅克爾也一反2015年對難民敞開雙臂的態度,表示德國無意接受大量來自阿富汗的難民;法國總理馬克宏也對難民的接收表達敬謝不敏的態度。


歐盟執委會主席范德賴恩(Ursula von der Leyen)呼籲歐盟成員不要對阿富汗難民關上大門。 (資料照/twitter)

中國、俄羅斯以各自利益考量擾動中東持續動盪

美國撤出阿富汗,對於中國和俄羅斯而言,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美國及歐盟勢力雖從中東地區退出,但短中期內美國在國際公信力、盟友對其信賴的減損與不滿、以及美國國內民眾對拜登的不支持度低於五成,首度超過支持度,或將為中國與俄羅斯帶來短期紅利。而憂的是,美國撤軍對中國與俄羅斯在中東的「保護傘效力」下降,無法再以美國軍武力量的遮蔽發展在中東的勢力,拖住美國的關注力持續放在中東,絕對是中俄的策略之一。

另一方面,若美國一直無法完全轉移中東勢力,將無法完全轉移戰略至印太地區,中國即可在印太議題上稍作安歇一段時間;而俄羅斯日前被美國再度制裁後,更加不可能容許美國將阿富汗難民先安置在中亞鄰國的想法。對於難民問題,中國和俄羅斯或將以著自身利益,讓大量難民持續中東地區內流竄,藉此讓阿富汗問題繼續延燒,難民問題衍生的不僅僅是安置,更多是大國之間的角力。

難民問題是否讓美國戰略移轉功虧一簣?

美國自川普後期在戰略上的調整有目共睹,而從拜登上台後,在戰略上的緊縮更是不容否認的事實。原因在於美國國內在歷經川普四年任期後,內部族群對立情況更趨嚴重,與中國對抗的態勢也愈趨白熱化;在與歐盟各國關係亟欲修復、和俄羅斯關係又需緩和的情況下,原本放在中東地區的重心也勢必需要調整。


阿富汗在今年下半年度仍是美國最主要的問題。(資料照 / White [email protected]

阿富汗的難民問題如今讓各國陷入兩難的境地,若是接收,擔憂重演2015年的劇情;若不接收,又擔憂丟不起長久以來標榜人道主義的歐洲各國顏面。對於美國而言,若阿富汗後續衍生的難民問題無法解決,就等同於撤軍失敗。若未來歐盟及美國對於難民接收數量極低或是付之闕如,仍由過往接收量最多的土耳其、巴基斯坦、烏干達等國家來接收,難民內所參雜的恐怖勢力是否更加容易產生滋擾。畢竟土耳其長期以來的經濟和種族問題已經自顧不暇,長期皆需要外部力量來介入,而巴基斯坦的情況更加不遑多讓,如此一來,難民問題將更成為美國在中東挪不開腳踝的麻煩問題。

保守估計,阿富汗問題雖不會長久熱燒,但今年下半年度卻仍是美國最主要的問題。9月底的德國大選,勝出的總理勢必將成為美國能否在阿富汗難民問題上解套的重點,以及如何與其整合處理中東及歐盟問題,也是未來合作的重要關鍵。美國的戰略移轉至亞洲的部分,現階段恐還有賴於印太盟友來協助防衛與保溫。

 延伸閱讀 

>>阿富汗變天後的啟示:搭乘印太戰略號 台灣應創造更多貢獻、與世界更深連結
>>美國倉促撤離阿富汗傷西方信譽 促歐洲走自己的路
>>阿富汗博弈 中巴印搶佔有利位置

作者》許慧儀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