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騎享台灣 重新遇見被疫情耽誤的山海美景

  • 時間:2021-08-20 10:0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吳琍君
騎享台灣 重新遇見被疫情耽誤的山海美景
今年是「2021自行車旅遊年」,交通部觀光局也評選出30條優質單車遊程,並於台灣COVID-19本土疫情趨緩後,委託台北市旅行公會舉辦媒體踩線團體驗遊程。圖為媒體騎經舊草嶺隧道後開心合影。(台北市旅行公會提供)

交通部觀光局在「2021自行車旅遊年」推出16條單車經典路線及30條優質的單車多元化遊程,希望帶領大家深入探訪台灣的山水之美,不料卻遇到COVID-19本土疫情爆發,直到暑期即將步入尾聲,國民旅遊才在諸多限制下緩步復甦,業者也趁機推出踩線團試水溫,期盼引領民眾重新遇見被疫情耽誤的台灣山海美景。

16條經典路線、30條優質遊程 等待鐵馬來相伴

觀光局繼去年推出「脊梁山脈旅遊年」後,今年又推出「自行車旅遊年」,除了在「台灣自行車旅遊網」整理出16條自行車經典路線,包括6條環山線、5條濱海線、2條河濱線、2條田園線以及1條山岳線外;還從100多家旅行社推出的300多條自行車遊程中,評選出30條結合百大小鎮、部落秘境、山林探索及文化藝術,並串聯在地產業、深具台灣特色的優質單車遊程,希望讓民眾可以盡情享受騎著鐵馬、探索秘境的樂趣。

不料5月中旬台灣爆發COVID-19本土疫情,全台進入三級疫情警戒,直到7月27日才降為二級,且8月中旬起,每日確診數都降到5例以下,才讓國旅市場緩步回溫。觀光局更在日前委託台北市旅行公會推出媒體踩線團,從東北角的淡蘭古道上200多年的聚落文化,穿越百年前台灣最長的鐵路隧道,重新遇見被疫情耽誤的台灣山海絕色。

隱於海濱山嶺間 飽含歷史幽香的淡蘭古道


淡蘭古道一景。(吳琍君攝)

古人說「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但若能邊旅遊、邊聽故事,還能邊體驗先人生活過的足跡,更能「不虛此行」。

這次媒體踩線團的資深導遊朱銘朗從18世紀清康熙開放先民渡海來台說起,當時先民沿著淡水河開墾,在大稻埕、艋舺興起後,又持續深入上游的基隆河、新店溪及大漢溪開枝散葉,「淡蘭古道」也因此成為往返台北和宜蘭的重要廊道。朱銘朗說:『(原音)所以為什麼叫「淡蘭古道」?因為呢,在清朝的時候,台北叫「淡水廳」,清朝設了兩個廳制,一個叫「淡水廳」,一個叫「葛瑪蘭廳」,那葛瑪蘭是什麼?就是我們現在宜蘭早期的名字,所以從淡水到葛瑪蘭的往返交通這個要道呢,就叫做「淡蘭古道」。它不僅是我們人在走的一個綠道,它還是很多候鳥棲息、甚至昆蟲牠們在走的廊道,那全程走完可能要走一天。』

有趣的是,這條淡蘭古道日後還發展出北、中、南3條道路。朱銘朗說:『(原音)那「北道」一般就是來到東北角,轉到基隆、宜蘭,這條道被稱為「官道」,那顧名思義,就會建設得比較完整,也比較沒有那麼崎嶇;那中間的道路呢,一般叫「商道」,就是一些商人經商、休憩,所以叫商道;那「南道」呢、南到哪裡?比如說從深坑、石碇慢慢上去到坪林,是不是有很多種茶的?這個茶葉要送過來,所以這條南道就被稱為「茶道」。那由於「茶道」跟「商道」一般就只是為了趕路、運送,所以整個規劃就以方便為主。』

被誤會的藍腹鷴聖地 200多年水梯田文化再生


位於淡蘭古道旁、緊鄰澳底的古老聚落「雞母嶺」遺世而獨立,站在田園間遠眺,即可望見大海。(吳琍君攝)

雖然淡蘭古道在鐵路開通後逐漸沒落,但是先民沿途開墾留下的遺跡卻有如世外桃源般遺世而獨立。距離澳底不遠的「雞母嶺」,就是一處全盛時期曾擁有200多甲水梯田的古老聚落,只是30年前人口逐漸外流,現在僅剩3分田。

不忍家園殘落,身兼土木工程師的蕭學苑開始回鄉復育水梯田,並帶領遊客走讀雞母嶺的歷史人文,讓後代子孫也能在田埂間踩著先人走過的足跡。他說:『(原音)鄉下的路最大的叫「淡蘭古道」,另外一種就是「保甲路」,大概就是一公尺到一公尺半左右的寬度。所以你們去查古地圖,你打「保甲路」,它就會出現了。保甲路就是一條公有的路、以前公有路它有地號,但是所有權是國家的。那另外假設我這一戶要到我叔公那一戶,那我要怎麼走?它不會刻意去開一條路,就順著田埂走,所以另外有人叫做「田埂路」。那我再走過去,遇到一個池塘,經過壩堤,那一段也是路。所以山上的路有很多種,而一定都「抄近路」。』


「雞母嶺」文史導覽員蕭學苑躺在自己整理的田園前耍廢的模樣。(吳琍君攝)

蕭學苑指出,早期這一帶有許多棕灰色的雌性藍腹鷴,先民不懂,以為是母雞,台語叫「雞母」,因此才將這裡稱作「雞母嶺」。由於聚落裡99%的老人都是文盲,也沒有留下什麼文史資料,只能憑祖譜推估祖先已在這裡生根230年,甚至連門牌號碼都因此相沿成習,註記著先來後到的歷史軌跡。蕭學苑說:『(原音)所以你可能看到16號旁邊是58號,因為他後來才來定居。鄉下的門牌沒有單雙之分、沒有照著數字的大小分,只有先後分。所以你會發現雞母嶺最高的那一號是43號,我們這邊走路上去要1個小時;所以郵差如果繞一圈到上面,他整個早上雞母嶺就送不完。那我們以前小學讀書的時候,沒有信箱,他全部都送學校,叫學生拿回去,他只送到學校就回去了。』


可媲美澎湖雙心石滬的「雞母嶺」水梯田美景。(吳琍君攝)

在蕭學苑的整理下,現在雞母嶺的水梯田不僅擁有形同澎湖雙心石滬的打卡美景,他還準備招募100件攝影作品印在T恤上,於10月中旬展開第一屆水梯田T恤藝術展。(詳見:遇見雞母嶺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meetinggm)


「遇見雞母嶺粉絲專業」正在招募100件作品,希望在10月中旬展開第一屆水梯田T恤藝術展。(吳琍君攝)

穿越舊草嶺隧道 奔向太平洋、遇見龜山島

結束雞母嶺的探訪行程後,隨即可前往福隆,騎著自行車穿越「舊草嶺隧道」,並且奔向太平洋、遇見龜山島。朱銘朗說:『(原音)這條舊草嶺隧道在1924年完成以後呢,當時它不僅是台灣最長的鐵路隧道,還是我們亞洲地區最長的一條隧道。騎到那個隧道,不用吹冷氣就會覺得很涼爽;當你騎出去隧道口,就一口氣從新北市直接騎到宜蘭縣、來到石城了!所以說這條隧道呢,直接跨越兩個縣址,而且出去以後,大概再往前100公尺,就是我們美麗的太平洋,你就會看到前方有一座我們最著名的龜山島。』


騎自行車穿越「舊草嶺隧道」,即可抵達宜蘭,直奔太平洋、遇見龜山島。(吳琍君攝)

舊草嶺隧道全長2,167公尺,採用紅磚疊成整條拱形通道,洞口上方以草書刻出兩端迥然不同的天地,新北這端是「制天險」,宜蘭則是「白雲飛處」,精準形容穿越天然山險後,豁然乍見碧海藍天的驚豔;尤其新草嶺隧道就在旁邊,還可同時捕捉普悠瑪號迎面疾駛而來、再隱身隧道而去的美麗身影,充滿時代感,又彷彿訴說著光陰一去不復返。


剛騎自行車從舊草嶺隧道出來,就看見普悠瑪號的美麗身影迎面疾駛向新草嶺隧道,令人充滿驚喜與悸動。(吳琍君攝)

事實上,從雞母嶺到舊草嶺,不僅無縫接軌去年的山脈旅遊和今年的單車旅遊,也完美結合了台灣的山海之美,更完整穿越了台灣200多年的歷史人文,就連餐食也融合了在地的山珍及海味,讓人深受感動。期待在疫情更加趨緩、疫苗覆蓋率也更加提升後,能在台灣的山巔水湄聽到遊客此起彼落的歡笑聲。


新草嶺隧道就在舊草嶺隧道內側,新舊並陳,也成為時代變遷的真實寫照。(吳琍君攝)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