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人民窮還是窮!任意界定貧困標準的中共脫貧宣傳 僅是國王新衣

  • 時間:2021-08-19 17:31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人民窮還是窮!任意界定貧困標準的中共脫貧宣傳 僅是國王新衣
貧困從來都是動態的,也超出了中共劃定的「貧困縣村」。(示意圖/Li Lin)

中共建黨百年,炫耀的政績之一是讓8億多中國人脫貧,並從此消除了絕對貧困人口。國外媒體和一些國際組織也隨聲附和,客觀上背書了中共統治的部分正當性。事實上,中共的脫貧宣傳非常具有欺騙性,任意界定貧困標準,服務於特定的政治目的。

數字遊戲掩飾貧困實情

中共所謂的8.5億人脫貧是從1978年開始計算的。中共建政已經72年,為什麼在談論脫貧問題時迴避其統治的前30年呢? 這是因為中共為了突顯建黨百年的成就,現在劃定1978年貧困人口時,以世界銀行2011年制訂的絕對貧困標準推算出1978年的貧困線為每天收入約1美元以下。以這個標準計算,1978年中國的貧困人口為8.5億,占當年人口總數的87%。而1949年中共建政時,貧困人口若以貧雇農人數計算,也不過2.41億,佔人口總數的44%。這就等於是說,從1949年到1978年,貧困人口新增了六億多人,貧困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增加了一倍。這是中共刻意迴避的對比。相反,中共為了掩蓋其前30年統治造成的災難,1978年時曾經制訂了極低的貧困門檻,以農村地區每人年收入人民幣100元作為官方的貧困線,公佈貧困人口為2.5億人。表面上看,貧困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與1949年相比有所下降。

從1978年到1985年,由於放鬆了對農民的控制,農村收入按實際價值計算增長超過了1.6倍,鬆動的戶籍制度,從農村到城市的農民工流動越來越多,他們的匯款是改善農村生活的主要原因。那時還沒有中共的脫貧工程。從1986年開始, 中共成立了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劃定貧困標準為每年收入230元以下,總人數為8千萬。但按照官方現在回溯的計算方法當時真正的貧困總人數仍然有4億多,貧困人口比例為42%,這與1949年比例大致相同。此後,中共每一屆新領導人都以一億左右人口作為單位,以此劃定貧困線,幾年後聲稱將這部分人口部分或全部脫貧,但是每一次劃定的貧困線都比國際當時計算的貧困線低很多。

更多的人生存狀況岌岌可危

1985年到2015年,以消費價格指數衡量,中國的貧困人口比例大致保持在42%左右。2016年後,實際貧困人口比例開始上升。2020年消費價格指數比1978年上漲了近七倍。如果以中共現在使用1978年每天收入1美元以下作為貧困線,那麼中國現在的貧困線應該是每天收入不低於6.7美元。即使按照世界銀行2018年每天收入5.5美元作為貧困線(世界銀行在2011年所訂貧困線太低,2018年提高了貧困線標準),中國月收入在人民幣1000元以下的6億人,都屬於貧困人口,佔總人口的43%,這與1949年貧困人口比例相當。如果以每天收入6.7美元作為貧困線,現在貧困人口比例比1949年還高。

中共所宣稱從1978年以來43年的脫貧業績,實際上只是農民從1978年到1985年7年中通過自救而獲得的,隨後的中共脫貧工程沒有改變總人口中的貧困比例。此外,農村居民和農民工在醫療、教育、養老的社會福利普遍匱乏、失去土地而被城鎮化的居民不能獲得高於貧困線的社會保障,以及城市居民的貧困人口一直增加且低保標準低於消費指數增加,以這些指標衡量中國目前情況,貧困人口比例也將超出1949年的44%。

貧困實際是缺乏公正分配機制

中國貧困問題也需要橫向視野。70年前,台灣貧困人口比例與中國類似,韓國貧困率比中國更高。經過70年人,南韓人均每天收入在5.5美元以下佔人口比例約4%,臺灣在1%以下,這兩個國家在全民醫療、平等教育、貧困人口享有住房和養老方面更是遠遠優於中國。

中共將貧困描述為靜態和固定地域的,但是貧困從來都是動態的,也超出了中共劃定的「貧困縣村」。例如,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中國僅在2020年第一季度至少有5千萬缺乏社會保障的農民工失業,對他們的補貼微不足道,而中國政府對大部分陷於貧困的人缺乏救濟。即使按照中共所定的絕對貧困線標準,僅在新冠疫情爆發的頭3個月就新增加了至少1千萬的貧困人口,中共的脫貧統計完全無視這部分人的存在。

在過去的43年,中國政府收入在全球增加最快,從1978年的世界第10位上升到2010年的第2位,收入增加了170倍 ,但是對社會保障的投入一直嚴重偏低,年平均社會保障支出僅佔GDP的5%,比世界不少中低收入的國家還低。因此中國高比例的貧困問題不是缺乏財富而是欠缺公正分配的機制,而公正問題與制度密切相關。中共專制的權貴階層牟取了幾乎全部的財富增長,使貧困人口比例一直居高不下,而進一步剝奪公民權利和實施更嚴密的社會控制,貧困人口比例會繼續增加。

 延伸閱讀 

→ 人民期待的不是變強國橫行世界
→ 以脫貧之名行掠奪之實!西藏邊境小康村是定居殖民的擴張
「林芝模式」開啟中共對西藏新一輪的掠奪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