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走在十字路口的古巴革命

  • 時間:2021-08-12 13:32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走在十字路口的古巴革命
古巴全國大示威預示古巴革命已到十字路口?(張翠容提供)

說起古巴,人們便會想到切 . 格瓦拉,以及他和卡斯楚所領導的古巴革命。而古巴和該場革命自一九五九年便如神話般存在。即使面對美國的嚴苛打壓制裁,古巴的社會主義仍能盪漾在加勒比海的綠波上。可是,最近古巴發生罕有的全國大示威,令外界紛紛懷疑,古巴革命是否正面臨最嚴峻的挑戰?

這次古巴全國大示威的導火線,主要是疫情帶來的停滯性通貨膨脹,物資嚴重短缺推高物價如火箭上升,人民消費能力卻急速下滑,生活更形困頓,加上川普時代逆轉了歐巴馬對古巴逐漸鬆縛的政策,重拾制裁。最要命的是,就是限制在美的古巴人寄錢回家鄉,這是不少古巴家庭的重要生活支援,卻不人道地給截斷了。現在又面臨疫情,古巴一直靠旅遊業帶來的外匯收入大減。古巴人原本期待拜登上台走回歐巴馬之路,結果希望落空,拜登更在此時對某些古巴官員加大制裁,有古巴人隨即歸咎於他們的專制政權。

疫情加重經濟危機

外界形容古巴目前的經濟大危機比上世紀九零年的危機更嚴重。去年全球爆發大瘟疫,古巴最初還可向其他有需要的第三世界國家,輸出醫生進行救援。另一方面,古巴自己也積極研發疫苗,稱「主權二號」,以求解決在美國制裁下可能出現的疫苗荒。原來,早在一九五九年革命後,時任領導人卡斯楚就已經鼓勵生物科技的研發,並創立了芬利疫苗研究所,讓古巴研究員無需美國幫助,自己研究疫苗。在一九八零年代,古巴科學家已研發出當地第一種乙型腦膜炎疫苗。

自去年以來古巴疫情尚算受控,但仍難免受外圍因素打擊,經濟改革停滯不前。最近該國疫情因為放鬆關口檢驗而捲土重來,來勢洶洶,古巴政府再度推行防疫措施,導致工人生計大受影響,人民忍無可忍,遂出現了古巴共黨統治數十年來最大規模的全國抗議活動,成千上萬的古巴人在各省各地走上街頭。有音樂人把古巴一貫的革命口號「祖國或死亡」Homeland or Death改為「祖國與生命」( Homeland and Life ) ,在示威中成為突出的口號。

以上現象,發生在古巴,的確令人側目。事實上,自卡斯楚去世,其弟勞爾繼任之後,就積極推行開放改革以應對經濟困境,社會控制也逐漸鬆綁,例如互聯網普及起來。值得我們關注的是,今年四月勞爾還宣佈辭去黨的領導人,讓位給外姓人卡內爾,結束卡斯楚家族壟斷領導的地位。


古巴面對嚴重物質短缺。圖:張翠容提供

帶動示威  音樂人挺身而起

不過,有強大聲音認為古巴一天不結束獨裁統治,人民一天不會有好日子過。還記得好景俱樂部(Buena Vista Social Club)這個懷舊古巴樂團,曾掀起世界對古巴音樂的熱情嗎?原來這次大示威也受到古巴音樂人和其他藝術家支持甚至帶動,其中由流亡邁阿密的嘻哈 ( hip hop ) 古巴歌手羅梅羅 ( Yotuel Romero ) 和其他古巴歌手,共同創作的抗議歌 Patria y Vida,串連了散居在美國和拉美各地的古巴僑民,示威中響徹雲霄的口號「祖國與生命」便是來自這首在社交媒體點擊率達六百萬的歌曲:「我的人民要求自由,不再有教條。讓我們不再喊祖國或死亡,而是祖國和生命 …… 」。有評論說,這首歌唱出了古巴人民心底的不滿聲音,以及對生活的挫敗感。

在此之前,二零一八年古巴政府通過三四九號法令,要求所有藝術活動必須事先獲得古巴文化部授權,國內外的古巴藝術家和學者遂成立了對抗古巴政權的「聖伊西德羅運動」( San Isidro Movement,取名於哈瓦那的聖伊西德羅之地 ) ,羅梅羅也是成員之一。去年十一月,古巴政府掃蕩該組織總部並拘捕其中成員,引發好些藝術家們絕食抗議,為這次大示威作了一場預演。

此外,在邁阿密成立的人權組織「古巴決定」( Cuba Decide )也積極響應這次古巴大示威,其領袖羅莎 . 派雅 ( Rosa Mria Paya ) 批評古巴政府把所有問題歸罪於美國制裁,其實問題主要來自於內部,結束獨裁以及還人民自由權,才是最終解決方案。她希望美國協助古巴帶來轉變,而她也正忙於在美進行有關遊說工作。

古巴往何處去?

古巴應往何處去?在社交媒體上,國內外的古巴人就此來了一場大辯論。居住在哈瓦那的加拿大裔觀察家 Gregory Biniowsky指出,用黑白二分法來看待古巴是危險的。主張激進改革或極端保守派,都只屬少數,大部份當地古巴人最渴望的是美國解除制裁,重新與古巴政府建立正面關係,好讓後者得以放心推行更大刀闊斧的改革,使人民生活有顯著改善。

筆者多次出入古巴,亦發現不少民眾在追求較豐富的物質生活和更大自由度之餘,仍不願放棄社會主義,特別是目前資本主義經濟出現全球性危機,古巴應尋找另一種可能的發展模式。現在要看古巴政府是否有能力聆聽和回應古巴人的聲音,展開對話。至於美國,無論是按自身利益干預及扭曲海地政情,又或者用制裁手段企圖置古巴於死地,都是不道德的。


筆者在古巴採訪時碰上不少仍堅持社會主義的古巴人。圖:張翠容提供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