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為何習近平選林芝為首訪之地?「林芝模式」開啟中共對西藏新一輪的掠奪

  • 時間:2021-08-11 10:5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為何習近平選林芝為首訪之地?「林芝模式」開啟中共對西藏新一輪的掠奪
林芝位於西藏自治區東南部,藏人稱其為「太陽寶座」。近年來,中共以「對口援藏」為名調動大量人員,改變了林芝地區的民族構成。(AP/達志影像)

七月下旬,習近平首次作為中共最高領導人「考察調研」西藏自治區,飛抵的首站是林芝。今年是中共所稱的「和平解放西藏」七十周年,本次出訪意義明顯。那麼為什麼習近平會選擇林芝作為首訪之地?這對西藏的未來有什麼預示? 

林芝位於西藏自治區東南部,雅魯藏布江中下游,藏人稱其為「太陽寶座」,已經在數千年前就開始在這裡定居。林芝的平均海拔約為3000米,低於西藏其他地區,全年氣候溫和濕潤,被中共宣傳成「西藏的江南」,許多擔心高原反應的漢人都將這裡作為進藏的首選定居點。林芝總面積11.7萬平方公里,相當於福建省的面積。林芝有世界上最大的峽谷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水力資源豐富。 

習近平與林芝的關係可以追溯到1990年代。1994年江澤民執政時期,中共在第三次西藏工作座談會上制定了各省、直轄市「對口援藏」的政策,將西藏自治區下轄的7個地級行政區分別與內地的若干省級行政區對接。由西向東,阿里對接河北、陝西;日喀則對接上海、山東、黑龍江、吉林;那曲對接浙江、遼寧;拉薩對接北京、江蘇;山南對接湖南、湖北、安徽;林芝對接廣東、福建;昌都對接四川、天津。當時,習近平任職福建省委常委,1998年升遷至省委副書記,負責向林芝輸送福建幹部。

剝奪農牧民土地、改變當地民族構成的的城市化

近20多年來,林芝地區數萬藏人農牧民被以「城鎮化」、「水庫移民」、「生態保護」、「脫貧」為名搬遷,同時中共以「對口援藏」為名調動中央部委、廣東和福建等省政府部門、工商業、漢語教育、科技、旅遊、建築業大量人員在林芝城鎮建立機構,改變了這個地區的民族構成,漢族常駐人口從1990年代中佔總人口不足6%上升到2020年的25%。近10年來,這個地區漢族常駐人口增加了75%,而藏族只增加了10%。按照這種人口模式,在未來20年內漢族人口將於藏族比例相當。 

今年6月下旬,西藏林芝到拉薩鐵路建成。這條鐵路是正在修建川藏鐵路的一部分,連接藏區的中部和東南部,林芝已經成為藏區東南部公路和鐵路的重要交匯點。林芝在2015年建市後被規劃為旅遊城市,近年來是西藏自治區旅遊人數增加最快的地區,旅遊收入佔總收入的五分之一。2019年,林芝市藏人占人口的75%,但是接待遊客數量不足十分之一,從這個數字大致可以推斷藏人從旅遊獲得的收入僅是九牛一毛,而代價是喪失原來的土地資源和其他生產資料。 

此外,中共將藏區東南作為通往南亞的通道,「一帶一路」項目中孟印緬經濟走廊的重要節點。與緬甸接壤的林芝市察隅縣竹瓦根鎮正在擴建的吉太邊貿市場相鄰緬甸克欽邦,克欽邦是一帶一路輸油管道的必經之地。但是作為這個地區原住藏民被排除在與自己有關的經濟決策和分配之外。 

以「生態保護」為名掠奪水利能源

習近平官至黨國權力巔峰後,林芝被中共喉舌《人民日報》評為「城市品牌」的唯一藏區地級市,逐步被打造成生態文明城市的樣本。那麼這種「生態保護」的實質內容是什麼呢?中共在2009年將林芝規劃為水力發電「西電東送」和「藏電外送」的基地,其後六年內,在流經林芝的雅魯藏布江和支流尼洋河建成了108座水電站,其中一半以上的電力外輸。2015年林芝設市後,更大規模的多布和波堆水電站投產發電。2020年,林芝水力發電企業總產值比上一年增長了39.1%。林芝本來可以不使用水能源,而僅使用豐富的太陽能和地下熱就可以滿足本地能源的需求,這樣可以有效保護當地的生態環境。 

今年3月,中共依據《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將要在雅魯藏布江下游實施水電戰略開發。這個巨型水壩選址在雅魯藏布江大峽谷所處的米林和墨脫縣,其發電裝機容量預計是三峽工程的三倍。水壩一旦竣工,不僅會影響到下游印度和孟加拉國的水源流量,而且會極大危害藏區和中國內地的生態環境。另外,水壩位於雅魯藏布江斷層帶,屬於喜馬拉雅地震帶。這個地區地殼活動活躍,地震頻繁,70年前墨脫縣發生過8.6級地震。這個巨型水壩也剛好坐落在國務院劃定的雅魯藏布大峽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由此可見,中共所謂的「生態保護」不過是榨取當地自然資源的幌子。 

以族裔劃分社會等級的城市化更有效地控制藏人

在過去的三十年中,漢族在西藏社會等級向上流動的比例不斷增加,而藏人向下流動的比例持續上升。這是由於漢人佔據了公共部門幾乎所有有實權的位置,獲得經濟和市場交易特權。林芝也不例外,以「生態化」為名掠奪的土地形成了更有效的資源開採和其他形式的剝削。藏人農牧民絕大部分只能在缺乏工作機會的村鎮出賣勞動力為生。中共制訂西藏發展的優惠政策在林芝的城市化過程中只是有利於漢族定居者,城市化的工作機會以漢語為主,絕大部分藏人很少能夠進入林芝市區。林芝模式加速了在藏區以族裔劃分的社會階層和財富鴻溝,這同維吾爾地區已經發生的情況類似。林芝城市化使中共對這個地區領土進行更有效地控制,社會信用體系使藏人更容易被識別和監視,遏制藏人社區的發展和規模,這種城市化過程更有效地支配和壓榨藏人。 

以城市化、旅遊、貿易、能源開發為主,林芝模式開啟中共對西藏新一輪的掠奪。中共以「解放」、「發展」、「救星」、「民族團結」、「國家穩定」和「民族融合」的話語掩蓋了對西藏的佔領,藏人遭受進一步的壓迫和剝削。 

 延伸閱讀 

以脫貧之名行掠奪之實!西藏邊境小康村是定居殖民的擴張
維吾爾獨立法庭開庭 為民間審判中共揭序幕(影音)
中國對維族種族滅絕 違反聯合國公約所有條款

作者》 邵江 1966年出生。北大數學系期間,是北大「民主沙龍」主要成員,八九民運爆發後成為北高聯常委,「六四」後被捕入獄十七個月。1997年輾轉流亡海外。為英國威斯敏斯特大學政治學博士,現居英國倫敦。2017年曾來台在中研院擔任訪問學者。是「華維藏團結會」發起人。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