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國整治補教業挽救低生育率 恐難撼動高競爭現實

  • 時間:2021-08-04 21:03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衛報
  • 撰稿編輯:張雅涵
中國整治補教業挽救低生育率 恐難撼動高競爭現實
為了減輕學生和家長在高度競爭教育體系中的壓力,中國7月底宣布新政策,嚴禁盈利性質的課後輔導。(路透社/達志影像)

為了減輕學生和家長在高度競爭教育體系中的壓力,中國7月底宣布新政策,嚴禁盈利性質的課後輔導。觀察人士認為,中國之所以對私人教育產業祭出「整改」鐵拳,是為了降低教育成本好提振生育率,此外,產值達上千億美元的補教部門樹大招風,也成為繼科技業後,受到北京嚴格管制的產業。

太貴生不起 北京打擊補教業救低出生率

中國國務院7月23日發佈一項新令,迫使課外補習教育公司註冊為非營利組織,嚴禁營利性質的課後輔導,並禁止在週末和國定假日上課。

這項整頓新令讓規模達上千億美元的私人補習教育業受到大震盪。中國希望,藉由這項改革減輕學童和家長在教育體系中遭受的壓力,進一步提振生育率;不過,專家認為,光是管制補習班,沒有同步改革體制內教育,恐難以撼動殘酷的升學競爭,家庭的課外教育費用負擔仍將居高不下。

倫敦國王學院(King's College London)國際發展講師劉燁(Ye Liu)指出,在過去的一胎化政策下,許多家庭望子成龍,將教育視作一種「投資管道」,透過讓孩子上頂尖大學或到國外留學,來將文化資本的特權複製到下一代身上。劉燁說,「所以他們需要補習,因為實在太競爭了。」

只透露姓氏為胡的一名家長告訴英國衛報(The Guardian),過去幾年暑假,她會把兒子送到上海的夏季補習學校。在2018年,這項開銷佔去她年收入的三分之一,即便後來學費年年高漲,但她和丈夫還是努力讓兒子參加。

中國許多家長和這對夫婦一樣,課外補習是絕對不會省去的家庭開支。根據中國財新網英文版引述的一項調查,在2016年,至少65%有學齡兒童的家庭會讓子女參加課外補習,這項數字在今年更飆高至92%。

然而,這並非正努力鼓勵年輕人生育的北京想看到的。綜合外媒報導,北京打擊補教產業的目的之一,就是希望降低教育成本,以提振節節下降的出生率。

中國去年的出生率和前一年相較下跌近15%,為了搶救低生育率的人口危機,北京已在今年5月全面開放生育三個孩子。但對年輕世代來說,養兒育女成本高,只生1個小孩就已經讓他們心生退卻,在他們列舉的不生或不多生小孩的原因中,其中一項主因便是巨大的教育費用開銷。

補教業爆炸性成長 步上科技業被整改後塵

為了讓孩子擠進一流大學的窄門,課外補習需求不斷增加,讓中國補教業在過去10年出現爆炸性成長,造就了價值達1,500億美元的私人補習教育業。劉燁指出,她認為嚴加監管不斷成長的私人補教產業,是北京這項新政策的「第二個主要目的」。

許多觀察人士認為,中國補教產業持續壯大,累積越來越龐大的資金和權力,因而成為繼科技業後,最新一個受到北京嚴格監管的產業。在過去一年,中國當局以反壟斷為由對中國科技大頭多次出手,包括約談高級主管、祭出罰款等措施,騰訊、滴滴出行和阿里巴巴等科技公司,都無法逃過這波「整改」浪潮。

即便先前已有傳聞北京將對補教業開鍘,但新政策正式公布當天仍立即令補教業者感受到劇烈衝擊,在香港和紐約上市的多家補教公司股價應聲下跌,其中跌幅最高達60%。

線上教育平台高途科技、知名補教業者新東方教育集團,以及在美國上市的北京世紀好未來(Tal Education Group)等公司深知,他們能抵抗新令的能力微乎其微,在新規公布後接連發出聲明表示,雖然這對公司前景將造成「負面影響」,但他們將會遵守新規。

實現教育平等 教改才是核心 

但管制補教業真的能減輕學生和家庭負擔嗎?

大批中國網友不認為新政策將會造成多大改變。衛報引述一家中國媒體的網路調查,回應這項調查的2,400人中,近七成表示這項改革無法減輕家長的負擔,只有18%的人認為這會部分或完全減輕負擔。

專家則認為,中國光是管制補教業,無法真的做到減輕學生和家庭負擔; 現實是,官方教育系統依舊不平等以及極度競爭。

許多家長也擔心,在新規下,未來會有更多人轉向不受到法令約束的私人家教老師,負擔得起費用的家庭仍會讓孩子參加大量課後補習。在上名校的追求下,教育環境ㄧ樣高度競爭,學業優秀的孩子拼了命通過升學窄門,表現不佳的孩子被這種高競爭的教育體系淘汰。

專家認為,北京在施行嚴格管制補習班政策的同時,應該多樣化以及提倡其他升學管道,例如推廣職業教育,以及提出配套政策 ,以改善教育機會和教育資源不平等的現象,從體制內的改革回應問題。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