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塔利班若重掌政權 伊朗萊希新政府將受衝擊

  • 時間:2021-08-03 20:26
  • 新聞引據:採訪、Bloomberg;Eurasia Review;Worldcr
  • 撰稿編輯:張子清
塔利班若重掌政權 伊朗萊希新政府將受衝擊
伊朗極端保守派人士萊希將於8月5日宣誓就任總統職位。(路透社/達志影像)

伊朗極端保守派人士萊希(Ebrahim Raisi)在8月3日獲得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的委任函後,將於8月5日宣誓就任總統職位,萊希上任後將面對內政外交的各項挑戰,其中之一為民兵組織塔利班(Taliban)可能重掌阿富汗政權,分析指出,塔利班統治下的阿富汗,將對萊希新政府帶來安全與經濟衝擊。

塔利班若再上台 與德黑蘭關係恐重回老路

伊朗極端保守派人士萊希將於8月5日宣誓就任總統,他上任後將面對來自內政與外交的各項棘手挑戰,其中之一就是阿富汗動盪情勢帶來的風險。

根據新聞媒體網站Worldcrunch引述美國安全消息人士,在西方國家部隊全面撤離阿富汗後,塔利班可能在6到12個月内占領喀布爾。分析指出,塔利班可能重組20年前遭美國推翻的政權,將對萊希新政府帶來衝擊。

關注中東與非洲事務的彭博社(Bloomberg)專欄作家戈什(Bobby Ghosh)撰文指出:「德黑蘭可能對美國撤出阿富汗感到滿意,但美軍撤出後卻帶來一個更加兇猛的敵人。」戈什指的更凶猛敵人就是塔利班。

塔利班已於7月9日控制阿富汗與伊朗兩國間的重要邊境口岸伊斯蘭卡拉(Islam Qala),使德黑蘭逐漸感受到來自塔利班的壓力。

伊斯蘭卡拉不僅是雙邊貿易的重要過境關卡,也是通往伊朗領事館所在地、阿富汗赫拉特市(Herat)的門戶。1998年,與塔利班結盟的民兵在當地屠殺11名伊朗人,其中包括9名外交官,使得當時的塔利班政權與伊朗瀕臨戰爭邊緣。

宗派問題 伊朗塔利班難解習題

分析指出,伊朗與塔利班之間的最大矛盾,來自彼此間不同的伊斯蘭宗派觀點(sectarian views),大多數為遜尼派的塔利班民兵,將什葉派的伊朗視為異端邪說,而伊朗最高領袖哈米尼曾指責塔利班「殘暴」,德黑蘭也自詡為全球什葉派的保護者,關切阿富汗境內少數的什葉派哈札拉人(Shia Hazara)持續遭受遜尼派迫害。隨著外國軍隊撤離與塔利班可望重新掌權,哈札拉人的前景堪慮。

印度觀察研究基金會(Observer Research Foundation, ORF)分析師米希拉(Saaransh Mishra)在「歐亞評論」(Eurasia Review)撰文分析:「萊希有意成為未來伊朗最高領導人,傾向維護自己身為什葉派保護者的信譽,若是哈札拉人在阿富汗持續受到塔利班和『伊斯蘭國呼羅珊省』(ISKP)的壓迫,將有損他的威望。」

因此彭博專欄作家戈什指出,「儘管伊朗和塔利班已設法達成一種權宜措施(modus vivendi),緩和緊張,但彼此關係仍然敵對」。

此外,阿富汗的哈札拉人也是德黑蘭(Tehran)支持的「法特米揚師」(Fatemiyoun division)重要組成武力,這支部隊在敘利亞為伊朗進行代理人戰爭。因此一旦哈札拉人受到遜尼派壓迫,萊希掌權下的伊朗應當不會坐視不管。

塔利班政權若回歸 伊阿經濟關係恐生變

另外,塔利班上台可能衝擊伊朗與阿富汗之間的經濟往來。

伊朗經濟受到國際制裁,加上去年爆發的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大流行衝擊,至今經濟一直處於低迷狀態。

新總統萊希上任後,已將解決當前嚴峻經濟情勢做為優先要務,有意重新與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政府進行核子協議談判,以早日解除加諸於伊朗的經濟桎梏。

不過,在德黑蘭遭受國際制裁下,與鄰國間的貿易往來,多少有助於舒解伊朗國內商品短缺及增加外匯收入。

其中阿富汗是伊朗重要的地區貿易夥伴,2017年到2018 年間,伊朗出口商品占阿富汗115億美元消費市場的22%,儘管美國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於2018年5月恢復對德黑蘭的制裁,但阿富汗仍然是伊朗最大的商品出口地,並且由於缺乏邊境管制和販運統計,雙方實際貿易數字可能要高出許多。

然而,彭博專欄作家戈什指出:「若是塔利班再度掌權,將危及受制裁束縛的伊朗與阿富汗原本順暢的貿易往來,並可能使得德黑蘭與喀布爾之間,一項雄心勃勃的鐵路建設計畫胎死腹中。」

塔利班作亂 難民毒品恐怖份子湧入伊朗

另一方面,伊朗境內有超過75萬名阿富汗難民,可能還要加上200萬來自阿富汗的無證難民,隨著未來塔利班和阿富汗政府軍的戰鬥愈演愈烈,勢必會有更多的阿富汗難民湧入伊朗。

除了難民帶來的人道問題以外,伴隨難民潮而來的毒品與人口販運等犯罪活動,以及恐怖份子趁亂滲透至伊朗社會,也將是萊希政府必須嚴肅對待的課題。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