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香港運動員活在一個悲劇的時代

  • 時間:2021-08-01 16:00
  • 新聞引據: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香港運動員活在一個悲劇的時代
香港羽球一哥伍家朗在東奧男單小組賽輕取對手,但一身黑衣卻引起香港民建聯批評。最後因更換球衣而表現失常,無緣晉級。(AFP資料照片)

在上周一,香港劍擊運動員張家朗在東京奧運會男子個人鈍劍比賽決賽上揮出那勝利一劍後,成功奪得香港史上第二面奧運金牌,並打破港隊最佳紀錄,引起全城沸騰。即使我這些已經離開了香港,身處異鄉的香港人,都因著張家朗的努力,為自己作為香港人的一份子而感到驕傲及自豪。但當香港人都慶祝運動奪金時,親共派卻硬是要把自己政治議程扣在奧運勝出之中。

在獲得金牌後,何君堯把勝利歸功於香港國安法通過,嘗試將「國安法」論述成讓香港重新踏入「太平盛世」、「重返光輝」,才會成就今次的勝利。另一方面,工聯會吳秋北、陸頌雄等人又在賀詞中強調這是香港的第一金,就只因為這是「香港回歸」後的第一面金牌。這些中共傀儡連在計算香港史上的獎牌數量都要緊跟中共的政治正確,只承認香港作為中國下的香港,行為極度可笑,但也道出了這個時代的悲哀。

更荒謬的是,香港人怎樣慶祝運動員獲獎,都能成為拘捕及政治清算的理由。在決賽的當天,大批香港人聚集於觀塘的一個商場內觀賞賽事的直播,在勝出後的頒獎典禮,只因香港人在國歌奏出時一路喊著「We are Hong Kong」,警方就立即展開調查,檢取商場的閉路電視紀錄,並在7月30日以違反國歌法的罪名拘捕一名男子,把政治清算延伸至日常生活當中,彷彿提醒着我們:在這個時代,我們每刻都要活在恐懼之中。

而政治打壓不只是遊走在體育賽事的外圍,更是直接影響著運動員的表現。

就在張家朗獲得金牌前,另一位香港運動員伍家朗因在比賽時穿上沒有區旗的黑色服裝,而被民建聯成員穆家駿「強烈譴責」,指責他是因為不想代表香港而不願穿上印上區旗的服裝,隨即又有大批親共派人士加入戰團接力炮轟,指責他穿上黑衣支持「黑暴」。結果需要他本人在賽事期間出來澄清是因為贊助商合約期滿,自己又無法在戰衣上印上區旗,才會選擇自費製作自己上場的戰衣。

後來為了滿足這班親共派的訴求,伍家朗在下次比賽臨時換上印有區旗的贊助商服裝,卻在比賽時明顯見到他心不在焉,更因為衣服的質料問題不斷拉扯衣服,最後爆冷敗給世界排名第低他50名的瓜地馬拉選手科登,本屆的奧運在小組賽中止步。比賽後,他表示這件事件影響他的比賽狀態,連平常狀態的一半也不到。

在事件過後,穆家駿只是以「語氣有點過重」,在上社交平台輕輕的道歉一句帶過,然後大批親共派為他的行為護航,輕描淡寫事情,強調運動員不會因為這些行為就會受到影響。

他們忽略了的是,一個運動員為了四年一度的奧運所投注的訓練以及努力,當中所經歷的挫敗以及奮鬥是一般人無法想像的。在面對比賽的壓力以外,還要費神應付你們這些政治批鬥所造成的巨大壓力所導致的比賽狀態失常,不是簡單一句「歉意」就可以彌補的,因為你們沒法賠償他至少四年以來的努力。

奧運本應以選手的表現以及努力作為焦點,現在的香港政治卻成為了奧運的焦點。在極權管治的新時代之下,無論賽事是贏是輸,最重要的還是運動員的政治工具價值,有沒有為政權帶來好處才是重點。不看努力、只看政治,這就是香港運動員的悲劇時代。

作者》宗烠嘉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