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北約改聚焦中國 如何讓土耳其融入是挑戰

  • 時間:2021-07-28 22:12
  • 新聞引據:採訪、路透社、BBC;Nikkei Asia;德國之音
  • 撰稿編輯:黃啟霖
北約改聚焦中國 如何讓土耳其融入是挑戰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6月高峰會的聯合公報中,首度將中國列為安全上的挑戰,顯示北約已將防範重心從俄羅斯轉移到中國。(圖:NATO推特)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6月高峰會的聯合公報中,首度將中國列為安全上的挑戰,顯示北約已將防範重心從俄羅斯轉移到中國。因此,北約計畫修改「戰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強調內部整合、凝聚團結,以一致對付中國。然而,成員國之一的土耳其,在諸多立場上早和北約格格不入,不斷測試北約底限。北約在新戰略之下,要如何讓土耳其融入、團結,已經成為棘手的挑戰。

北約轉移焦點 中國成安全新挑戰

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 6月14日在比利時召開高峰會,會後聯合公報中首度將中國列為安全上的挑戰,取代以往的俄羅斯,指稱中國「公開的野心與過分自信的行為,對以規則為基礎的國際秩序與聯盟安全相關領域,構成系統性的挑戰。」

北約秘書長史托滕柏格(Jens Stoltenberg)更呼籲各成員國正視中國的崛起。

為了應對此種新局面,北約推出新做法,將北約內部的團結列為最優先要務。

未來10年 大國競逐權力

史托滕柏格的10人智囊之一、「北約2030檢討小組」(NATO 2030 Reflection Group)共同主席、美國前歐洲與歐亞事務助理國務卿密契爾(Wess Mitchell),6月間向美國國會簡報北約的未來時指出,北約準備在2022年修訂「戰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

北約在2010年首度通過「戰略概念」,主要在因應俄羅斯的侵略政策和行動。其中完全沒有提到中國對北約的集體安全、繁榮和價值觀構成的挑戰。但由密契爾撰寫的「北約2030:團結迎向新時代(NATO 2030: United for a New Era)」報吿中,提到「中國」或「中國人」超過90次。

這份為北約未來10年提岀分析和建議的報告指出,「未來10年將是一個大國競爭的世界,一些過度自信的威權國家,抱持修正主義的外交政策,尋求擴大他們權力和影響力。」

因此,密契爾指出,未來10年,北約將以凝聚和團結為優先,以強化北約的政治力量,準備在現在對付俄羅斯,以及終將要面對的中國。

土耳其與西方 常不對盤

北約這項以團結為優先的決策,首要的考驗就是頻頻與北約唱反調的土耳其。

土耳其和美國為首的北約之間,一直存在糾結,包括:美國因為土耳其1970年代出兵賽普勒斯的行動、2016年7月土耳其流產政變後的整肅行動,以及土耳其採購俄羅斯S-400地對空飛彈防禦系統等,多次對土耳其實施制裁。

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在7月中旬的一項演說中憤憤不平的指出,「我們所謂的(西方)朋友,不遺餘力的破壞我們。」

今年5月間,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爆發激烈衝突,艾爾段明白支持哈瑪斯組織(Hamas)。而安卡拉對敘利亞、利比亞,以及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衝突等的干預,也和北約主要成員國格格不入。

面對土耳其 北約低調籲團結

日經亞洲(Nikkei Asia)編輯森安健(Ken Moriyasu)和特派員塔夫山(SINAN TAVSAN)分析指出,在艾爾段執政下,土耳其早已不是北約最容易共事的盟邦。安卡拉的一連串決定都在測試北約的底限。但隨著中國取代俄羅斯成為北約最大的競爭對手,北約開始重新導向,並比以往都更需要讓土耳其成為一個有充分貢獻的成員。

密契爾在面對美國眾議員質問土耳其問題時回答說,「我們必須記住,終極目標是凝聚聯盟,以作為嚇阻和防禦俄羅斯以及中國的工具。這是第一優先。」「如果破壞這項目標,即使出於善意,都將適得其反。」

土仍有意向聯盟外求武器 團結策略難貫徹  

然而,要化解土耳其與北約這些不一致的立場,以及最棘手的武器採購問題,恐怕不是易事。北約鼓勵各盟邦,致力於與盟邦分享敏感的軍事科技。不過,此種建議無視於現實上的巨大落差。

土耳其取得S-400系統導致華府將土耳其排除在其第五代F-35戰機計畫之外;土耳其因此表示,安卡拉將被迫尋求替代選項,包括俄羅斯第五代戰機蘇愷57(Su-57)的興趣。

而在取得S-400之前,土耳其也曾和中國談判一項類似的數十億美元飛彈系統,但在美國和其他北約盟邦強烈反對之下放棄。

柏林「每日鏡報」(Der Tagesspiegel)記者馬歇爾(Christoph von Marschall)指出,北約盟友之間的互相信任遭到了損壞,土耳其仍然從俄羅斯購得武器,艾爾段在會見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之前,先從中國取得鉅額貸款,顯然無視七國集團(G7)不要陷入對中國依賴的警告。這樣一來,遏制北京的戰略如何能夠奏效?

土耳其國防分析師庫爾克(Caglar Kurc)也指出,如果土耳其和被北約視為競爭對手的中國之間,出現任何重大的國防工業合作,將造成來自盟邦成員國的重大反彈,必然導致任何與西方國家合作的終結,讓土耳其與北約關係複雜化。

因此,如何讓土耳其更加融入北約,以共同對付中國,將是一項相當棘手的挑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