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內外交逼 刺殺揭開海地悲劇命運

  • 時間:2021-07-26 17:2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張翠容
內外交逼   刺殺揭開海地悲劇命運
海地曾被西班牙丶法國和美國佔領殖民,締造出這個加勒比海小國一頁悲慘的命運。(張翠容 提供)

自海地總統摩依士(Jovenel Moise)兩週前遇刺身亡後,海地政壇旋即展開權力鬥爭,而遭海地人非議的臨時總理喬塞德(Claude Joseph)日前突然願意讓位給亨利(Ariel Henry),後者在摩伊士生前就被指定為繼任人,這是否預示權鬥暫告一段落,還是新的開始?美國國務院發言人隨即代表海地人民表示支持亨利,這引來好些海地民主鬥士不滿,指美國沒資格代表海地人民發言,海地人足可以為自己發聲。

黑道組織出面 宣稱「替天行道」

海地有一個活躍於社會的組織叫 G9 and Family,他們也立刻跳出來警告美國不要干預海地,並指責無論哪位總理都不合法,他們只不過是寡頭階層企圖壟斷權力,進行包括美國在內的官商勾結,均屬罪犯。可笑的是,這個 G9 本身就是個罪犯集團,去年剛崛起,由海地最強的九個黑社會組織組成,並自稱是革命組織,發起人原本是一位警官,落草為寇。

三年前,摩依士在國際貨幣基金(IMF)的壓力下,提高燃油價格,引起社會騷動,繼而質疑總統的合法性,要把他趕下台,摩伊士反過頭來卻要修改憲法,這樣的對立矛盾使得國家進一步陷入危機,原本已是橫行無忌的黑社會組織,此刻更聯合起來表示要來一場革命,推翻資產階級,還肆無忌憚地執行自己眼中的法律,宣稱這是「替天行道」。


海地黑幫橫行,九個黑幫組織更聯合組成一股政治勢力,指控美國干預海地,要求把海地歸還給海地人民。(張翠容 提供)

奇就奇在這樣的 G9,當地一份英法雙語的報章《自由海地》(Haiti Liberte)卻對這個組織抱有同情態度,表示 G9 儼如「羅賓漢」,但活躍於邁阿密海地社區的一位《反海地獨裁委員會》領袖卻有不同看法,他指責 G9 是不折不扣的流氓組織,多次在前總統阿里斯蒂德支持者聚居的社區滋事,屠殺居民,目的是清除異己,革命只是他們的遮羞布。

無論如何,G9 藉這次暗殺事件再度上街,指控警方和反對派政客與可惡的資產階級合謀,不惜犧牲摩依士。他們呼籲把國家還給真正的海地人民,也就是深膚色捲髮的勞苦大眾,實行「革命無罪,造反有理」,並準備接管海地的超級市場丶銀行以及其他的公共及民生設施。

事實上,拉美多年來一直動盪不安,貪贓枉法、黑幫橫行、軍人獨裁、政變暗殺等等,好像幽靈纏著這個地區。這次遇害的摩依士生前的聲望極低,弄得海地一團糟。有人形容他所屬的「光頭黨」(Haitian Tèt Kale Party),儼如「把政治當成生意」的一個黑幫組織,而遇刺事件很可能是黑吃黑的權鬥結果。


總統被暗殺後,海地局勢更為緊張。(張翠容 提供)

海地先後被西法美殖民

海地人曾受西班牙和法國相繼殖民,二十世紀初又遭美國佔領十九年。這是美國在拉美香蕉戰爭的一部分,表面理由是海地無法償還欠下美國的債務,真正原因則是美國看中海地靠近巴拿馬運河的戰略位置。即使後來美國撤退了,仍然與這個小國保持著密切關係,發揮一定的影響力。

無論在殖民統治下,還是獨立後,海地從來都沒有平靜過,是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值得一提的是,曾於一九九零年嬴取獨立後第一次民主大選的總統阿里斯蒂德(Jean-Bertrand Aristide),他本想一心改變自己國家的狀況,積極推動滅貧政策,而且企圖軍政分家,可是不久即受軍方重拳反擊,以武力把他推翻,當時的血腥程度比這次嚴重十倍。

二零零一年,阿里斯蒂德捲土重來,再次嬴得大選上台,並企圖從外資手中奪回國家資源,要向美國強加的新自由主義政策說不。這一次他觸動到的是與外資利益關係糾纏不清的反對派,他們雖和軍隊不是同夥,但面對共同敵人卻走在一起,迫使阿里斯蒂德下台。不過,除內部因素外,也有外部因素,美國和國際資本都樂於見到他的離開,他豈有機會留下?最後阿里斯蒂德流亡海外,海地政權又落入貪腐一如「黑幫」的人士手中,永無寧日。

柯林頓夫婦利用海地發災難財  

這個又窮又小的國家,甚至與柯林頓夫婦扯上非常密切的關係。該國除了是柯林頓夫婦新婚蜜月之地外,大家還記得嗎?二零一六年美國大選時,川普特別點名柯林頓基金會多次利用海地災難謀私利的醜聞,居住在美國的海地僑民當時也出來抗議希拉蕊。

那麼,這些海地僑民要為川普站台嗎?看來又不是,最後他們還是表示會投票給希拉蕊,因為他們更害怕川普限制移民的政策。

事實上,如果你人在海地,就知道有多少當地人一講起柯林頓夫婦,便咬牙切齒。這一切源於二零一零年海地大地震,死了二十二萬人,「柯林頓基金會亅以援助海地災民為由,籌得九十億美元的捐款,結果有接近九成落入非海地機構或公司,約一成捐款落到海地政府手中,參與拯救或重建計劃的海地機構則只獲半成。

當時希拉蕊以美國國務卿身份,被委任為「海地臨時重建委員會」的聯席主席,但這個委員會在海地的重建工作進度緩慢,後來更被發現根本沒有以海地人民的福祉為優先,海地人民怨聲載道。

那麼,捐款去了哪裡呢?原來不少私人外資公司早就跑到海地,推銷他們的重建服務,爭取合約。《維基解密》曾洩露一份相關外交文件,顯示有美國特使團成員取笑這是一場「淘金熱亅。最令海地人氣憤的是,這些外資公司都與克林頓夫婦有直接或間接的認識甚至交往,當中好些在獲得合約後,便捐款給「柯林頓基金會亅。

一場大災難,就這樣讓柯林頓夫婦的友好企業從中得益,海地人民卻繼續水深火熱。更糟糕的是,有報導揭露當中有黑心企業,把六十億美元捐款用來建造甲醛嚴重超標的活動房屋,導致居住其中的災民染病,而這個建造商竟然成為希拉蕊一六年競選活動的「大金主亅。至於大地震後海地所舉行的大選,希拉蕊更利用她當時的美國國務卿身份,扶植親美政權上台,為日後海地政局埋下了禍端。

小小的國家,複雜的政情,我們從中可汲取什麼教訓?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