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受不了這樣的治安了!紐約人挺警察 兩大政黨市長提名人都跟打擊犯罪很有關

  • 時間:2021-07-25 13:3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受不了這樣的治安了!紐約人挺警察 兩大政黨市長提名人都跟打擊犯罪很有關
紐約治安自種族紛爭與疫情爆發以來日趨惡化,但仇警和砍警察預算,則是壓垮治安最後兩根稻草。圖為紐約時代廣場 。圖 PIXABAY

2017年於HBO首播的電視影集《墮落街傳奇》 (The Deuce) ,連續三季都深受好評。故事內容並不輕鬆愉快,充滿性、毒品、暴力和政府、警察的腐敗,講述的是1970、80年代紐約「時代廣場」 (Times Square) 最灰暗醜陋的歷史。近來,時代廣場再次陷入治安困境,許多紐約人非常擔心這個被稱為「世界的十字路口」 (the crossroads of the world) 的地方會再次成為墮落的街區。於是可想見,許多紐約人對現任的紐約市長有多不滿與不耐,而想當然,治安問題就成為今年11月初市長選舉的重要議題。

《墮落街傳奇》的英文片名為《The Deuce》,是骰子的「兩點」,也是1950至80年代「時代廣場」的暱稱。


the deuce 取材自網路

時代廣場,最初稱為「長英畝廣場」 (Long Acre Square),是全美最有錢的范德比爾特家族 (Vanderbilt family) 建立的「威廉‧范德比爾特美國馬交易所」 (William H. Vanderbilt’s American Horse Exchange) 的早期所在地。

1880年代末期,「長英畝廣場」是一個大型開放空間,四周圍繞著公寓。很快地,這個社區開始改變,劇院廣告和路燈把公共空間變成一個更安全而誘人的環境。

時代廣場世界地標 屹立百餘年

當時《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 的老闆阿道夫‧奧克斯 (Adolph Ochs) 看到了機會,選擇了一個視野好的位置來建蓋「時報大樓」 (Times Tower),成為當時紐約市第二高的建築。1904年,紐約市長簽屬決議案,將「長英畝廣場」改名為「時代(時報)廣場」 (Times Square) 。

第一次世界大戰 (1914~1918) 時,大多數合法的劇院已經從市中心的前娛樂區搬到了「時代廣場」,餐廳、酒吧和高級酒店跟著進來,再加上大眾運輸的發展,於是吸引人們來到這裡。

然而,「經濟大蕭條」 (Great Depression,1929~1933) 中斷了「時代廣場」的發展成長,電影院苦苦掙扎之際,開始播放色情電影,很快地,低級的娛樂就來到了時代廣場。

接著,男女賣淫者開始沿著42街徘徊,性交易在整個社區激增。第二次世界大戰 (1939~1945) 時,休假的士兵來此尋找色情娛樂,進一步催化成為惡區,造成長久難滅的影響。

1960年代的自由主義改變了「淫穢」的定義,於是,為公開販售成人誘惑開闢了空間,小企業順應潮流,販賣成人電影和色情商品。慢慢地,在街上,各種性別性向的賣淫、公開的毒品交易、酗酒和詐騙,全變得司空見慣。地鐵裡的地下走廊和巴士總站的通道裡,犯罪猖狂。

80年代曾被形容最骯髒街區 子彈飛來飛去

1981年,《滾石雜誌》 (Rolling Stone Magazine) 宣佈,紐約市西42街為「美國最骯髒的街區」 (the sleaziest block in America) 。

以上如前世般的時代廣場之黑暗歷史,近來又為老紐約人憶起而談論,原因無他,就是整個紐約市的治安惡化,子彈再度於「時代廣場」上飛來飛去。

根據《紐約郵報》 (New York Post) 的報導,6月底,一位21歲的海軍陸戰隊士兵和家人來到紐約旅行,在西45街和百老匯附近被流彈擊中。5月時,一名4歲女孩和兩名婦女也在這附近被擊中。 


紐約警察。圖:PIXABAY

過去的紐約市警察局 (NYPD,New York Police Department) 並不像現在這樣追蹤槍擊事件,只關注兇殺案和其他重大犯罪,紐約市情況最糟的一年,1900年,有2245起謀殺案,而今年到6月為止,有212起。

「約翰‧傑伊刑事司法學院」 (John Jay College of Criminal Justice) 的槍擊和兇殺案件專家克里斯多夫‧赫爾曼 (Christopher Herrmann) 表示,今年到目前為止,紐約市的槍戰事件比去年增加了53%,於是,通常不會有這種情況的地方,如:時代廣場,就會發生一些槍擊事件。但他認為,拿1980、90年代的犯罪情況與現在的槍擊案激增的現象相比,像是拿「蘋果和汽車」相比。不過他也不否認,槍枝暴力的確令人擔憂。 

然而,除了槍擊事件頻傳,攻擊事件也不曾間斷。除了因新冠肺炎疫情引發仇視亞裔的攻擊之外,無故的襲擊也經常發生。

疫情解封了 治安卻變壞

例如,今年1月,時代廣場上的米妮老鼠扮演者被重擊一拳;6月30日,光天化日之下,一位有前科的遊民無緣無故拿著金屬管子猛擊一名66歲遊客的頭。

這種亂象,不只許多紐約人有恐懼,一些外地遊客也感到擔心害怕。

一位來自西雅圖的女士向《紐約郵報》表示,每次來紐約,只要有機會,她一定到時代廣場走走,現在時代廣場已經不像過去一樣讓她感到舒服自在。

剛從德州一所大學畢業的女學生則說:「我很害怕,晚上我們不會來這裡。」


幾個月前,紐約曼哈頓仍在疫情封城期間,與過去繁忙相比,判若兩個世界。(圖:Mini提供)

從華盛頓哥倫比亞特區 (Washington, D.C.) 來的64歲女士則說:「跟我來的地方一樣糟糕,所以我不怕。要不就出門過生活,不然就是待在家裡,這就是躲起來了,我不這樣做。 」

遊客的恐懼害怕,是時代廣場的企業商家最擔心的事,尤其,經歷新冠肺炎疫情的重創後,紐約市終於解封,要重新起步之際,若治安敗壞,要如何重振經濟?

擁有30多家連鎖餐廳Applebee's的特許經營權的「蘋果都會公司 」(Apple-Metro, Inc.) 聯合創始人兼執行長贊恩‧坦客爾(Zane Tankel)就告訴《福斯新聞頻道》 (Fox News) ,若犯罪情況沒有控制住,紐約是永遠不會回來的。

也因此,當7月14日,子彈再度飛過時代廣場,「時代廣場商業聯盟」 (Times Square Alliance) 主席湯姆‧哈里斯 (Tom Harris) 就發表聲明。

治安惡化毒苗 在封城期間就種下

根據《紐約每日新聞》 (New York Daily News) 的報導,哈里斯表示:「我們不能等待下一位新市長,白思豪政府必須停止找藉口,要制定有效的策略,立即行動。」

哈里斯的發言讓紐約市府相當不滿,市長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透過發言人表示,每個人都想打擊槍枝暴力,阻止這些槍擊事件。紐約市警察局已經加派了更多警力到時代廣場,哈里斯的言論毫無助益且羞辱警察。

其實,治安惡化不是今年才開始,而且有複雜成因。

曼哈頓的一名警官告訴《紐約郵報》:「在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之前,情況就正在下滑,而疫情讓情況變糟100倍。」

這名警官表示,疫情大流行期間,市府在曼哈頓中城的酒店安置了數百名遊民,但沒有提供應有的服務,簡直就像電影《活人生吃》 (Dawn of the Dead) 。(延伸閱讀:約近9000無家可歸者入住酒店等庇護所 引爆當地居民極度恐慌)


紐約市長白思豪 (Bill de Blasio) (圖:紐約市政府)

另外兩名警員則表示,「保釋修正案 」(Bail Reform Law) 讓問題更為嚴重。

根據2020年7月初《紐約全國廣播公司》 (NBC New York) 的一篇報導,2020年4月,紐約州州長安德魯‧古莫 (Andrew Cuomo) 和民主黨立法領導人同意修改法律,允許法官讓更多的罪行得以保釋。 

新增可保釋和還押的犯罪包括:某些仇恨罪、離開致命事故現場、明知故犯參與犯罪企業、一級非法佔有或出售受管制物品、攻擊交通工具、違法攜帶武器到校園、洗錢和過失殺人。

根據「法院創新中心」 (Center for Court Innovation) 2020年5月的保釋法報告,從2019年4月到2020年3月,紐約市監獄的犯人少了40%,約2000人。

因此,一名警員告訴《紐約郵報》:「人們不怕攜帶槍枝,而一個小爭論就開槍,有時傷及無辜或甚至更糟。」

另一名警察則說:「保釋法讓被逮捕的人可以當天回家吃晚飯。」 

仇警和砍警察預算 壓垮治安最後兩根稻草

不過,「仇警」和「刪減紐約市警察局預算」可能比「保釋修正案」對治安的傷害還更大。

「喬治‧佛洛伊德案」 (George Floyd case) 引發仇警現象,紐約市長白思豪與市議員聯手大砍紐約市警察局預算,造成警力大減,無法再提供一些服務,如:不再提供學童過街保護警衛和遊民安置服務。也因人力不足,民眾報案後的回應減少與變慢。(延伸閱讀: 抓與不抓間 警察千萬難!紐約警局強力掃蕩非法槍枝挨批 執法放鬆了卻被砍預算)

「約翰‧傑伊刑事司法學院」 的槍擊和兇殺案件專家克里斯多夫‧赫爾曼對《紐約郵報》說,在槍擊和謀殺事件頻傳的時候,刪減警察預算運動就像在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期間刪減醫院預算一樣,想想,為什麼我們要這麼做呢?


紐約市警察(圖:NYPD臉書)

兩大黨市長候選人都有打擊犯罪背景

也許,治安惡化讓人們思想得更深刻了,執法不當應從在職訓練來糾正與改善,而非刪減警察預算。也因此,從初選中獲勝、代表民主黨與共和黨參選今年11月初紐約市長選舉的候選人,皆有打擊犯罪的背景。

民主黨候選人艾瑞克‧亞當斯 (Eric Adams,1960~) 是紐約市退休警官、前布魯克林區區長。

共和黨候選人柯蒂斯‧斯利瓦 (Curtis Sliwa,1954~),廣播節目主持人。1977年,創立一個打擊地鐵犯罪的巡邏組織「Magnificent 13」,因當時治安惡化,該組織迅速成長,1979年改名為「守護天使」 (Guardian Angels)。80%的成員為黑人或西班牙語裔。志工成員必須接受急救、CPR、法律、衝突解決、溝通和基本武術的培訓。志工必須穿制服才能代表組織,制服為紅色貝雷帽、紅色夾克或白色T恤,T恤上印有紅色守護天使的標誌。

不論誰當選,紐約市警察應該不會再全體背對反警市長來表達不滿吧?!

【參考資料】
時代廣場官網
紐約每日新聞
紐約郵報
福斯新聞頻道
紐約全國廣播公司

作者》蔡嘉凌 專欄作家。現旅居紐約。著有"Our Stories, Our Truths"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