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吉祥物也瘋狂 未來永遠郎力拚東奧最佳應援

  • 時間:2021-07-22 10:37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吳寧康
吉祥物也瘋狂 未來永遠郎力拚東奧最佳應援
東京奧運的吉祥物─未來永遠郎(Miraitowa)。(路透社/達志影像)

東京奧運的吉祥物─未來永遠郎(Miraitowa),特色造型可愛又吸睛,所代表的美好未來寓意,也是對這個疫情時代的最好祝福。不過,因奧運而生、遍布賽事主辦城市大街小巷的未來永遠郎,在熱衷吉祥物的日本將面臨到激烈的競爭。

吉祥物競爭激烈

奧運吉祥物的傳統,可以追溯到1972年的慕尼黑奧運,當時一隻名叫「Waldi」 的短腳臘腸犬,成為第一個官方奧運吉祥物,象徵著運動員堅韌和敏捷的特性。在這之後,每個奧運主辦國都會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角色,來象徵奧林匹克價值觀和文化遺產。


Waldi, Olympic logo 1972(圖:維基百科)

今年東京奧運的吉祥物,是一隻叫「未來永遠郎」卡通機器人,它擁有大眼長耳、兼具古典與未來感的外型,有強烈的正義感和運動風味,能夠瞬間移動,擁有在現實與數位世界隨處穿梭的能力,符合現代年輕化的奧運形象,同時也是奧運史上首次由小學生投票選定的設計。

不過,身為東京奧運代言人的未來永遠郎,在吉祥物百花齊放的日本,仍要面臨各方的激烈挑戰。在這塊有著「凱蒂貓」(Hello Kitty)和「寶可夢」(Pokemon)的土地上,這些令人喜愛的卡通造型角色賦予企業和公家機關友善的形象,擔任產品推銷到健康檢查各式各樣的宣傳工作,成功的話將可一躍成為國家級、甚至世界級的「名人」。

吉祥物的擬人化

龐克搖滾「船梨精」(Funassyi)就是其中一例。這個性別不明,超級活潑好動,話多又口無遮攔的角色,以驚人的彈跳力作為招牌動作,是日本高人氣的「在地吉祥物」(Yuru-Chara),也是以盛產梨子著稱的船橋市(Funabashi)非官方代表。

崇拜「史密斯飛船」(Aerosmith)的船梨精,在推特上擁有近140萬的追隨者,這個亮黃色梨形身材、配上一個紅色領結的角色,在接受法新社訪問時說,在日本,成年人喜歡吉祥物是稀鬆平常的事,「我們就像是朋友一樣」。

專家認為,日本對吉祥物的熱愛,和萬物有靈論的宗教傳統、以及無生命的物品能夠獲得靈魂的信仰有關。

不過,吉祥物能在日本蓬勃發展不只因為萬物有靈,還包括一流的吸金功力。大腹便便、兩頰紅紅的熊本熊(Kumamon)就是著名的例子。來自日本南方的熊本地區,模樣活潑俏皮的熊本熊已經紅到海外,光是去年為當地企業代言銷售的品牌商品,就有1,700億日圓(15億美元)的進帳。

打動人心的療癒系

在日本的吉祥物旋風下,東京市郊有一所學校,開班教導學員如何成為專業的吉祥物扮演者。現年62歲的創辦人大平長子(Choko Ohira),經營這所學校已經17年。她表示,吉祥物有那個能力把人們吸引進來,孩子們滿臉笑容和角色們牽手並且擁抱。

大平長子說,其實在日本人們不常擁抱,但如果是玩偶就比較不會尷尬,對著吉祥物,可以做出平時做不到的事。

學生們要練習吉祥物的步伐和動作,套上真人尺寸的貓咪、花栗鼠等卡哇伊的玩偶服裝,而且不能露出一丁點皮膚來,以免破壞角色的真實感。這不是簡單的工作,這些吉祥物的服裝很重,在日本悶熱的夏天會讓人難以忍受。

但是已經61歲的學生藤木(Nobuko Fujiki)樂此不疲,她說打扮成吉祥物時,她看到了自己「不同的一面」。穿上角色的服裝時,她能夠變得更友善、更活躍,儘管非常辛苦,但是喜悅彌補了所有的不適,她想把自己看到吉祥物的興奮心情,讓別人也能感受到。

奧運最佳啦啦隊

高人氣的梨船精也有同感,認為粉絲們經常把吉祥物視為可以信任的對象,徵詢生活和工作的建議,像是如何與討厭的老闆相處。「他們想要一個承認他們努力的對象。我認為他們在吉祥物裡找這樣的人」。

也有上班族說,吉祥物幾乎有著「療癒」的作用,在工作時感到非常緊張,但當看到可愛的吉祥物時,會有把煩惱拋在腦後的感覺,這應該是吉祥物的精神能夠歷久不衰的魅力之一。

面對COVID-19(2019年冠狀病毒疾病)疫情壓力的東京奧運,格外辛苦的參賽選手將在這個全球最高的競技殿堂上,展現出堅毅不撓的精神,而奧運吉祥物未來永遠郎、以及日本無數受人喜愛的吉祥物玩偶,都將是他們的最佳啦啦隊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