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西歐暴雨釀重災 城市防災策略受檢討

  • 時間:2021-07-19 20:35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Sky News
  • 撰稿編輯:黃啟霖
西歐暴雨釀重災 城市防災策略受檢討
西歐暴雨成災。(AFP)

西歐上星期暴雨成災,釀成近200人死亡、數百人失聯,以及廣泛地區遭摧殘的嚴重災情。分析認為,在地球暖化影響下,重大天災發生的可能性增高,現代化城市在檢討防災準備之餘,也應反思目前的「都市化」發展可能加劇天災的衝擊。

西歐暴雨釀災 成因受關切  

德國西部的萊因-法耳次邦(Rhineland-Palatinate)和北萊茵-西伐利亞邦(North-Rhine Westphalia),以及比利時、盧森堡和荷蘭,上星期因為強降暴雨引發洪災、土石流,造成水壩破裂、建築倒塌,已知最少196人死亡,包括德國165人和比利時31人。其中萊因-法耳次117人死亡,最為慘重。另有數百人失聯、數十萬人電力和通訊都中斷。

這次災情被描述為「大災難」、「戰區」、「前所未見」的重大災情,是如何發生?為何造成如此嚴重的災情?受到各方的關切。

暴雨驟降 或與暖化有關

法國頂尖氣候學家、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問題小組(IPCC)前副主席茹澤爾(Jean Jouzel)向法新社表示,「飽含大量水氣的氣團被高空的低溫擋住,導致氣團在西歐地區停滯了4天。」

德國氣象局(DWD)指出,德國許多地區100年來從未見過這樣的雨量,從7月14日到15日,德國西部降下100到150毫米的雨量,相當於當地平常2個月以上的雨量。

德國水文學家施洛德(Kai Schroeter)指出,歐洲以前也一再受到嚴重洪災侵襲,但是,這一次在雨量和暴力方面都很罕見。

至於是否與全球暖化有關,施洛德表示,目前還無法確定,但全球暖化會讓這類情況更可能發生;也就是說,氣候變遷意謂著地球越來越溫暖,因此,更多水份蒸發,導致大氣中集結更多水氣,增加了強降雨的風險。

茹澤爾指出,科學家已觀察到,在過去20年,極端雨量有急遽增加的現象,尤其在地中海地區。

大河早有堤防 小河支流防洪不足

專家指出,這次洪災有個特色,嚴重受災地區都發生在小河或支流附近,沒有防洪設施的地區,在旺盛暴雨之下,河水迅速暴漲並泛濫成災。

北萊茵-西伐利亞邦總理拉謝特(Armin Laschet)表示,萊茵河經常泛濫,因此沿岸城市都興建了防護設施,但這個地區其他小河沿岸的城鎮村落,則並非如此。

施洛德指出,「(大河的)流速較慢、河面較寬,沿岸城市就有越多的時間準備。」

目前地方當局已經因為疏散民眾速度太慢,而遭到抨擊。

未做防洪設施 街道慘變河道

英國天空新聞網(sky news)以比利時重災區佛維爾市(Verviers)為例指出,默兹河(Meuse)貫穿這座毛紡織重鎮,因此泛濫的河水直接衝進市中心,街道變成河道,造成嚴重災情,洪水水位深達數公尺。

天空新聞網指出,佛維爾與其他多座城市一樣,沒有為防洪作好準備,受災最嚴重的地區無電、無水,也沒有網路可用。

1位居民指出,佛維爾是座擁擠的城市,環繞默兹河,這就是為何受災如此嚴重。

在洪災過後,到處路面上都出現破坑洞,並露岀底下混亂糾結的管線。被泡壞的傢俱和各種家當,則在馬路上推得像山一樣高,短期難以恢復正常。

居民表示,市政府沒有給他們充分的警告,而且他們應該要有更完善的防洪設施。

地方當局忽視警告 民眾也未作好防洪準備

英國瑞丁大學(University of Reading)水文學教授克洛克(Hannah Cloke)指出,「氣象預報早已發出警告,但地方當局並未予以重視,準備也不足。」有些居民根本不清楚此種暴雨洪災的危險性,有好幾十名居民被發現溺死在他們的地窖中。

德國聯邦居民保護與災難救助局(BBK)主席舒斯特(Armin Schuster)向德國畫報(Bild)表示,「有些受害者低估了危險,沒有遵循強降雨期間的2項基本規定。首先,應避開會被水滲透的地下室;第二,應立即關閉電力。」顯示當地居民防洪意識不足。

都市化加劇天災衝擊 值得反思

有些專家指出,歐洲人口稠密的重工業化心臟地區,都市計畫不完善,又增加大量的混凝土地面,升高了洪災的危險性。而最近幾個星期來,受災地區已經出現不尋常的高降雨量,土壤含水量已經飽和,無法吸收過量的雨水。當地面都覆蓋了類似混擬土等人造物質,土地更吸收不到水份,增加了洪災的風險。

茹澤爾指出,「都市化」已在這次天災中扮演了要角,在發展上應加反思。工業化城市人口密集,地面又缺乏吸水能力,加上近河城市的防洪設施和防洪意識不夠,對氣象預警未給予應有的重視,是導致災情加劇的重要原因。

面對極端氣候越來越頻繁的趨勢,都市化的發展有更多值得檢討的地方,而構思更週全的防災應急計畫與發展策略,必然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