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不一樣的美國夢!對難民來說 美國有自由但也是生離和死別

  • 時間:2021-07-21 17:28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不一樣的美國夢!對難民來說 美國有自由但也是生離和死別
美國意味著夢想和自由,但對於流亡人士來說,美國也代表生離,甚至是死別。(圖:Burgess Milner)

中國有一種官員被稱為「裸官」,意思是財產、家人都已經轉移到國外,只剩自己在中國做官斂財,這叫做裸官。之所以要把家人和財產都轉移國外,是因為共產黨內部黨派鬥爭瞬息萬變,昨日還是官路亨通,一轉眼可能就被雙規予以重判,家人不僅會受到牽連,甚至可能成為逼其認罪的人質。

例如,著名的華人歌手曲婉婷,其母親張明傑曾在政府擔任正局級要職,卻私相授受,通過手段低價向房地產商賣出土地,背後收巨額回扣。甚至,她貪污420名下崗工人的撫恤金,失去撫恤金的工人,在零下22攝氏度的冬天,捨不得燒煤取暖,以至於貧病交加。而張明傑卻成為女兒口中的英雄,因為她用錢滿足了女兒的音樂夢,讓女兒可以從小學樂器,長大後母親甚至出資幫她開演唱會。曲婉婷後來居加拿大,其母陸續向她打款3.5億人民幣,疑似轉移貪污款項,今年已經是張傑明被關押的第七年,曲婉婷依舊沒有將其母涉案的款項交還。

裸牧師、裸律師 隻身中國守良心

但是除了裸官,中國還有「裸牧師」、「裸律師」等等,與「裸官」不同的是,裸官的家人移居國外,是為了轉移貪污的財產,也是讓家人特別去享受生活,海外的「官二代」住豪宅、買跑車已經不是新聞。但牧師、律師的家人通常是在逼迫時,才選擇出逃。因為逼迫的關係,他們很難以正式的簽證前往美國,因為很多人早被吊銷護照、限制出境。出逃的過程中偷渡、滯留他國是常見的事,他們有一個通俗的名字,難民。


裸官的家人移居國外,是為了轉移貪污的財產,也是讓家人特別去享受生活。(圖:Mitchell Luo)

最近在美國認識了幾位朋友,他們和我一樣來自中國,因為共產黨的非法逼迫流亡美國,他們的父親在中國當律師、牧師或公益人士,都遭到共產黨的打擊和關押,並且被限制出境。儘管承受著不斷的打擊,這些勇敢的中國爸爸依然選擇留在中國,守住中國良心的底線,繼續服侍這片土地。但同時,作為父親的他們也希望保護家人,因為非法制的中國,通常都會對家人報以「連坐」的罪名,這些經歷對於未成人的傷害是難以預估的。所以送妻子和孩子出國,也讓中國爸爸們更加無後顧之憂地發聲和行動。對於大部分人來說,美國意味著夢想和自由,但是對於我們這樣的流亡人士來說,美國也代表生離,甚至是死別。

盼台灣能為未成年流亡者尋找照顧者

有人出國時才17歲,他獨自一人離開原來的家庭,他說當時在機場離別時,他強忍住眼淚,而媽媽一直抱著他哭,因為他們都知道經此一別,以後只能通過網路聯繫。到美國後,他生活在一個陌生的寄宿家庭裡,養父是一個學校的校長,有三個已經成年的女兒。在這個家庭中,他被當做兒子對待,收穫了別樣的親情。這個熱情的美國家庭也十分關注他的親生父母在中國的遭遇,常常為中國的基督徒禱告。

在很多經歷類似的難民中,這個少年是幸運的。在善良的養父母的幫助下,他很快適應了美國生活。事實上,作為難民,特別的流亡經歷很容易招來一些媒體或民間團體的關注,我相信大部分人都是懷著善心來雪中送炭,但不排除少部分人只是利用新聞炒熱度,或是有其他不單純的目的,他們通常會對難民做出二次傷害,而這些人是很難分辨的。作為流亡者,長期被逼迫已經使人身心疲倦,急需一個穩定、單純的環境休息。

疫情開始以來,台灣一直在強調「Taiwan can help」,在我的難民生涯中,台灣人民對我的幫助和善意,讓我無比感動,在我離開台灣的前一天,有一位阿姆對我說:不要忘記,台灣也是你的家鄉。移民署的官員也我說:台灣在美國也有辦事處,如果有需要可以去尋求幫助,台灣既然已經幫助了你們,就會一直幫下去。儘管因為台灣沒有難民法,所以我不能入籍台灣,成為真正的台灣人,但我在台灣人幫助下,我知道自己已經被台灣接納了。希望台灣可以展現出更具體的行動,為如我一樣的留台難民,做出更有計劃的安排。尤其關注那些父母被逼迫的未成年人,為他們開放簽證、提供學習機會,並且在民間尋找和審核願意照顧和幫助這些孩子的家庭,保證這些孩子們可以在台灣這個自由民主的環境中,順利地成長,並且收穫新的家庭。

 延伸閱讀 

→秋雨教會信徒赴美 感謝台灣提供喘息之地
→中國特色名詞解釋!
→無所不在的安檢 難擋中國報復行動

作者》任瑞婷 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受中國宗教迫害,先暫時在台停留後赴美。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