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面對地下錢莊式的一帶一路 民主國家不加強應對 難擋中國邁向制霸之路

  • 時間:2021-07-19 10:5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面對地下錢莊式的一帶一路 民主國家不加強應對 難擋中國邁向制霸之路
北京「一帶一路」倡議以來廣受全球關注,但如地下錢莊式的經營手法,也逐漸引起民主陣營的反感與反制。(資料圖片:美聯社/達志影像)

2013年9月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出訪東亞及東南亞國家時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加上「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一帶一路」倡議,開啟了中國利用這個方式企圖連結亞非歐等重要地緣國家。如此一個跨區和洲際的項目,雖然中國將之取名為「倡議」,但這個開放的項目不外乎被全世界視為是「中國的戰略」,時至今日大多被這個以「倡議」為名,實際卻是「戰略」為實所捆綁,也逐漸認清中國的企圖,各國也開始抵擋這個極具侵略性的戰略。

一帶一路是中國擴張及新殖民主義之下的侵略模式

中國打著為落後國家或發展中國家提升發展、爭取話語權的名號,利用一帶一路讓這些國家重新選擇或調整發展模式的機會,同時也已近四十年來中國改革開放後經濟發展的成功經驗,來吸引這些國家願意接受一帶一路。

隨著時間的推進,中國無條件的投資,也帶來這些國家相對的巨額債務負擔,若無法在與中國所約定的時間償還,需要付出什麼代價?或是中國會以何種形式介入該國的內政或政治運作?這都是一帶一路在運行幾年後,接受國逐漸浮現的嚴重情況;在接受一帶一路的利益後,產生的風險是否可以承擔?這已經是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極度焦慮的重點,甚至求助歐美等國家介入協助。

歐美介入協助成常態?短期有效,長期疲乏?

在中國新殖民主義的橫掃下,許多國家陷入中國的債務陷阱,在無力償還的情形下仍回歸求助民主聯盟的協助,例如:緬甸軍政府2015年與中國達成皎漂深水港興建計畫合約,規模達73億美元,因美國專家團隊介入協調與估價,成功與中國重新達成協議,港口規模縮小為兩座碼頭,經費減至13億美元;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巴爾幹半島的蒙特內哥羅身上,2014年拍板修建新高速公路,與中國簽訂合約,在疫情與利息增加且無力償還的雙重壓力之下,債務高達43.3億歐元,最終求助歐盟,歐盟雖拒絕為其償還鉅額債務,但仍可透過總額達90億歐元的西巴爾幹地區經濟與投資計劃,資助蒙特內哥羅興建公路餘下路段。

由此看來,曾遭中國套牢在一帶一路的陷阱裡反過頭來尋求民主國家提供協助已成常態;此外,中國持續干擾協調以拉回接受一帶一路國家的心態亦持續在進行,民主國家若無一套抵制一帶一路的SOP,用個案式掃除的方式恐非可長可久且具有反制性的方案。

各國對抗中國一帶一路作為是名存實亡?還是名實相符?

在歐美等先進國家抗衡一帶一路的策略上,大致可分為幾種類型,第一、提供新的融資途徑或管道;第二、成立新的開發組織,並搜尋適合的標的主動進行投資;第三、制定新的建設標準與認證機制;第四、減少或直接禁止中國出資、參與建設;第五、聯合區域內國家,以地緣政治的方式進行對抗…等。

例如:在G7便提出更好世界計劃,主要內容為透過世界銀行和IMF提供融資;歐盟推出連結歐洲與全世界的國際基礎建設計畫「全球互聯的歐洲」;美國則通過「2018善用促進發展投資法」,成立了「美國國際開發金融公司」在全球進行投資以對抗…等等策略。

但是,在目前疫情之下,各國百廢待興的情況下,民主國家的體制反倒成為了阻擋中國最大的劣勢。

民主國家時間與效率上的落差

首先,民主國家時間與效率上的落差,當所有的策略需要不斷協調與溝通時,反制的時間與力道將會被拖延,而以中國體制來施作一帶一路初期會獲得重大成功的最主要原因則是「一聲令下、國進民退」,效率與時間成為了最大的關鍵因素。若歐美各國無法克服共識與效率的問題,在一帶一路這個議題上,事後補救恐遠比事前預防來的頻率更加來得高,也還不見得有效。

中國分裂歐洲各國的力道有增無減

此外,G7及歐盟雖對中國一帶一路皆提出反制方案,中歐全面投資協定雖在歐洲議會遭到斷頭式的壓制,短時間內可能難以回春,但歐盟國家卻未必會完全跟隨美國的腳步全力反中,原因在於中國已經取代美國成為歐盟最大的貿易夥伴,美國盟友歐盟自然也有自己的利益盤算,加上歐盟現在的經濟情況並不好,是否與美國砲口一致以及足以承擔龐大的融資,恐怕也難以掛上全額保證。

一帶一路對於中國是進可攻、退可守的戰略

一帶一路向來被中國視為「最高層的彈性戰略」,確實已經誘導許多落後國家或發展中國家踏入甕中,中國利用一帶一路將過去國內生產過剩的產能、資本、技術向外推進,在沿線國家的基礎設施投資下了巨大資本,但在2020疫情開始之後,當中國內需市場重新有所需求後,一帶一路向外推進的動能便會放緩,短時間內將填補中國內部的需要,就如同現在中國正在擴大建設的「新基建」,換言之,一帶一路對於中國的政策是進可攻、退可守,西方國家要突破這個戰略,必須得有更高層次的一致共識與連續性的作為。

延伸閱讀

台海和平已是世界的議題

作者》許慧儀 國立臺北教育大學通識教育中心兼任講師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