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奧運難民代表隊 阿富汗女選手盼為難民和婦女帶來希望

  • 時間:2021-07-14 10:03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奧運難民代表隊 阿富汗女選手盼為難民和婦女帶來希望
阿富汗難民札達(Masomah Ali Zada)。 (圖:IOC)

阿富汗難民札達(Masomah Ali Zada)期待,在今年東京奧運穿越起跑線的那一刻,她能夠為被迫逃離家園,或被迫放棄體育夢想的婦女,帶來希望。

今年24歲的札達是自由車選手。在阿富汗,她曾被丟擲石塊或遭受攻擊,只因為她穿上運動衣,在公開場合騎自行車。

如今,她是奧運難民代表隊(Olympic Refugee Team)的成員,將在東京奧運與各國選手競技。她認為,自己肩負了代表8,200萬全球各地難民的義務。

為受壓迫婦女而戰

札達也認為自己代表了生活在被壓迫社會的婦女,以及必須戴著面罩運動的女性。

札達自願擔負起這個責任,而且是驕傲的。她告訴法新社,「我將代表的是人道」。

札達說,「這不只是為了我個人,而是為了全阿富汗的女性,以及像阿富汗的每個國家中的女性,她們沒有權利從事自由車運動」。

「這也是為了所有被迫離開自己家園的難民」,「我希望為所有願意追隨我的難民,開啟大門」。

札達將和其它25名選手在東奧自由車女子公路計時賽中競爭。當她在7月28日出發,展開22.1公里的路程時,將是她此生首次參與計時賽。

國際奧會(IOC)提供了56位難民運動員獎學金,其中29人獲選參加東京奧運。

札達之前在瑞士的國際自由車聯盟世界自由車中心(UCI World Cycling Centre)進行了一個月的訓練,將在今天(14日)抵達日本。

札達在該中心的教練亨利(Jean-Jacques Henry)表示,札達是有史以來阿富汗最佳的女性自由車選手,並對她的快速進步印象深刻。

札達在流亡伊朗時,開始自由車運動。當她和家人回到喀布爾後,16歲的她加入了國家隊。

但她從未想過,在阿富汗騎自由車竟會遭受肢體暴力、丟石塊,家人脅迫,以及言語謾罵,「我知道會很困難,但没想到會被攻擊」。

騎上自由車 感受自由滋味

札達說,「我第一年騎自由車時,就有人打我。他坐在車上,出手打我…幾乎所有從事自由車運動的女性都有類似經驗。我們遭到羞辱」。

儘管阿富汗男性運動員也面臨相同的問題,但女性特別危險。

因為一直獲勝,札達的知名度越來越高,但壓力隨之而來,甚至家人也要求她放棄。最後,壓力大到她和家人必須離開,她們在2017年離開阿富汗,在法國尋求庇護。

她說,「離開自己的家鄉是非常痛苦的事,但別無選擇。我想,每個難民都能體會這點」。

冷靜、虔誠,說話緩慢,過去的經歷造就札達有著堅定的內在信念,「我是永遠沒有找到棲身之所的人,我要追求最好的。感謝這一切,我非常努力」。

在世界自由車中心的訓練過程中,札達每天都有進步。她說,「如果我持續下去,我將為東京奧運做好準備」。

她的教練亨利說,儘管訓練時間很短,但札達進步很快。她具有第一時間就修正錯誤的能力,這是相當大的優勢,「她有意志力。她很聰明,能夠很快了解該如何做」。

在阿富汗,札達從未一個人騎車,而計時賽是個人比賽項目。自由車已成為札達通往自由的護照。

她說,「有了自行車,我可以到山上,到平原,發現新的地方。看見生命的延續,我感覺自己活著…我可以到任何想去的地方。像隻鳥,我可以飛翔。我是自由的」。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