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胡平:把對的事做對 -- 紀念劉曉波殉道4周年

  • 時間:2021-07-13 17:02
  • 新聞引據:、RFA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胡平:把對的事做對 -- 紀念劉曉波殉道4周年
劉曉波當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人卻仍遭中國關押無法親自領獎,主辦單位當時在頒獎現場還刻意擺設了空椅子。 (資料圖片:諾貝爾獎臉書)

4年前的今天,2017年7月13日,劉曉波被肝癌死於獄中。

劉曉波是殉道者。劉曉波是為了自由,首先是為了言論自由而死的。正如他在2009年12月26日,在法庭上發表《我的最後陳述》中講到的 -- 「我期待我的國家是一片可以自由表達的土地……我期待,我將是中國綿綿不絕的文字獄的最後一個受害者,從此之後不再有人因言獲罪。」

劉曉波不是唯一為言論自由而死的殉道者。我們紀念劉曉波,也是紀念一切為言論自由而死的殉道者。

在劉曉波殉道4年後的今天,我們不能不發現,今日中國的言論空間竟然比12年前,劉曉波發表《最後陳述》時還要狹小;甚至比4年前,劉曉波死於獄中時還要狹小。今日中國的言論空間,已經被壓縮到改革開放40餘年來的最低點。

回顧40多年來中國人民爭取自由、民主的鬥爭,我們曾經有過令人激動的高峰,有過令人鼓舞的拓展,有過對未來的高度樂觀與堅強信心。然而到了40年後的今天,我們卻不能不發現,我們陷入了令人悲痛的低谷,以至於曾經有過的那些成果都蕩然無存。

面對這樣的現實,我們不能不問自己:怎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這樣的變化是怎麼發生的?我們自己在哪裡沒做對?無怨無悔應是指信念的執著和獻身精神的矢志不渝,那並不意味著我們先前所作的一切,在方式上和策略上沒有任何可以檢討和可以改進之處。我們做的事是對的,但是我們遭到的嚴重挫敗表明,我們沒有把對的事做對。如果在「六四」32年後的今天,我們都還不能找出當初的失策之處和謀得今後的改進之道,那就是辜負了32年的光陰。

波蘭的華勒沙在講到為什麼偏偏是波蘭,最早取得了自由民主的突破時說:「因為我們比所有人更精明,我們從別人的模式中吸取了教訓,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華勒沙說:「一切困難都是可以克服的,可以戰勝的!那取決於你用什麼武器,什麼方法,抑或是盲目衝動。我以前常壞事,就因為我常常衝動 -- 什麼?不行?天啊,這怎麼行!然後就被對方一拳打在下巴上。後來終於想通了,這不是辦法。我輸了,證明我的方法一定不對。所以我後來改變戰術。我想,嘿,我今天打不過你,好的,後會有期。改天換個方式再來,不行的話再換個方式,再換一個。如果我還是落敗,就說明我還沒學乖,或者沒有選對武器。」

相比之下,我們缺少的正是這種不斷反省、不斷改進的精神。八九民運遭到嚴重的挫敗,許多人只是一味地去怪中共 -- 不是我們沒做好,而是中共太壞了;要麼就是去怪民眾,去批判中國人或中國知識份子的劣根性。就算這些責怪全部正確,那又怎麼樣呢?既然我們的對手和我們的民眾都是給定的事實,我們的使命正是在這樣的現實條件下,而不是在另外的假想的條件下,推進自由民主。因此,我們必須改進自己,我們也只能改進自己。僅僅是做對的事還不夠,我們還必須把對的事做對。

這就是對劉曉波最好的紀念。

(本文轉載自 RFA 胡平/《北京之春》榮譽主編)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