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美日強化集體安全 就是針對中國破壞現狀的軍事威脅

  • 時間:2021-07-09 16:4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美日強化集體安全 就是針對中國破壞現狀的軍事威脅
美日聯合行動升級。圖為美軍航空母艦「雷根號」(CVN 76)與日本驅逐艦「摩耶號」(DDG 179)在菲律賓海進行演訓。(資料照/太平洋艦隊臉書)

台灣的重要性不斷提高,近期更傳出美日兩國多次針對台海衝突進行兵棋推演及聯合軍事演練,美國智庫「2049計劃研究所」(Project 2049 Institute)主席薛瑞福(Randall Schriver)對外表示,美日軍事合作會將台海情勢納入兵推之中,主要考量是因為中國近年來對台灣及釣魚台的軍事行動愈來愈頻繁,必須做好防範以備萬一,促使美日聯合行動有了必須升級的新思維。

擴區域安全觀 美強化印太集體安全

無獨有偶,日本副首相麻生太郎在近日的一場演說中也提及,如果中國對台灣採取軍事攻擊,日本不會坐視不管,他認為台海若爆發衝突完全符合了日本《和平憲法》對於「生存危機」的條件,日本會採取「集體自衛權」(Right of Collective Self-defense),與美國共同保衛台灣的安全,同時無形中也將台海情勢納入美日兩國在1960年所簽訂的《美日安保條約》(Treaty of Mutual Cooperation and Security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擴大了「集體安全」(Collective Security)的適用範圍,間接將台灣受到攻擊認定為對其中一個的危害。

觀察拜登(Joe Biden)政府近期對中策略的佈局,雖然還不能斷定美國已從「戰略模糊」(Strategic Ambiguity)走向「戰略清晰」(Strategic Clarity),但至少可以確定的是,拜登政府對於中國威脅的認知已逐步清晰,而且不再採取「分區而治」的戰略佈陣,而是不斷拉高圍堵中國的戰略層級,讓「印太戰略」(Indo-Pacific strategy)逐步形成「跨區域」(Cross-Region)的意識,這從「七大工業國集團」(G7)及「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等元首峰會聯合公報便可看出端倪,回到台海穩定的議題,拜登有意讓美日安保擴大成區域集體安全機制。


蔡英文總統6月14日貼文指出,G7領袖峰會發布的聯合公報強調維護台海和平穩定的重要性。(翻攝自總統臉書)

若台海爆發戰事 日本將有生存危機

近年來,日本政府也已意識到台海形勢的重要性,2015年安倍執政時期便透過「釋憲」的方式來解決《和平憲法》中對於「自衛」問題,在日本政府的認知當中,倘若中國在周邊海域進行戰鬥行動,甚至是對台灣進行武力攻擊,那日本將會受到波及無法倖免;但是,在釋憲之前,日本政府礙於週邊情勢若沒有擴及日本國土,那就不能採取軍事手段,這無疑是日本憲法對國家安全的自我設限,換言之,日本近期對於台海情勢的重視,並非僅是配合美國對中政策的需要,更是日本對憲法中有關「生存危機」及「集體自衛」的適用。

此外,台海議題也不只是攸關美國在亞太區域的影響力,日本會加以重視也是反應出國家利益的現實考量,認為協防台灣等於保衛日本的安全,國家安全問題必須與美國站在同一邊;此外,如果東海、南海及台海都被中國控制,那麼日本也會受到波及,根本無法倖免,尤其自印度洋轉進麻六甲海峽的海上通行,是日本力保「經濟安全」及「能源安全」的重要運輸管道,要保持暢通就必須阻止中國踰越東亞第一島鏈,甚至任由中國干擾南海的自由航行,這部分美日雙方不但是高度共識,更影響著日本在東亞地區的話語權及國家影響力。


日本參與四方會談(Quad),圖中為首相菅義偉。資料照/取材自首相官邸twitter

中國怕了嗎?向俄討拍 也跟法德求援

拜登政府所引領的圍堵中國策略已逐漸發酵,不但有美日雙邊共同防禦合作擴及到對周邊情勢的重視,還有來自澳洲相挺支援美軍的讚聲,就連南韓也似有對美國回心轉意的跡象,以及對中國市場相當重視的德國也不時批評中國人權紀錄,甚至對中國紅色滲透無孔不入感到不滿與不安;同時,拜登政府也善用「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運作,顯然愈來愈多國家選擇站在美國這一邊,不但有可能建立印太版本的集體安全機制,也會建立中軍事動態訊息的多邊分享平台。

拜登政府有節奏的策略確實讓中國吃盡苦頭,不但在人權議題不給中國面子,更就科技、軍事、供應鏈等面向完全傷了中國的裡子;當然,習近平絕對會有所反應,免得敗光前人所留下來的祖產,對內提出雙循環政策力圖扭轉局勢,對外則是要擺出可以和美國對峙的旗陣。不過,習近平要亡羊補牢表現出來的行徑卻只是雷聲大雨點小,在建黨百年的慶典中拉高國族認同,稱不惜頭破血流力抗外來勢力,但又要向普丁(Vladimir Putin)討拍,又在「中法德元首視訊峰會」中提及對恢復《中歐全面投資協定》的期待,也希望歐洲不要擴大對中國人權的批評。

持平而論,縱然習近平曾要求外交人員應該加強國際宣傳,當時便有論者認為習有意檢討過去戰狼外交的行徑,為了就是要力挽狂瀾面目全非的國家形象;不過,中國對外也採取了「差別對待」的外交手段,強力反制極為不友善的國家,以軟硬兼施的對外策略來爭取外交談判的籌碼。不過,成效恐怕有限,反而大玩兩手策略會被看破手腳,這種「胡蘿蔔與棒子」的外交手段,只會讓更多國家對中國的敵意螺旋持續升高,這完全是中國自找的困境,怪不得別人。

 延伸閱讀 

>>習藉百年黨慶嗆解決台灣問題?恐先面臨「天下圍中」
>>黨慶變國家慶典 中共百年大會與以往黨慶有何不同?

作者》吳瑟致 大學兼任助理教授、兩岸政策協會研究員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