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東京奧運與日本政治版圖發展/盼藉奧運再創光榮 成敗對安倍都有利

  • 時間:2021-07-09 10:15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東京奧運與日本政治版圖發展/盼藉奧運再創光榮 成敗對安倍都有利

前言

延後一年的東京奧運,將於今年7月23日-8月8日舉辦,但因東京與周邊城市疫情未降溫,日本內閣決定從12日起列入東京為進入緊急事態,時間至8月22日,涵蓋整個東奧賽事期間,也使東奧必須採無觀眾比賽,也是史上第一個閉門比賽的奧運。

面對這次東京奧運輻射出的種種政經與國際議題交錯的狀況,台灣該怎麼理解、面對與運用時機,繼而找出進取之處?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李世暉教授特別為央廣讀者撰文,提供了最精闢的深入分析如下。


在國際知名的運動賽事中,四年一次的夏季奧運,被認為是政治性最高的運動慶典。主辦國家透過成功的奧運賽事,對外可提升國家的國際聲望,對內可凝聚國內民眾的向心力。特別對歐美之外的國家來說,夏季奧運的首次舉辦,經常與國家競爭力的概念息息相關。如1964年的東京奧運、1988年的漢城奧運與2008年的北京奧運等,都是彰顯這些國家國力的重要舞台。

事實上,日本對奧運政治意涵的重視,源自於1964年東京奧運的成功經驗。透過1964年主辦奧運,日本向全世界展現其重振旗鼓,準備迎向與世界接軌的信念。而當時日本政府積極投入基礎建設,開通東海道新幹線、東名高速公路、首都高速公路;並搭建衛星基地台,傳遞日本民族的勤勉精神與強大的組織能力。奧運的成功除了大幅提升日本的國家地位,帶動相關產業的發展之外,也強化了執政黨(自民黨)的統治基礎。以1964年東京奧運結束後的民調(NHK於1964年11月做的調查)來看,有94.4%的日本民眾認為,奧運的舉辦有助於日本的國家發展。


透過1964年主辦奧運,日本向全世界展現其重振旗鼓,與世界接軌的信念。 (資料畫面/Olympics Youtube)

本屆的「東京奧運」也是如此。日本自取得奧運的主辦權之後,即積極地打造本屆奧運為展示日本經濟與科技實力的舞台。然而,在日本政府緊鑼密鼓籌備東京奧運之際,全球的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持續升高,日本政府與國際奧會乃於2020年3月24日發表聯合聲明,決定將2020東京奧運延期至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舉行。

與此同時,日本國內的新冠肺炎疫情就像打開的「潘朵拉盒子」一般,結合東京奧運的延期,快速地引發了其對政治與經濟與的衝擊。部分日本媒體開始認為,比起2008年由「雷曼震撼」(Lehman Shock)引發的全球金融危機,此次「新冠震撼」(Corona Shock)的影響將更為廣泛與深遠。值得注意的是,2008年的「雷曼震撼」,直接影響2009年日本的「政黨輪替」,由民主黨取代自民黨成為執政黨。因此,本次的「新冠震撼」對日本政壇帶來的衝擊,即受到日本國內的關注。

自2020年3月新冠肺炎在全球形成大流行後,日本國內疫情發展至今,出現4波感染高峰。第1波出現在2020年4月,日本國內每天的感染者數約5、600人(單日最高感染者數出現在4月11日的720人)。2020年8月進入第2波感染高峰,每日確診人數快速增加至1,500人以上(單日最高感染者數出現在8月7日的1,605人)。2021年1月6日,日本染疫人數突破6,000人,進入了第3波感染高峰。2021年4月21日,日本單日感染者數再度突破5,000人,進入了第4波感染高峰。

對此,日本政府發布了三次「緊急事態宣言」,經濟損失估算近15兆日圓。在此一嚴峻的情況下,面臨即將到來的眾議院選舉(預計於2021年10月舉行),「東京奧運」的順利舉辦,即成為穩定當前菅義偉內閣的社會支持,進而取得選舉優勢的重大措施。

東京奧運的政經衝擊

過去8年來,東京為迎接東京奧運在市容上做了許多準備。例如,搬遷著名築地市場至豐洲市,其中日本國內除店家的抗議與政府間的斡旋、新址的舞弊等,亦耗損了大量人力與資源。雖說東京都內的市容整頓,符合日本以觀光大國為其經濟政策的主要方針;但隨著東京奧運的延期,仰賴這些新市容、新氣象以獲得營收,除了需要再等上一年,等待期間的維護與整理支出,對東京都來說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此外,東京奧運的一波三折,同時打亂了日本的財政收支。為了東京奧運而擴大的財政支出,以及因為延期舉辦而導致嚴重的財政缺口,讓日本財政雪上加霜。

東京都知事小池百合子,與執政的自民黨分屬不同政治勢力。在奧運的舉辦與否、財政負擔的分配上,與自民黨持不同的意見。依據日本各家媒體的調查,贊成舉辦東京奧運的意見,目前微幅領先反對舉辦的意見。如《讀賣新聞》的調查(2021年6月4-6日),贊成舉辦者為50%,反對者為48%。而TBS的調查(2021年7月5日),贊成舉辦者61%,反對者(含延期)為34%。

小池百合子對於東京奧運的舉辦,抱持謹慎的態度,並要求中央政府必須重視新冠肺炎疫情可能再度出現大規模感染的風險。日本政府則是執意舉辦東京奧運,並說明東京奧運如果中止或再延期舉辦,造成的財政損失將由東京都承擔。而小池百合子與自民黨之間的衝突,也直接反映在2021年7月4日的東京都議會選舉結果上。

在總席次127席的本次都議會選舉中,自民黨獲得33席(選前25席),成為東京都議會最大黨。原本東京都議會第一大黨的「都民第一之會」(選前45席),則獲得31席。然而,執政的自民黨與聯合執政的公明黨(23席)合計席次,並未過半。這場選舉圍繞著新冠肺炎疫情對策、東京奧運舉辦與否等議題,被視為2021年10月眾議院大選的前哨戰。

東京奧運與眾議院選舉

2021東京奧運的政治影響要素,主要展現在下列2個領域。

一、安倍晉三的影響力

安倍晉三在任之際,多次強調「2021年東京奧運一定要辦」。而安倍政權的重要閣員(如麻生太郎),以及安倍晉三的政治盟友(如森喜朗),均強烈支持奧運的舉辦。而東京奧運的舉辦與否,又牽涉到包括許多日本企業的經營情勢(如電通)。在此一狀況下,承繼安倍遺產的菅義偉政權承受極大的政治壓力。若無法順利舉辦東京奧運,或舉辦過程中出現危機,將可能中斷菅義偉的首相之路,使其在2021年9月的自民黨總裁選舉中落馬。若東京奧運圓滿落幕,堅持奧運舉辦的安倍晉三,其影響力將進一步擴大。


承繼安倍政權的菅義偉政權承受極大的政治壓力。 (資料照/twitter)

二、應援村與地方創生

日本地方創生的政策核心之一,就是解決地方人口減少的課題,以及延緩大都會(主要是東京都)人口的增加趨勢。為了不讓東京奧運的舉辦加劇日本的城鄉差距,日本在籌辦東京奧運時,提出了「應援村」(加油村)的政策。在奧運舉辦期間,日本將在全國設置2,000個「應援村」。只要地方政府(縣市町村)提出計畫,均可設置應援村。應援村中有影音體驗區、物品販賣區與飲食區,被定位為「地方參與的體育祭典」。而由國家提供資源與設備的「應援村」,一方面是是連結地方資源的創生平台,另一方面也可成為自民黨選舉時的動員平台。

日本政局的未來發展

由於日本在野黨的勢力薄弱,即便組成「野黨共鬪」也無法對自民黨造成威脅。雖然東京都議會選舉被視為「野黨共鬪」的成功(執政陣營無法過半),但在其他的地方選區,難以達成東京都的成效。因此,東京奧運舉辦的成敗,不致影響目前執政黨的政權基礎,而是影響執政黨內部的權力版圖。

如前所述,長期執政的安倍晉三,在自民黨內仍有相當之影響力。而安倍晉三念茲在茲最重要的議題,就是日本國憲法第九條的修正。在日本,若要通過「憲法改正」,在國會則需要「改憲勢力」的幫助;意指能夠理解並支持「憲法改正」的國會議員需在參眾兩院各佔3分之2的比例。此外內閣支持率亦有重要影響力;國民對內閣的支持率越高,在國會中「憲法改正」提案(發議)通過的可能性便越高。

在因舊疾辭任之前,安倍原先計劃透過東京奧運的舉辦,提高安倍內閣的支持率,營造連任自民黨總裁的氛圍。同時,透過2021年10月的眾議院改選,提高「改憲勢力」比例,敲開日本修憲的大門。然而,接任安倍晉三擔任首相的菅義偉,對於憲法修正則是抱持消極的態度。而辭任首相之後的安倍晉三,於2021年4月獲邀擔任自民黨「憲法改正推進本部」的最高顧問,並於6月16日首度出席會議,發言強調:「勿失創黨原點,向前邁進」。

若東京奧運成功落幕,在《讀賣新聞》等長期友好安倍的媒體支持下,成功的光環將落在安倍晉三頭上。而在此一光環下,安倍晉三主導的修憲議題,會對執政的自民黨帶來更大的壓力。若東京奧運的舉辦導致東京都疫情的再度爆發,菅義偉內閣勢必背負完全責任,菅義偉的自民黨總裁與首相之位勢必不保。而繼任的人選,將會由黨內派閥協商後決定。

總的來說,纏繞著各種政治意圖的東京奧運,既可是象徵和平的舞台,也可是凝聚國族主義的催化劑。在日本各政治勢力的考量下,本屆東京奧運舉辦的結果,將左右日本政治版圖的發展。

延伸閱讀

東京奧運與日中外交競合/內有政經壓力 外採日美同盟且不與中國交惡的戰略模糊策略
東京奧運與印太區域安全/西方國家支持東奧象徵戰勝病毒 並凸顯自由印太重要性

內部政經壓力與外交國際競合 日本就算人民反對也得辦東奧
感同身受!學者:日本對台愈來愈友善 就是中國造成的

作者》李世暉 台灣日本研究院理事長、國立政治大學日本研究學位學程教授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