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中國比特幣挖礦帝國傾頹 礦工出走海外潮來襲

  • 時間:2021-06-24 21:34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華盛頓郵報、BBC
  • 撰稿編輯:張雅涵
中國比特幣挖礦帝國傾頹 礦工出走海外潮來襲
今年5月以來,中國政府對加密貨幣進行嚴格監管,包括交易,以及上游的「挖礦」產業。示意圖。(網路圖片)

今年5月以來,中國政府對加密貨幣進行嚴格監管,包括交易,以及上游的「挖礦」產業。內蒙古和四川省這兩大礦區在一個月間相繼被當局掃蕩,被認為是中國比特幣挖礦黃金時代的告終,現在,中國加密貨幣礦工出走潮來襲,正形塑新的比特幣挖礦全球版圖。

北京嚴打 中國比特幣挖礦黃金時代告終

過去幾年,中國掀起加密貨幣淘金熱,內蒙、新疆、雲南等有便宜,但通常也是骯髒電力的地區吸引大批「挖礦」公司落腳。這些公司引進昂貴的挖礦設備,設立起大片「礦區」日夜挖礦,在中國建立起比特幣帝國,許多人因此而致富,賺進數百萬美金。

然而,今年5月間,中國挖礦公司突然看到凜冬降臨,內蒙古成為第一個打擊加密貨幣挖礦的地區。在大型礦場被迫關停後,許多業者拔營搬遷至其他省份。不過,當局的大動作封殺沒有停止,6月20日,設在四川省內水電力站附近的20多個大型礦場突遭集體斷電,這些24小時轟隆隆運作的挖礦電腦組戛然而止。

四川和內蒙這兩個全球前兩大比特幣礦區被當局在一個月間接連掃蕩,被認為是中國加密貨幣挖礦黃金時代的告終,同時掀起「礦工」海外出走潮。

在2018年的巔峰期,中國挖礦產業的比特幣生產量佔了全球的74%。然而,加密貨幣產業的碳足跡,以及其去中心化,難以受監管的本質都不受到北京歡迎。

比特幣等加密貨幣需要極大的電腦運算能力來進行交易和其它功能,包括產生新貨幣供應,也就是俗稱「挖礦」的過程。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研究人員今年預測,到2024年,中國的比特幣挖礦業消耗的電力,將超過義大利全國。

中國已設定,要在2060年前達成碳中和,若境內的挖礦版圖持續擴大,將對此目標造成重大挑戰。

此外,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中國為推動數位人民幣,而加強支付領域的控制,包括近來對加密貨幣交易的打擊升高。中國警方在這個月宣布,逮捕超過千名涉及與加密貨幣相關金融犯罪的嫌犯。

挖礦業者境內遊走 四川礦場遭致命一擊

過去幾年,中國的挖礦產業能夠蓬勃發展,仰賴的是新疆、內蒙與青海省境內便宜的煤礦和水力能源。不過,今年以來,當局對這些地區的礦場進行嚴厲打擊,並鼓勵民眾舉報。掃蕩潮最終到達四川省,對許多將這裡視為最後避難地的挖礦公司來說,這是致命的最終一擊。

中國加密貨幣挖礦公司INBTC先前在新疆設有大型挖礦場,規模達到260百萬瓦(megawatt)。該公司執行長朱砝告訴法新社,「我們先前花了10幾天的時間設法搬到四川,結果那邊也結束運轉了。」對於挖礦帝國在中國的未來他並不樂觀,他說,「這裡會越來越艱難。在四川的打擊後,我們什麼都沒了。」

原先從其他省份遷來四川的比特幣礦場最終仍沒能逃過被當局打擊的命運,讓過去幾年在中國建立起來的加密貨幣挖礦帝國逐漸傾頹,帝國的礦工子民出走潮更加勢不可擋。

在四川省政府下令電力公司切斷對加密貨幣挖礦場的供電後,在美國上市的中國加密貨幣挖礦公司BIT Mining (BIT Mining Limited)宣布,已把第一批、共320台挖礦機送往中亞國家哈薩克。該公司並預計,將把剩餘的所有挖礦機運離中國。

總部位於美國波士頓的加密貨幣風險投資公司「堡嶼風險基金」(Castle Island Ventures)合夥人卡特(Nic Carter)認為,北京當局對加密貨幣礦場嚴打的情況「有效地關閉了該國的採礦終端(terminal)」。他表示,將可能看到中國五成至六成的比特幣挖礦演算能量出走。他補充說,「我接觸過的中國礦工,每個都在尋找到國外的機會。」

中國挖礦夢碎 出走至北美、中亞延續

業界人士表示,中亞和北美是中國加密貨幣挖礦業者考慮的熱門目的地。

一名在哈薩克有三座「礦場」的李姓礦工向法新社表示,「當你可以在中國挖礦時,很多人都不願意出國。」他表示,他已在2018年,為了更便宜的電力而將他的挖礦事業搬移至哈薩克,現在正在協助朋友將「上千台」的礦機出口到海外。

華盛頓郵報(Washington Post)報導,今年北京對加密貨幣的大掃蕩以來,許多礦工紛紛拔營出走海外,轉往美國德州(Texas)、南達科他州(South Dakot)、加拿大等地,可以看到全球挖礦版圖的位移逐漸成形。

美國富藏煤礦資源的肯塔基州(Kentucky)更是展開雙手歡迎加密貨幣挖礦產業,在今年3月通過一項法律,對設在該州,達到一定規模的礦場給予減稅優惠。

加密貨幣金融平台「貝拉協議」(Bella Protocol)共同創辦人徐野木(Yemu Xu)說,過去幾年來,許多礦工為了更便宜的能源大舉搬遷到哈薩克和伊朗等地。如今,政治因素對搬遷潮更具決定性影響力,「穩定政治、成熟法規與更好的政策支持」成為礦商的首要追求。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