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美民主黨國會內部分歧 考驗裴洛西駕馭能力

  • 時間:2021-06-21 11:09
  • 新聞引據:採訪、法新社
  • 撰稿編輯:楊明娟
美民主黨國會內部分歧 考驗裴洛西駕馭能力
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 (AFP)

多年以來,美國眾議院議長裴洛西(Nancy Pelosi)一直是全美最有權力的女性。在今年1月拜登(Joe Biden)總統上台前,這位來自加州的民主黨國會第一號人物,過去4年一直與好戰的前總統川普(Donald Trump)抗衡。而如今,她最激烈的鬥爭已不是來自白宮,而是黨內進步派的挑戰。

少了對手川普 裴洛西挑戰來自黨內

今年81歲的裴洛西,已擔任聯邦眾議員32年。今年1月,她以些微的差距,擊敗少數黨(共和黨)領袖麥卡錫(Kevin McCarthy),蟬連眾院議長。她是當今美國政壇最有權力的女性,也是史上唯一一位女性眾院議長。

裴洛西以驚人的耐力與意志力,為民主黨在國會締造許多成就。在川普擔任總統期間,裴洛西可說是唯一能讓川普害怕的對手。

但如今,裴洛西最艱巨的挑戰,已不再是拒絕妥協的白宮,而是黨內難以控制的進步派,從立法案,政治意識型態,到熱門議題以色列等,民主黨內都存在嚴重的分歧。

拜登上任將近5個月,他所提出的後COVID-19時代轉型目標,包括一生難得一遇的大規模基礎設施投資、警察改革、投票權保護,以及應對氣候變遷等,都面臨共和黨的阻撓,以及黨內進步派的挑戰。

裴洛西必須安撫企圖把民主黨拉向左翼的黨內自由派,以及不願支持數兆美元基礎建設計畫的中間派。

在參議院,多數黨領袖舒默(Chuck Schumer),也面臨同樣的挑戰。在民主、共和黨各佔50席情況下,任何一位民主黨參議員倒戈,都可能破壞了拜登的願望清單。

脆弱多數 進步派成關鍵

裴洛西面臨的挑戰是,必須發揮她策略大師的才能,安撫民主黨在眾議院中薄弱的多數,設法使拜登提出的議案,成為正式法律。

裴洛西很清楚擺在眼前的戰鬥是什麼。民主黨俄亥俄州聯邦眾議員萊恩(Tim Ryan)表示,這是裴洛西最擅長的,「她精通投票的內部遊戲規則,我永遠、永遠都不會認為她做不到」。萊恩曾在2017年挑戰裴洛西當時的眾議院少數黨領袖地位,但宣告失敗。

在眾議院435席中,民主黨只比共和黨多了9席。

許多華府的政治觀察家認為,共和黨在明年期中選舉,就能奪回眾議院議長的寶座,由於選區重劃有利共和黨,即使得票不比2020年大選時好,共和黨仍可望拿下眾議院的控制權。

對裴洛西來說,她的立即危機是,黨內進步派已揚言,如果內容未包含解決氣候變遷問題的綠能方案,將否決兩黨達成的基礎建設協議。

民主黨上週也爆發了一個小型的危機。進步派的歐瑪(Ilhan Omar)發表了部份民主黨議員認為是反猶太、反以色列,甚至反美的言論。8位共和黨聯邦眾議員還聯合致函裴洛西,要求她懲罰歐瑪,將她逐出眾議院外交委員會。

裴洛西在2018年曾承諾,只會再擔任4年的議長。她如今面臨質疑,是否能夠團結民主黨,通過基礎建設法案。

對此,裴洛西毫不遲疑。她說:「沒有裂痕。我們是一體的民主黨,我們並非一言堂的橡皮圖章。」

團結民主黨 仍具信心

裴洛西指出:「我們是一個充滿想法和活力的政黨,尊重不同意見。」但她強調,「最終我們知道我們將團結起來,促進美國受薪家庭的福祉」。

然而,通往重大立法勝利的道路仍未確定。

民主黨策士塞拉索(Michael Ceraso)表示,裴洛西和舒默覺得有義務管束民主黨議員,同時還得安撫尋求在期中選舉取得重大勝利的叛逆左翼。

塞拉索曾參與進步派參議員桑德斯(Bernie Sanders )2016年總統提名競選活動。他表示,進步派感到挫折,因為「5年來,我們幾乎沒有看到任何符合進步派DNA的重要法案獲得通過」。

維吉尼亞大學(University of Virginia)選情分析專家康迪克(Kyle Kondik)表示,雖然裴洛西幾乎沒有多餘的選票,但她保持著一個優勢,和過去擁有多數席次時相比,民主黨黨團現在「更具意識形態凝聚力」。

主導國會立法 無人能及

共和黨眾議員柯爾(Tom Cole)表示,民主黨的分裂,考驗著裴洛西傳奇性操縱選情的能力,「她一定知道如何在內揮舞黨鞭,而且將比過去更頻繁使用」。

柯爾說,裴洛西過去是川普最有效的剋星,但如今民主黨掌握了白宮和國會,裴洛西求表現的壓力更大了。柯爾指出,「當另外一邊有對手時,每個人都會比較有效率,但當你掌握了一切時,反而變得困難」。

但裴洛西的支持者認為,分裂的時候更需要一個統一者,而非爭吵者,裴洛西比在華盛頓的任何一個人更適合處理法案。

從政數十年的裴洛西以驚人的耐力與意志力,為民主黨在國會締造許多成就。在每一個法案表決前,她總能精確計算法案過關票數,擬定可拉攏的名單,準備好交換條件,進而搞定重要法案。

已擔任七屆聯邦眾議員的康諾里(Gerry Connolly)就說,「我從未見過裴洛西失手,從來都沒有」。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