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Rti 中央廣播電臺 人類的可愛是大象的可憐!雲南象群北漂長征畫面萌翻 專家潑冷水:棲息地漸失

  • 時間:2021-06-13 08:00
  • 新聞引據:採訪
  • 撰稿編輯:新聞編輯
人類的可愛是大象的可憐!雲南象群北漂長征畫面萌翻 專家潑冷水:棲息地漸失
15頭野生亞洲象正在穿越中國雲南省,進行神秘史詩般的旅程。(AFP)

15頭野生亞洲象正在穿越中國雲南省,進行神秘史詩般的旅程,打從2020年春天以來,這群大象第一次離開了雲南西雙版納國家自然保護區的家園。從那時起,他們已經走過了300多英哩(即約500公里)路程,美媒生態觀察網(ecowatch)引述專家看法,指稱這是中國大象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最遠旅程。

中東地區的半島電視台(Al Jazeera)報導指出,這群大象一路向北穿越中國南部的雲南省。一路走來,他們抓住了中國社交媒體用戶的好奇心與注意力,但大象們也製造一些破壞與麻煩。英媒(BBC)報導,大象一路上已經吃掉了價值超過100萬美元的農作物,例如甘蔗、玉米。至少也有1隻大象,因喝了發酵的穀物,出現喝醉酒狀態。

17頭亞洲象一年前從西雙版納出發展開長征

這群大象出發的原班人馬為17或16頭,經過1年多旅程,有2隻返回,1隻出生了。據《紐約時報》報導,上週他們已抵達人口有 850 萬人口的昆明市郊區。

BBC新聞報導,引用1位社交媒體用戶開玩笑說,大象可能預定前往該市,參加今年10月間在昆明市舉行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會議(UN Biodiversity Conference)。雖然這是開玩笑說法,但大象真的可能有嚴重不滿。一些人士認為,這次不尋常的旅程是由於象群棲息地喪失所引發。

綠色和平組織東亞分部的潘文靜(Pan Wenjing之音譯)告訴半島電視台,提到這次中國象群的北遷行動,主要驅動因素是熱帶雨林的減少、破碎化,危及象群生活領域。細部原因包括有:人類擴張農業栽種面積,例如將林地開發來種植茶園、橡膠,以及伴隨人類建物之持續擴張。


人類建物持續擴張,危及象群生活領域。(示意圖/Unsplash)

《紐約時報》(The New York Times)報導指出,大象棲息地破壞減少的同時,它們的數量卻增加了。根據國際自然保護聯盟紅色名錄,亞洲象是瀕臨滅絕的物種,但過去幾十年來,它們的數量從不到 200 頭成長至約 300 頭。另一方面,隨著越來越多的大象與人類的互動機會增多,大象也深受人類種植作物所吸引。

在旅行途中尋找安居住所

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首席研究員坎波斯-阿爾塞茲博士(Dr. Ahimsa Campos-Arceiz)也告訴《紐約時報》,大象北遷過程,了解到沿途食物種類繁多,營養豐富,易於收穫,而且很安全。這意味著大象已經找回過去消失久遠的安居處所。

「關於中國雲南象群為何北遷」?成了不少國際媒關注的焦點,《德國之聲》(DW)報導引述中媒《新華社》相關專家綜合意見,認為可能原因有三,其一、自然保護區內亞洲象數量不斷增長,其食物量難以持續供應保障,導致其離開原棲息地尋求食物;其二、野生象群離開自然保護區後取食甘蔗、玉米等作物更為便利、可口,且未受到攻擊威脅,無意再回到原棲息地;其三、領頭象迷路了,象群在森林、農田交錯區域以農作物為食物,但沒有找到適宜長期棲息的自然生境,從而不斷遊蕩尋找,漫無目的。

除了北遷原因以外,這群大象將去往何方?什麼時候會停下來?目前無人能解答此一問題。現在中國主要採取的是投遞食物引導象群南移、密切監測象群、提前發佈預警並疏散人群等措施。

人類至少要保護象群能有遷徙的自由

《德國之聲》以「象群罕見北遷 (中國)全民爭相圍觀」的趣味標題來報導這則新聞,並說中國官方動員百餘位名工程車司機,在昆明地區跟著象群遷移多日。象群晝伏夜行,他們也亦步亦趨。一旦發現象群朝向村莊人員密集處移動,他們就會按指令將工程車開往指定地點阻擋象群繼續前行。可謂用心良苦,透過「圍堵加誘食」,希望象群南向折返。不過,半島電視台報導指出,就目前而言,這隊「野象旅行團」不可思議的神秘旅程仍將繼續下去。

《紐約時報》引述倫敦動物學會顧問貝琪舒陳(Becky Shu Chen)的看法指出,如何善用這起事件,讓人們重新關注「人與動物共存」的問題,是核心重點之所在。

國際知名環保人士珍古德今年5月間,在環保科學暨綠能媒體蒙加貝(mongabay),發表一篇檢討新寇肺炎的痛切陳言評論文章指出,COVID-19是人類與動物和環境不健康關係的產物,是因為我們長期不尊重自然世界(過度開發)所致;她並說人類的健康,與動物及環境福祉是互相依存的,要尊重這個三角關係,才能避免類似問題層出不窮,惡化下去。

 延伸閱讀 

北極熊的悲慘世界 不是失去棲地 而是被殘忍的人類逼瘋
當人類愈自由 為何大型哺乳類動物卻非死即瘋?學者證實關押重創動物大腦
別再騎海豚 動保團體痛批海洋世界

作者》許銘洲 專欄作家、資深編譯

    

相關留言

本分類最新更多